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老北的客厅

时间:2017-09-19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高沧海  阅读:

老北快六十岁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老娘,那个自从跌坏一条腿,就骂天骂地的老太太,不只叫北马氏、老北家的、北他娘,人家还有一个非常婉约的名字──马月娘。

老北当时,一下子就笑了。

闭上眼睛,叫月娘的女子,当是月下仙林中妖,衣衫飘飘,有着绝世容颜和只应天上有的美妙歌喉,不许人间见白头。哪里是老娘现在这副尊容,眉塌嘴瘪,却又天天吹胡子瞪眼,架起拐杖就像架起枪,好像随时随地要把老北干掉。

老北仔细分析过,有高山凸起,必有山谷凹陷,万物同源此消彼长,老娘的腿脚弱了,嘴巴自然就要凌厉。理解万岁。

当初老娘跌坏腿,老北就把老娘接到家里同住,由媳妇照看。

名字控

老太太说,楼上她不住,东西厢房她不进,她要住,就住北堂屋。老太太念叨的北堂屋,就是老北家的大客厅。老北说:“娘,换间房,要不,您老住我那大卧室,听风望水?”老太太一下子就嚷嚷开了:“让我死!让我死!”老北慌了手脚:“住!住!您老不住北堂屋,谁住?”

老北收起客厅的花花草草,当中支一张床,老太太整天就坐床上。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廟,老北的客厅就成了庙,老娘就是庙里的娘娘,庙里的神。老太太冷峻的眼神迎来送往,家中来人去客进进出出都要先脱帽鞠躬说“老太太好,老太太安”,然后才夹趋尾巴,踮起脚尖,灰溜溜穿过客厅。

老太太腿脚恢复得还不错,才一年有余,就拄了拐,竟能慢慢挪动,或到院子里,或到大街上站一站,看冬去春来,梧桐又开了一树花。老北回家,老远就看到自家门前围了一圈人,心中不由咯噔咯噔,老话儿有‘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老娘今年八十有四,正在旬头上,难不成阎王差人来请了?

三步并作两步赶过来,老娘正好好坐在大街上。看到老北、人们纷纷告状,老太太在诉苦,没人管没人问,饿大半天,水米没进哪!

老北一脚踹开房门,迎着媳妇脸就给了一巴掌。

老北做了一桌子好饭菜,他说:“娘,是儿子的错,没好好伺候您。”

老太太汤汤水水、连洒带漏,倒也吃饱喝足,自顾嘬嘴咂舌。老北暗里连连叹息,原先那么利索的娘,如今竟也不利索了,这哪像吃饭呀,说得不好听点,分明就是猪拱槽。老北扎上围裙,打扫像被洗劫过的餐桌,满目狼藉。

老北正干得起劲,听得外面街上人声嘈杂,间歇还有哭声,老北忍不住出来看看稀奇。

这一看可不得了,竟然是老娘,拐棍儿几乎就要戳破老天的脸,老太太边哭边骂:“庄子里姓北的人家,都是畜生,从男的到女的,从老的到小的,一家子都不是人!一天到晚,水米没给进哪!”

老北说:“娘,娘,您这是哪里话?咱这不是才吃过,碗都还没洗吗?”

老太太细细地打量一番老北,说老北跟屋里那坏女人是一伙的。

老太太坐在大街上,对着天空,骂了一晌午老北家的畜生们。

老北对媳妇说:“对不起,对不起,咱娘,老糊涂了。”老北拿媳妇的手放在自己脸上,“你打,你打回来。”

以后,老北也就习惯了,庄子里的人也就都习惯了。

老太太吃过喝过,咳两声,清清嗓,坐在床上叫阵,老北就撤到院子里。老娘嫌没有听众,转移到院子里发火,老北就去大街上站,看冬去春来,又是梧桐花开。老娘拄起拐杖占领大街后,老北一溜小跑搬来椅子,奉上热茶,老太太坐稳妥,对天喊话。训过老天爷,骂过八辈祖宗,地上画个圈圈:“老北家的畜生们有你们好看!”这个时候,老北就提个马扎远远坐着,看日影渐斜,掠过屋顶,掠过屋顶上老猫的腰,咕咚落到屋山墙那一边去。老太太撩起衣襟擦嘴抹眼,抿一口茶,天地暗了,老猫下屋,收兵回营。

名字控

晚上,老北在小广场上跳完几曲三步踩,回家,才站自家门口,自家院子瞬时灯火通明。院里灯的按钮就在老太太床边,老北用余光瞄一下老娘,老娘正半倚在床上,双手笼着,勾头勾脑似打瞌睡。

老北轻手轻脚地穿过客厅,老娘还健在,马月娘还在人间,好,好。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