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亦舒式人生:放下侥幸立地成佛

时间:2017-07-30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艾小羊  阅读:

小朋友问我,你为什么喜欢亦舒,因为她的小说女主角都穿得美吗?当然不是。别人穿得美跟我有啥关系?

这个问题,我其实想过很多次。论技巧语言想像力,师太在小说家里只能算是中流,但那么多女人爱亦舒,并且随着年龄与阅历的增加,越来越爱,究竟为什么?

这几天重读《我的前半生》,这个问题好像有答案了——因为在她的小说里,女人都是清醒的,没有一丝一毫侥幸心理,好像世界上从来没有侥幸成功这回事。

就连依靠男人生存的喜宝,也清醒地知道人生有时候要退而求其次。

“我要很多很多的爱。如果没有很多很多的爱,那么就要很多很多的钱,如果两件都没有,有健康也是好的。”

名字控

——《喜宝》

亦舒女郎从来不会既要爱又要钱还要健康,会折寿的。

这种放下侥幸立地成佛的姿态,你活得越久,经历的事情越多,越会惊觉:奶奶的,太特么正确了。

2

拿《我的前半生》来说,里面所有的女人,最后得到的都是她们应该得到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起承转合,没有半分侥幸。

大学毕业的罗子君,嫁了有钱途的好男人史涓生,婚后光顾着生孩子买名牌,既不经营自己也不经营感情,被离婚了。

小三辜玲玲是个小明星,既不美丽也不年轻,还拖着孩子,你觉得这女人踩了狗屎吗,这么好运!然而通过唐晶的嘴说出的却是,“别小瞧辜玲玲,人家随便在大马登一次台,都在50万的进账。”为讨好史涓生的父母,辜玲玲每天煲汤送去,人家不喝,她亲手盛好,递到手上。

男人年轻时迷恋漂亮娇俏的女人,最终要找的却是势匀力敌的女人或者像妈一样宽容温厚的女人。辜玲玲两样占全了,所以她撬动了罗子君的婚姻。她得到的是她努力过的,没有侥幸、意外、童话以及什么前生注定。

罗子君的闺蜜唐晶,在中环苦苦奋斗十几年,从小职员做到高管,有钱有颜有气场,更重要的是有腔调。发现罗子君与已婚、猥琐男同事去喝酒,拉上她就走,并且警告她“子君,你再离十次婚,也不必同这样的人来往”。

势利吗?真势利。但别忘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如果你不能避开那些拉低你身份的人,你就永远不可能站到更高的圈层当中。

所以,唐晶最后嫁了港岛难有的体面男人莫子谦,移民海外,安心相夫教子,不是意外,更不是运气好,是她经营十几年应得的。

3

罗子君的妹妹罗子群,与唐晶一样,混在中环。却因为谈过太多白人男朋友,甚至跟某任洋男友逼婚的时候,不慎发生家暴,被带进警察局,差点留下案底。想结婚的时候,只能嫁给白人老头。

就连罗子君第二春遇到钻石王老五翟有道,也不是因为侥幸,更没有童话。翟有道是罗子君女儿安儿的男朋友的舅舅。安儿去加拿大留学,史涓生下了血本,选择精英教育,在这个圈子里,遇到精英的可能性远远大于香港油麻地。

当翟有道得知罗子君的职业是为华特格尔造币厂做陶瓷工艺品,立刻欢欣地说“你是艺术家?”

名字控

如果罗子君像名店偶遇的姜太太一样,穿着灯笼裤,打着小麻将,靠前夫的赡养费生活,翟有道躲都躲不及。这一点罗子君有清醒的意识。所以她特意强调自己为华特格尔造币厂做陶瓷工艺品,而省略了她生意不好的时候,也为很多服装店做陶瓷首饰。”

翟有道说:“女人最适合做艺术家,基于艺术实在需要稳固的经济基础培养,故此男人最好全部当科学家。”再有钱的男人,也不愿意养一只蛀米虫,我可以养你,但你得是个艺术家才行。

4

在师太的小说里,每个人都活得踉踉跄跄,无论人前多么风光,人后都尝尽了苦头,绝对没有所谓开挂的人生。

每个人走到今天,都是因为昨天埋下的种子。不幸,是因为一步步的掉以轻心,一条条没有觉察的暗壑,一次次偷懒与侥幸。幸福,是因为扛得住寂寞,拎得清形势,写得了报告,打得了怪兽,看得透人心。

我喜欢师太,隔段时间,就会把她的书拿出来重读。她永远提醒我,在这个势利而功利的世界,只有一种人,无论结婚还是不结婚,无论在哪一片土地上都能幸福——那就是永远拼尽全力地为自己制造幸福的前提条件,永远明白,不是你撞到了好运,而是你制造了好运的人。

“任何一个人离开你,都并非突然做的决定,人心是慢慢变冷,树叶是渐渐变黄,故事是缓缓写到结局,而爱是因为失望太多才变成不爱。”

——《如果墙会说话》

少年读亦舒,只看到爱情,成年读亦舒,才看到生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