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别忘了你是谁的孩子

时间:2017-10-15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阿宁  阅读:

端午节那天她打来电话,眼前便闪出一张粽子脸,下巴尖尖的,两只眼睛分得有些开,这路眼睛往往有些愚拙,她却异常精明。声音也像粽子,甜、软、糯,她的聲音迷倒过老板,公司里人不喜欢她,她太精了。

她说:好长时间见不着你,想你。我说:也想你。嘴里应付着,心里又想起粽子。她说:咱们见一面吧,我请你吃饭。我知道她有事,说:不用。她说:我一定得请你,有好些话想跟你说。

约了时间、地点,带好了钱。真心不打算让她请,一个人如果谁都不想欠她的情,人品就可想而知了。

约的地点是刚刚建成的一座大厦,本市最高建筑,楼顶的旋转餐厅仿照上海东方明珠。餐厅里的侍者一律是长腿妹子,着中式旗袍,胸垫得很高,腰束得极细,满眼都是风景。从这里眺望整个市区,很像大城市。不由让人想起人生呀、历史呀什么的!

她还没来。她穿着曾经跟这些妹子差不多,我指的是时尚。眉精心修过,细细的,轻轻扬起来。眼影不太重,肯定涂过,不然眼睛不会那么亮。还有她的腰,明明是刚刚生过孩子的,显然束紧了,带着狠劲儿,带着要强。她每天挺着胸上班,男同事忍不住多看几眼,对老板的恨便增加了。

名字控

现在她显然泄了劲,急匆匆赶来,用一块手帕冲着脸扇风。脸上没有化妆,或者说只是匆匆抹了两下。看一个女人要不要强就看她化的妆,要强的女人化妆不肯凑合。

她先道歉,说外面堵车。我在想她是不是故意,她得意时别人请她,她从来都要晚到一会儿,然后道歉。现在她不会这样了吧?

一见面就说孩子的事。我以前在教育界,爱人至今还是个校长。她说:我想跟你说说佳佳的事。我松了口气。说孩子的事好办,说她自己的事我肯定帮不上。一段时间,公司里人叫她二老板,因为她跟老板关系不一般。

那时,她说了话比几个副总都管用,都说她要提拔为副总,报上去了,就是批不下来。我们是国企,提拔要报发改委,还要报组织部门,每次上报,后面都跟着一批告状材料。一度老板想让她当新加坡公司的副总,上面也没有批。孩子的事不会这么麻烦吧?

我说:对孩子,不能要求太高。让他们像树一样自然生长。

她说:我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佳佳是个优秀孩子,品学兼优。我听着不舒服。想一想所有母亲都这么想,鸡皮疙瘩便退了下去。

我说:是,你孩子一定优秀,小时候我还抱过她呢!

她说:我不能让她走我的老路,一定要做个优秀的人,鹤就是鹤,鸡就是鸡。

我打断她:有什么问题吗?我指的是孩子。

她说:有问题,问题不小。有些问题不处理在萌芽,以后就麻烦了。接下来的叙述有些零乱,一会儿是事件,一会儿是感受,我终于听明白了,是班里选班长,孩子也报了名,她对孩子寄予了很大希望。

结果呢?

她说:我要跟你说的就是这个,老师不公平,这叫什么民主选举。她说着竟然流了泪,她拭着泪说:你看,我现在太脆弱了,佳佳只差三票。你知道这三票怎么回事吗?那个孩子在班里拉票,放了学,他请班里同学吃KFC,把半个班请去了。要不是他搞小动作,佳佳能领先二十多票,这叫什么民主选举。

我笑了,这些孩子。

她说:你别笑,他们还没走上社会,刚上小学,我们给孩子上的民主第一课,就是这个样子,怎么是小事。

我收了笑,以示对她的尊重,心里却不以为然:不就是小孩子选个班长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名字控

她说:我不甘心,我不能让孩子受这种打击。这些天我观察孩子,她不爱说话了。以前回到家就喊,妈妈,我回来了。现在回来静悄悄的。以前她的脸蛋儿是红润的,你知道吧,就是孩子的红润,像苹果一样,现在脸色发黄、发锈。她走路总是贴着墙,躲着别人。实在躲不开,就冲人笑一笑,笑得也不自然。

我的心跟着揪起来,这就是妈妈,一个妈妈的观察多细,不是用眼睛看的,是用心体察。我想起董事长刚退下来时,她就是这么躲着别人,实在躲不开了,就笑一笑,那时她见了我,也是这个样子。我很想宽慰她,还不等开口,她就把话岔到了别处。她连同情的机会也不肯留给别人。

那时她跟我说,她生活多么如意,多么丰富,她在练瑜伽,每周三次,周末还和爱人一起游泳。她在为突然的消瘦做出解释,说她瘦了,却更健康了。

我把同情掖起来,表达着对她当下生活的羡慕。我知道,董事长一退,她的事就算彻底告吹了,没人会重用前任的情人。有一次我去董事长办公室,敲了门,半天才开,看到她在里面,眼睛红红的,分明是刚刚哭过。看到我进来,她退了出去。

董事长解释:来跟我说她提拔的事。

我说:咱们公司有人太能告状了。

董事长愤愤地说:提拔谁都告,干脆一个也不提就没人告了。

我说了很多话以响应董事长的怨愤,事后想起来有些无地自容,不过请相信,面对老板谁都虚伪,特别是面对有问题的老板。你能告诉他,让一个漂亮女人当董事长秘书是失策吗?现在,连私企老板身边都不用美女了。你能告诉他这女人很会弄权,下面不知道她传达的是老板指示,还是她自己的意见吗?你能告诉他,人们把对这女人的愤怒,都归到了老板身上吗?

不能。不光不能,还得告诉他,这女人在公司有威信,能力强,工作起来兢兢业业,奋不顾身。我不明白,人们恨一个女人为什么远远超过恨她的主人,杨贵妃是千古罪人,唐玄宗却是风流一帝。

那时候她脸色红润,见人就笑。她声音很好听,像粽子,甜甜的、软软的、糯糯的。人们也愿意跟她说话,虽然背过身都在议论她,当面却表达着欣赏和好感。谁都希望她把好感带到董事长那里去。

现在她坐在我对面,说着说着就哭了。董事长退休,已经是几年以前的事了,她的伤痛该已平复下去,是孩子的事勾起了她的伤感。她说,她想请孩子的班主任吃饭,跟老师说说这事。

那个班主任我不认识,不过认识校长。为这么点儿事找校长似乎小题大做了,不找校长,我显然请不出来。现在的班主任牛得很,什么样的家长没见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