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最美

时间:2018-02-07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白航  阅读:

班长,香港真漂亮。”

“你知道香港哪儿最漂亮?”

“维多利亚港?”马力猜测。

“不,是海底。”班长回答。

“为什么?”马力疑惑地问。

“因为没有压力。”

名字控

“撲通!”马力跟着班长跳入海中,他们如游鱼般钻进深处。马力摇头驱散眼前密密麻麻升起的气泡,将子弹推入枪膛,班长用手势指挥他去旁边,马力扭动腰肢向那丛珊瑚礁游去。

骄阳照进海中,光线变得迷幻,马力继续向下潜去,水压隔着鲨鱼服透进身体。“班长说水里没压力,这怎么可能?”马力心忖着游入珊瑚礁,一群颜色斑斓的热带鱼受惊四散,真漂亮。

“你那儿有情况吗?”耳麦传来班长询问的声音。

“没有。”马力检查完身边的珊瑚礁,回答道。

“继续检查。”班长说。

“明白。”马力沿着自己的方向前行,远处出现大型鱼类的轮廓,他掏出防鲨刀追了过去。

“有情况?”班长看到马力掏出武器追了过去,询问道。

“没有,是一群鱼。”马力说,不远处的鱼群突然炸开惊起暗流,马力望着暗黑幽邃的深海,悄悄游了过去。鱼群刚才被什么东西惊吓到了?马力拧亮水下电筒,一个人影赫然跟自己一样悬停在水中,在不远处安静地看着自己。马力大骇,急忙摸起步枪就要开枪,人影轻摆身体,突然消失在黑暗中。

马力向班长呼叫了支援,自己循着对方消失的方向找去,可哪儿还有人影?

马力持枪扫视着光线范围之内的海域,突然感觉身后有大股水流涌动,他急忙转身,人影鬼魅般出现在他后面,猛扑而来撞歪枪口,对方死死攥着枪身,挥拳向马力的脸砸来。

马力低头避开,弓起双腿踹向对手,对方不躲反进,马力被对手顶翻又被拉回来,他挥刀割向对方的氧气管,对手老练沉稳,借水沉下一头的距离,突然发力撞向马力的下巴,马力吃痛只好抱着对方死不松手,不管对方怎么攻击自己,他都用尽全力抱着他一起坠入更深的海里。

班长带人赶过去将两人分开,随后一起游回岸上,马力卸下氧气罩瘫在沙滩上,对手也将面罩摘下,班长立马集合战士列队站好,马力费尽仅存的力气站进队列。班长向“对手”敬礼,说:“蛙人班列队完毕,请连长指示!”

连长点点头:“稍息。不错!能在茫茫海里成功找到潜入的敌对蛙人特工,你们的表现我很满意,尤其是马力身上的这股狠劲,我喜欢!”连长说到这儿,话锋一转,“但是这股狠劲不要体现在平时的眼神里!班长注意纠正!解散!”

听到解散的口令后,马力立刻又瘫倒在地,班长蹲下拉住他的手:“刚来就能受到连长的表扬!不错!”马力不太习惯班长如此温柔的对待,说:“班长你还是把我踹起来吧,这样我起鸡皮疙瘩。”班长笑着拉他起来:“你以为我不想把你踹起来?这里是香港,到处都有人看着咱们!要不我为什么说喜欢水里呢?”

马力一行人训练完回到营地。这天天气热得不行,马力着常服戴手套笔直站在哨岗上。海水在不远处拍打着海岸,他很想跳进去,海里多凉快啊。班长检查完车辆,问他:“还是海里舒服吧?”马力眨眨眼睛表示认同。

名字控

这时,一辆跑车从远处驶来,班长作好临检准备,可是跑车突然在警戒线外停下了,线外不属于部队区域,班长没有动。车门打开,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走出来,伸了个懒腰,然后站在路边眺望大海。

蓝天青山碧海美女,简直就是绝美的风景画。马力和班长都看呆了,不知道女子要做什么。

过了一会儿,女子脱了薄纱外套露出连衣裙,又将裙子脱了只剩比基尼,班长登时明白她要做什么,小声呵斥马力:“别看她!”

马力急忙转移视线,可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马力哪见过这种场面,身体已经不争气地发生变化。班长说:“想想军人大会挨骂的时候!想想给你记大过的时候!想想明天报纸上登出你丑态照片的时候!”三句话如三盆凉水当头浇下,马力躁动的心静了下来。

女子见两个哨兵没有反应干脆赤裸了上身,班长给马力下了命令:“检验你军事能力的时候到了,山里有狙击手,给我找出来。”马力以为班长是在转移他的注意力,这里是香港,谁又敢拿狙击枪来瞄部队哨兵呢?

