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麦子

时间:2019-04-10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崔翩翩  阅读:

奶奶已经瘫痪很久了。

她总是坐在堂屋,眼睛不眨地看着门外的世界,她已经瘫痪很久了,半个身子不能动弹,嘴还歪着说不清话,如果不是偶尔张一下她的歪嘴,会以为她是一座陈年的雕塑。

半边身子不能动弹的后果是失去了隐私和自由。至少在年幼的欢子眼里是这样,再加上她所有的语言都只剩下“啊!”,所有的活动范围只剩下床和靠椅。

“如果我老了以后变成这样还不如死了算了。”

欢子在心里说。

这时候奶奶留给她的印象不再是夏天给她搓澡,冬天为她暖被窝。

haiyawenxue

地里的麦子割了一茬又一茬,在新的麦子长出穗粒时,父亲的脊梁弯得更深了。

每天父亲都会抱起臃肿的奶奶去坐那个自制马桶三次,因为家里只有父亲料理奶奶的事。

欢子想不通看起来瘦瘦的父亲怎么会有这么大力气,他每天去地里收割麦子,或者在那小块土地里来回撒肥料、挥舞锄头,怎么还会有力气搬运奶奶。他搬完了奶奶,还要跟母亲一起在土灶上做飯,吃饭时他比任何人都快,撂下碗筷就喂奶奶。

有时父亲有事不得不出去,他会让欢子替他,这是欢子不喜欢的一桩事,因为奶奶没牙,嚼的慢,一口要吃很久,她瘦小的胳膊一直端着碗筷很快便会累得酸痛。父亲回来时她会抱怨给他听,但父亲只是笑笑。

母亲埋怨,她经常告诉欢子的一件事就是,别人家都有爷爷奶奶帮忙带孩子,掰苞谷……就他们家,死了爷爷,还要养活瘫痪奶奶,自己都快养不活了。还会说她当年只是吃了一口欢子碗里的鱼尾巴,就被奶奶追着骂……对此欢子没有任何记忆,她所能做的,就是望着母亲眼中的泪光,并答应她将那份恨意放在心底。

有时炎热的午后,欢子会无聊到一个人蹲在堂屋,看蚂蚁们搬运粮食,它们这么小,看起来一捏就死,一个个又都背着硕大的“粮食”,秩序井然。盯了一会儿,欢子“嚯”的一声踢飞了它们的“粮食”,蚂蚁顾不上“粮食”,四处逃窜。体验到破坏与权利的快感后,欢子咧嘴笑了起来,她马上抬头想与人分享,嘲笑地上那一群渺小的蚂蚁,却发现只有奶奶一人。她顺着奶奶的目光,看门外的世界,门外的世界有什么呢?对门的红砖瓦房、一条公路和偶尔的行人车辆构成了门框的全部画面,知了伴着树叶的沙沙声,以及邻居匀速的扫地声使夏天更加昏昏欲睡了。欢子又回过头来看奶奶,她混浊的眼睛中全是平静,一动不动地看着,没有任何情绪出现在她的脸上,仿佛经历岁月已经用完了她所有的情绪。她只想这样安静地活着。

长大后的欢子想,或许为了消磨口不能言的无聊时光,奶奶学会了观察,先是各色的人物,后来一棵树、一株花也能体验观察的乐趣,经年累月让她多出了新的本事,从一个木讷的村妇变成一个察言观色的灵光的人。

以至于后来的一年多时间,在无声地体验够了人生冷暖后,奶奶选择了自由。如果是小时候的欢子,她会为父亲感到开心,父亲肩上的担子终于轻了一些,成熟的麦粒落入土中会再次生根发芽,而尚未成熟的麦粒需要悉心养育才能更加饱满。长大后的欢子,会为奶奶感到开心,她生前的一亩三分地,以及瘫痪后的床和靠椅都不能拴住一个自由的灵魂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