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酒干倘卖无

时间:2018-09-30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 灯塔  阅读:

一个小生命亦如一盏微弱的烛光,黑夜里的街边传来一声声婴儿的稚嫩的啼哭声。炫目的霓虹灯下,人们头也不回地快步走过,归家的人都在匆忙地赶着大寒天里的末班车。一个跛脚的老人步履蹒跚的走到婴儿面前,一个被遗弃的小女孩儿,一个太早就失去温暖的小生命,简直和老人一样孤独。老人将哭闹的孩子紧紧的抱在怀里,仿佛在轻轻的告诉她,不要怕,你是我的孩子。

老人这半生年华都过得格外辛苦。天生的聋哑让他没有办法言语,孤单的生活在城市的角落,只能靠收集空酒瓶养活自己。怀里那个不知来历的小女孩儿仿佛终于等来了期许已久的安全感,窝在老人温暖的体温下悄悄地唱起了酣梦声。老人疼惜的注视着这可怜的孩子,几乎要欣喜地掉下眼泪,他只是相信这真是上天赐给他唯一的珍贵。

但欣喜的同时,需要面临的是更多的困窘。老人更加努力的收集空酒瓶,也越来越磕碜自己,费尽心力的换来钱买回廉价的奶粉。日子艰难的度过,但女孩儿也迅速的长大。这一天,女孩儿6岁,她捡了一条流浪狗,并取名叫做旺财。小狗,聋哑老人,小女孩儿相依为命地生活在一起。在女孩儿的童年里,曾有无数个日子是牵着老人一家又一家的要空酒瓶中度去,老人不会讲话,女孩便一边又一遍得问:“酒干倘卖无?”。

女孩儿的声音很动听 ,天生的好嗓子让她成为老人骄傲的传话机。单薄又贫困的家庭却从未因此而冷清,女孩儿喜欢唱歌,老人喜欢看女孩儿的笑容,小狗伏在屋前的阶梯安静的凝视着眼前的一切。他们相互扶持,也从未放弃过彼此。

再后来,小女孩儿长大了,恋爱了,他爱上了一个作词家。年轻的作词家一穷二白,但他很爱她,愿意了解女孩儿的一切,并带她走进了真正的音乐的殿堂。他会为她写歌,帮老人运送酒瓶,逗旺财开心。即使没有物质的装点,情意浓浓的景象也一直在一家人的脸上渲染出幸福的模样。

haiyawenxue

然而有一天,女孩儿依靠自己在艺术上的天分和男孩儿所教会的浅识出了名,成了当红的歌星。女孩的生活仿佛一转眼就有了质的飞跃,她褪去了老人为她几年缝补的旧絮,她打了胭脂粉,化了靓丽的妆,房子、车子,周围追求的人都来的轻而易举。她骄傲的行走在上等社会,眉目间的傲气几乎让她忘记了那个她一直叫“爹”的老人。但女孩对男孩将自己送人音乐殿堂的恩情依旧感激,劝他和自己一起住进大别墅,繁华与奢侈才是他们该享受的。至于那个堆满空酒瓶的老屋,那个又聋又哑的父亲,简直让她觉得羞辱至极。

男孩望着眼前这个被世俗所蒙蔽了双眼的姑娘,心痛不已。如初的面容,可是人心呢?男孩拒绝了女孩的邀请,依旧回到老屋照顾失落的老人。后来女孩越来越忙,名气也愈来愈大,生活完全由经纪人安排。但老人想念陪伴自己诸多岁月的女儿,他对男孩比划着手势,表情有些焦急又显得狼狈,他在央求男孩带他去找女孩。但当他们还没走进演唱会的大门就被一群人轰了出来。老人想着孩子有了自己的事业,太忙了,不该再麻烦她了。便很长时间都没去找女孩,只是每天卖了酒瓶,回家前一定要在演唱会的大门前站上好一会儿,他的女儿就在里面,她过得一定很好,想到这,老人总是又开心又惭愧的转身离去。这一次,老人终于攒够了钱买了一袋小松子,这是女儿爱吃的,他要把它送给女儿。但女孩却翻了脸,丢给老人一大笔钱,让他再也别来打扰自己。老人呆呆的看着眼前紧闭的大门,突然想崩溃大哭,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留下了手中的松子,也没带走女孩的一丝施舍。

男孩终于看不过去了,愤怒地去找女孩理论,女孩心里却听不进任何劝言,反而认为两人之间再也没有共同语言,地位悬殊,最终便只能以分手告终。

老人心中的憋屈与思念终于蔓延在心底的山石下悄悄的发酵着,也终究引来了一场大病的到来。卧床不起的老人使男孩焦急万分,只好央求女孩回家看看病重的老人。女孩一心忙于工作,为了不使她分心,男孩这唯一一次恳求也被经纪人挡在了耳边。大雨和巨雷一个劲地猛发,老人挣扎在雨中颠簸,他说他想看女儿最后一眼。不料走在路上,一辆卡车飞驰过来,眼看就要撞上老人,老狗旺财猛地冲向老人,旺财死了,一如老人的心,是凄凉,是悲伤

男孩患了重病,到了要死的境地的他为女孩写了最后一首歌,并托人一定送给女孩。演唱会上的女孩不情愿的打开纸条,这首歌的大意是:“多么熟悉的声音,陪我多少风和雨,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没有天哪有地,没有地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你,没有你哪有我。假如你不曾养育我,给我温暖的生活,假如你不曾保护我,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华丽装扮着的女孩仿佛幡然醒悟,脑海里一一再现的记忆,是父亲厚实而温暖的背影,是堆积如山的空酒瓶里,自己数着个数唱着歌的快乐,是聋哑的父亲为了给她买一包松子累晕在酷暑街头的场景,是小狗旺财拖着尾巴和她嬉闹,还有那一句又一句念起的:“酒干倘卖无?”女孩终于看清了一切,她哭的泣不成声,她反复学着这首歌,并在最后登台时演唱了男孩写的歌,她要用一生铭记的歌《酒干倘卖无》。女孩忘情地唱着,台下所有的人都震惊了,所有的人都几乎流下眼泪,女孩站在台上讲述了自己的身世,然后不顾一切的跑向医院,她要见自己的父亲。

当老人看到女儿时,一行老泪缓缓落下,老人抿着嘴,他真的想呼唤他的姑娘,可他真的什么也说不出。只是微笑的看着女儿,慢慢的才闭上双眼。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喊,她一次又一次的摇晃着老人的手臂,一遍又一遍的喊道:“是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对不起……”

酒干倘卖无。酒干,倘卖无,请问还有空酒瓶要卖吗?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