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美丽的忧伤

时间:2019-06-09    来源:未知    作者:美文网  阅读:

电风扇轻柔的风吹在身上凉凉的,很惬意。液体驱蚊器散发出淡淡的幽香,亦催人萎糜。本是个很好入梦的夜晚,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失眠了,辗转反侧之余,索性点亮床头的灯,随手拿起枕边放了多时的《寻秦记》,希望书能让我纷乱的思绪安静下来。

书中的主人公项少龙伟岸、英武,且智慧超群、所向无敌,身边的知己红颜更是让人艳羡不已。其实我对于诸如此类的玄幻小说一向不感兴趣,过于离谱的成人童话早已不能让我历经苍桑的心绪有所骚动。突然联想到十几年前在看《荷马史诗》时,读到英勇的阿喀琉斯被一支阿波罗之箭射中了脚后跟后,我的心似乎也中一箭,那种感觉很彻骨、很疼痛,以至于当时我不得不放下书来平缓心态,那时的我对现实的感悟、对人生的态度、对情感的心境与现在实在太不相同了。可是今晚为什么难以入睡呢?哦,终于明白了源头所在。白天去武昌中南医院看了老施,他的淋巴癌已到了晚期,且扩散了。当他的夫人望着我和同去的老韦悲痛欲绝地啼哭时,我的心揪得紧紧的,一股混浊的液体亦涌上了眼眶。是了,老施和项少龙、阿喀琉斯一样,都曾潇洒过、风光过,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的联系,但是在上帝手中,在冥冥中却有着相似的命运结局。老施生长在一个富足、博爱的家庭,多年来一直享受的父母、兄姐的关爱、妻子的呵护、朋友的尊重,很少有担心着急的时候,工作上也很淡薄、散漫,属于那种“看得彻透”的人物。圈子里口碑很高:“重情讲义,广结广交,够朋友。”多年来一直忙碌于应酬、应付、应对、应变之中,风流倜傥,纵横捭阖。共事两年,颇为融洽,谈心交往,觥帱交错中情感日深。谁曾想会得病,而且一经诊断便是重病。天妒福人,呜呼何为?

生与死的过程是点对点的距离,谁也不知道它究竟有多长,最终会终止在哪里。对人来说,它是美丽的,更是残忍的。想到前几天老施和我们还在一起,夹着包,叼着烟,调侃笑谑,踌躇满志的样子,短短几天的时光,见面竟恍若隔世,真的让人难以接受。躺在床上,回忆着从二00四年我们一起开始共事的场场景景……一丝透明的寂寞,一缕隐隐的哀痛,一股难言的伤感如潮水般蔓延开来。阿喀琉斯的弱点是他的脚后跟,老施的弱点是他生活规律的紊乱,而我的弱点是怕这感伤和寂寞的心绪。因为在寂寞里,我才会想到生死,想到情殇,想到孤独,想到起落,想到我自己。

明天是种希望,虽然不可测,但对一个有生命渴望的人来说,它就像还没有开放的花。等待的美丽,常常是醉心的。老施现在的心情我可以想像,非常同情,由此我突然感悟到了人性的孤独,它在我脑海的产生是诡异的,它是自我和世界的分离,没有缘由,却左右着人,拉扯着人奔向某个栖息的地方。

生死是自然规律,是任何人也抵挡不住的过程,就像海浪,没有高潮就不会凹现低谷。

haiyawenxue

总是会在看见或遇到某些人、某些事时,在唏嘘感叹里会有浓浓的郁抑和忧伤。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