马力扫视山里茂密的植被,小声说:“报告,没有找到。”班长训斥道:“还堂堂海军陆战队的队员!再找!”马力只好又检查起山林,班长提示道:“十一点钟方向。”他按照班长的指引眯眼看去,果然在丛林中看到了一丝反光:“是狙击镜的反光!”

“不是狙击枪,那是相机的镜头,好好上哨,别给部队抹黑!”班长告诫道。两人在妙龄少女的勾引下,上完这班哨,这在内地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前来接哨的战士对这种现象似乎司空见惯,一丝不苟地完成上下哨的程序,完全当这个女人不存在。

香港是高度法制的都市,部队无权干涉非军营地带的个人自由,很多别有用心极力丑化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人会想尽千方百计捕捉战士们形象不佳的一面,甚至会设下圈套,就连战士们看市民的眼神友不友善都是他们关注的焦点。

驻港部队不仅要具备高超的战斗力,更要在陷阱暗藏摄像头遍布的环境里,通过香港向世界展现文明之师的风貌。训练累,不训练时更累,怪不得班长说香港最漂亮的地方是海里,因为没有偷窥者。

夜晚,晒了一天的马力解瘾般地跳进海中,清凉的海水将他包围。训练结束后,战士们并排坐在沙滩上望着远处繁华的霓虹。美,真美,要不是当了驻港兵,或许自己一辈子都看不到这种风光呢。

这座军营是英军当年盖起来的,酒吧舞池一应俱全,如今被解放军改成学习室和会议室。战士们经常感慨,资本主义的部队就是小资,晚上还能喝着酒看大海,你看看咱们一来,沙滩成了跑道,篮球场成了摔擒训练地,放着这么美的大海不好好欣赏,每天却要钻到海底拼个你死我活。累吗?真累!自豪吗?太自豪了!因为我们是洗刷了百年耻辱的驻港兵! “稍息,立正!部队列队完毕,是否开始请指示!”

香港市民对驻港兵抱着强烈的好奇感,文明之师的风采他們已经有了认知,战斗力呢?借着部队开放日,很多市民来军营观看部队的实训。这支海军部队准备了海上项目、陆地射击和搏击项目的展示,市民看后纷纷惊叹不已。最后轮到刺刀白刃战,马力卸下刺刀甩手入鞘,不料刀刃倾斜了几厘米,擦着鞘插入大腿,血顿时就涌了出来。

“好!”铿锵有力的动作引来观众热烈的掌声,剧烈的疼痛令他整条腿抽搐起来,马力咬牙控制住严重抖动的腿,抽出刺刀重新插入鞘中。战友们担心地看了他一眼,马力忍受剧痛继续拳击踢腿动作,直到演示结束跟随队伍跑出操场,最后一头栽倒在地。战友把他抬到医护室,卫生员用剪刀剪烂裤子,深可露骨的伤顿时显了出来。

训练场上依旧杀声震天,喝彩声此起彼落,失血过多的马力躺在床上问连长:“没……给部队丢人吧……”连长说:“丢大发了!你自残呢?”

马力没敢接话,连长转了话锋,“不过还是要表扬你,重伤不下火线,没给部队丢人!”马力笑了两声,昏死了过去。

那天,市民观看完演示后,指着海面问部队:“咱们的战士是我们见过的最有阳刚气的士兵,但是你们来了之后,这里再也没了航空母舰,咱们的航母什么时候会出现在这里?”首长说快了,可是快了又是多久?市民们心里正在跟当年的英军比较着呢!

十一月份紫金花落,老兵换上便装终于游览了香港景色,然后要退伍离开部队。新兵很快唱着《东方之珠》 怀着憧憬进入部队,他们围着班长老兵问香港哪里最美,马力模仿老班长的口吻:“海里。”新兵不乐意了:“副班长,我们问的是陆地上哪里最美?”马力想了想:“听说是紫荆花广场,我还没去过呢,年底我去了再告诉你们。”

又是一年紫荆花落,马力也换上便装外出游玩,他终于见到了紫荆花广场,五星红旗随风飘扬,马力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热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饱受屈辱的年代一去不复还了!这两年的血汗没有白流,一切都值了!

马力回来后,新兵围着马力问:“班副,紫荆花广场好玩吗?旺角真跟电影里一样吗?香港哪里最漂亮?”马力说:“两年后你们去的时候,一定要站在紫荆花广场抬头看,那里的上空最美。”

五年后,马力当年带的,如今已是排长的新兵知晓老班长的心愿,航母靠近香港的时候,马力接到了他的信息:“看到了吗?咱们的航母终于来香港了!”

“看到了,今天就等这一刻呢。”马力笑吟吟地回答道,然后反问他,“香港哪里最美?”

排长也笑了:“班长,这么多年,我发现香港哪里都美,但百看不厌的还是那面国旗!”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