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时间:2016-09-20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夏小雪  阅读:

  秋风紧。

  他和母亲伫立在父亲的坟前。母亲止不住内心的悲恸,簌簌地掉着泪。他只是红着眼眶。

  他也不知道,他用了多少力气,去逼回那些没有用的眼泪。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现在这个家,唯有靠他了。所以他不允许自己软弱,不允许自己掉一滴泪。

  已渐近冬日。

  他母亲的痛风痛得更厉害了,腿脚肿肿的,常常整夜整夜疼得睡不着。却为了省钱不愿意去拿药。我的儿,我走了你怎么办?母亲疼得实在受不了,常常哭泣着喃叨着这句话。积蓄所剩无几。在这个普遍贫穷的村子,所有亲戚对他们家都避之不及。他焦急得直揪自己的头发,眼眶泛红额头青筋突起却没有一滴泪。

  事情还不算太糟,我还有这条命,父亲已经离开了,我要让母亲健康起来,我要扛起这个家!他不再上学,而是拼命去找工作。

名字控

  他不再去上课,用尽各种办法挣钱。可是他每天跟往常一样,背着书包踏出家门,又兴高采烈地回来,跟母亲讲一些学校的趣事,让她苍白的脸添些红润。他跟着同学志远的父亲在建筑工地干些零活,志远的父亲感慨这孩子多苦多难,理解他的同时也给他颇多照顾,愿意让他按照上学的时间来上班。一些建筑工地上的废铁钢筋也留给他让他去卖些钱补贴那个风雨飘摇的家。

  初冬,天寒。

  母亲看着他背着书包远走的背影,泪落如雨。昨天下午下了一场冬雨,气温降得厉害。她想着要用他父亲剩下的衣服再给他做件棉衣,他的班主任程老师却来了。告诉她孩子成绩那么好,平时那么听话,却已经近两周没去学校上课了。她不记得她是怎样送走程老师的,心被人紧紧抓着似的疼。这些日子吃了那么多药,好不容易好了点儿,可这打击却比任何病痛都来得猛烈。他不知道母亲已经知道了。

  冰凌三尺寒彻骨。

  母亲在家翻了很久,终于在他的床板底下找到了存折。上面早已经没有钱了。他不知道,母亲每天都看着他演戏,陪着他撒谎,心里心疼地风起云涌也不表现出丝毫。她看见自己孩子肩上的擦痕,她偷偷地看着自己的孩子,用瘦弱的肩膀担起重重的砖头沙石,步履艰难。她能怎么样呢?她只能欣慰却又痛苦愧疚地捂着疼得如刀割的胸口,忍着腿上越来越麻木的病痛,远远地看着他用稚嫩的肩膀扛起这个家。她终于做了那个可怕的决定。为了不再拖累他,她吞了一包老鼠药……

  春,花开,日光倾城。

  他眼神坚定地看着母亲,对她说:你要是死了,我就不活。

  那么久的不安和委屈,失望和悲伤像潮水一般涌出他的眼眶。他已经成熟,成熟到可以承受苦难,顶住压力,但是却依旧不能够容忍亲人的别离。母亲静静地看着他,觉得陌生又熟悉,欣慰又自豪。那是她的孩子,瘦瘦的,黑黑的,长高了不少,下巴已经有了绒绒的一层胡须。他那么坚定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母亲知道应该相信他,因为她忽然明白,自己的存在或许不只是拖累,也是一种支撑!

  只有走过春的严寒,才能更明晰春的暖意。

  他相信只要他肯努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清明那天,他扶着初愈的母亲去上坟。他对父亲说,你可以放心,一切都好。

  回去的路上,小路边开满了淡黄色的小野花,暖风习习,阳光明媚。他说:娘,你看呐,花都开好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