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几时再逢烟雨中

时间:2012-09-28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月晓筱  阅读:

  
第一章
江南六月,梅雨纷飞,天地朦胧一片。远方青色石桥,碧澈溪水,鳞次栉比的房舍若隐若现,如梦似幻。
素衣男子撑一把纸伞,直立于桥上眺望,似在等待归人。
女子便这样毫无悬念走入男子眼里,化作一川柔情似水,流淌心海。
“姑娘,你怎么了?”
这是她第一次杀人,无人能理解当她手拿剑轻柔划过那人的脖子时,当血溅在她依旧稚嫩的脸庞时,身体内某处如何快速跳动,仿若天地之间只能听见那咚咚咚的声音。如此失魂落魄的逃离,失魂落魄的走在漫无目的的小巷,任细雨清洗脸上斑斑血迹,犹如洗涤内心深处的阴暗。
忽的,她听见一声轻柔的问候,漫游天际的魂灵也似乎被那一声召唤归来,似穿越生死。突然就想那样毫无顾忌地放肆一次,不想过往,不管明日,只求现在这一刻的真实。
出其不意,女子撞进男子怀里,颤抖着身体,放声哭泣。
男子怔了会儿,扔掉伞,抬起双手,轻抚,“没事了,哭吧!”
第二章
女孩永远记得那个雪天,母亲抱着自己吃力地飞奔在茫茫的白色,仿若永远走不到尽头。然而再快的步伐也快不过飞来的刀刃,直透后背,插入心脏。她毫无意外地摔倒在地,真痛,却抵不过心中的痛。透明的刀刃在阳光照射下泛着冷光,而连接刀刃的心已停止跳动。泪,积在心底,难以流出,更不想流出,眼泪是最无用的,风一吹便了无痕迹,特别是在这个即将成为另一个刀下亡魂的时刻,眼泪更只是增添敌人的快感。
然而,她还是没死,被突至的一个中年男子救下。
“你想不想报仇?”
点头。如果说八岁以前是在那深宫大院里每天卑微的乞求来之不易的残羹冷炙,那八岁以后的日子就是靠自己来争取。可恨命不由我,无可奈何与天斗。
自此以后女孩的人生里,只有那斩断无数把的剑,那处处机关的练习场和那满身伤痕。女孩的剑一日快过一日,一日柔过一日,至剑人合一的佳境。只是仍还无人亲身感受那把剑轻柔度。中年男子在等女孩绽放成一朵最妖娆的罂粟花。
第三章
房舍简陋,雨季更是潮湿不堪。房子只得一扇窗,虽是白昼,屋内仍显的些许昏暗。正中一桌一椅,男子稍许局促不安地请女子坐下。然后来到那间几乎仅容两人的厨房。
菜色简单粗糙,却是女子吃的最轻松的一次。“多谢!”女子勾勾唇角,曾几何时,在那个深宫大院里,她也曾幻想这样的日子,简单而安宁,然而那时候对她来说这是个梦,现在更是遥不可及。
男子抬头灿然一笑,霎时点燃整个房舍。
两人再无多言,只想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温暖。
……………………。。。。
饭毕,一切将回到起点。对女子来说,这是自己给自己编织的美梦。梦里,在江南烟雨之中,邂逅一个能让她放心哭泣,能帮她实现自己幻想的男子。梦醒了,她仍要继续活在那个刀光剑影世界。
“姑娘以后还会来吗?”终于在她要离开男子视线时,男子大声问起,似用尽全身气力,似想去极力争取,对男子来说,这却是真实的,一个想让他继续延续不想离开的真实。
女子却未回头,只是往前行,步履坚定,如同要证明心底的坚定。
第四章
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吴王府”。
伴随大门“轰隆”一声的紧闭,也终究关闭了女子心中那个遥不可及的梦。
吴王人就坐在那座亭子,如同每次她练完功后,他会摆上一壶酒,等着庆祝她离梦想更进一步。但什么才是她的梦想,他不会理解,因为她自己也犹豫了,就在今天将剑割上那个人的那一刻,就在与男子坐在一起吃着粗茶淡饭的那一刻。
“今日初次捷胜,想要什么?”吴王温柔微笑,他一直都是如此,但只有自己知道,那温润如玉下的面目是如何狰狞,那淡泊名利下是怎样对权力的疯狂渴求。她帮他杀人,他帮她复仇,各取所需。
“我要一天时间。”
男子沉默片刻,“你的时间的确宝贵,我许你便是。只是你应该清楚自己要什么。”吴王伸手递过一杯酒,女子接受饮过后起身离开。
湖畔杨柳依依,亭边姹紫嫣红,如斯美景,却无法吸引亭中之人一丝情趣。他只是望着女子离开的身影,若有所思。
第五章
万华峰终年云雾缭绕,群山连绵,宛若仙家居所。山高陡峭,多奇花异草,秀木林立。山腰之上更是长满珍奇药材,常有医者来此采药。只是若稍有不慎,便有摔下山底的危险。
男子已经注意崖边缘那朵白幽兰许久。白幽兰呈白色色,状似兰花,是治疗内伤良药。然其花期甚短,故此,男子已在此守候三日之久,而今正是花盛开之际。
远边悬于枝头落日,散发柔美的光芒。夕阳斜射,山坡上了笼罩一层迷蒙的金黄。酉时已至,忽的天际犹如洒下一片神奇的光,崖边缘白幽兰悄然绽放,高洁典雅,光彩夺目,恍若仙女下凡。
男子欣赏片刻,想起自己的要事,放下竹篓,趴在崖边,小心翼翼伸手。本以为一切圆满,却未想男子运气不佳。在他伸手摘下花儿时,隐于崖壁下的蛇犹如一把歹毒的利剑刺向他的手。男子立刻收手起身,却感一阵天旋地转,身体不受控制如断线风筝般下坠。夕阳如血,暮色暗淡,“就要这样离开么?”那一幕幕爹娘不治身忙的场景,师傅临终时委以重托的场景在脑海中划过,最后定格在江南烟雨中那抹失魂落魄的白色身影,看来今生是无缘再相见了。
“喂!你。。。。!”焦急的声音犹如来自天外。
男子神思渐渐恍惚,双眼迷离望着突至的白衣女子,微笑道。“上天待我还是不错的,能见到你,我心足矣!”
………………………………………………。。
再次睁开眼,天色已黑,仍旧是那间破旧简陋的房舍,如同何事都未发生。只是躺在床边的女子证明了一切的真实。恐惊了女子安睡,他稍动身体,只是未想女子仍被惊醒,这是作为杀手的惯性,稍有风吹草动,便提起万分知觉。
“多谢姑娘相救。”男子开口言谢。
“我救了你,你应当报答我。”女子直视男子双眼,毫无一分施恩要求言谢的女子羞态。
男子怔了怔,坦然一笑“姑娘若有何事要求在下,在下定当舍命相报。”
“我要你每天做饭给我吃。”女子语出惊人。
第六章
此后每日女子会定时在酉时来男子这儿。即使偶尔男子出门未归,她也在屋前等待,然后两人不多言语,女子吃过饭后便离开,互不相问,只求内心那片刻不孤独的安宁。
今日女子的任务艰巨了些,对方高手如云,将女子围困。女子终究难敌,胸口受到一击,右手臂被剑划伤,险些难以逃脱。

名字控


来到男子房舍时,天色已黑。素衣男子仍等在屋外,见到女子如常的身影时,似乎松了口气。
饭桌上,二人一如往常,相对无言。桌上的烛火微弱,映着女子苍白的脸更显暗淡无光,男子似有所觉。
“你。。。。身体有何不适?”
“无事!”女子顿了顿,加一句“只是夜里受了些寒,已无大碍。”边说边伸出筷子夹菜,却未想手一抖,筷子落地。
“你。。。”男子不顾男女之别,在女子隐藏前握住她的手腕,掀开衣袖,心头顿时一紧。胳臂上新疤旧疤展露无遗,其中一条半尺长刀伤格外刺眼。女子微微皱皱眉,想抽手却被男子止住。
“你身受内伤,需要及时处理,你先休息,我去熬药。”男子包扎完毕,准备扶女子起身,女子却面无表情,“只是小伤,不必在意。”
可是我会在意,男子未说出口,只是挤出一丝苦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们自应珍重。”
女子懒得再辩,自顾进房休息。
喝罢药后,女子临走前主动开口,“用命摘来的白幽兰却用在我这个来路不明的女子身上,你不觉得不值得吗?”
“花本是死物,却能换回一条生命,有何不可。况且。。。。”男子低头思了片刻后抬头直视女子双眼,朦胧月光下,四周一片寂静,难以看透人的心思,“值不值得,又岂是以人而论,应是以心而论。”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