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招魂

时间:2018-02-06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水沐  阅读:

这年腊月,天出奇的冷,纷纷扬扬的雪下了一夜,天地间白茫茫一片。早上起来,香嫂右眼皮直跳。快到年关了,前几天,丈夫魏大安寄信来,说这几天就要回家,这风雪天气的,该不会是出事了吧?

魏大安是跟村里的魏小财一起出去的。魏小财在建筑工地打工好几年了,一年能挣个万儿八千的回来。香嫂见丈夫魏大安只晓得在家打牌,就上门求魏小财带大安出去赚些钱回来。到现在整整一年了,这么长时间没往家里寄过一分钱,说是到年关带回来,给她一个惊喜。可这样的鬼天气,丈夫还没到家,你叫她怎么惊喜得起来?

就在她坐立难安的时候,门“噗”地被人撞开。夹着门外一阵雪花,魏大安扑倒在地上。只见他衣衫褴褛,身上多处受伤,有些地方还有暗红色的血迹。香嫂吓了一跳,扶起魏大安,忙问:“怎么啦?出了什么事?”

魏大安喘了几口粗气,冻得缩成一团,泣不成声地说:“出大事了!”

“大安,到底出了什么事?”香嫂的心怦怦狂跳。

名字控

魏大安说,昨天他与同村的魏小财一起在老板那儿领了工资,兴高采烈地从建筑工地坐客车回家。

坐到半路,天空飘起了雪花。当车翻过断魂岭的时候,两人突然内急,就叫司机停车,下去解手,谁知刚下车,边上突然冲过来几个歹徒,举着亮闪闪的刀指着他俩要实施抢劫。那辆客车见来了劫匪,扔下魏大安两人,一溜烟跑了。魏大安与魏小财身上都揣着一年的辛苦血汗钱,怎么舍得给?两人一商量,不肯就范,跟那帮歹徒撕扯起来。几个人撕扯了几下,那帮歹徒穷凶极恶,举刀乱挥。魏大安人高马大,尽管他们身上有刀,也不是他的对手。他连续打翻几个歹徒后,慌忙逃窜。而魏小财身材矮小,力气比不上魏大安,根本不是歹徒的对手。魏大安哪里顾得上他,甩开歹徒一个人跑出断魂岭,搭上一辆便车跑回家来了!

“这么说,你把小财给甩了?那他不是凶多吉少?”香嫂担心地说。魏大安指着自己身上的刀伤,无奈地说:“我不跑,性命都难保,还能有什么法子去救他!”香嫂黯然地背过身,责备道:“你怎么那么自私?当初,是我求他带你出去的,要是他出了事,你叫他老婆怎么过日子?”

“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呀!他们手里拿着刀,要是我去救他,这不是叫我往火坑里跳吗?”魏大安的话说得不无道理。香嫂思忖片刻,说:“那我们赶紧去告诉嫂子吧,让她快些报案,或许小财还……”

魏大安呆了一下,为难的神色一闪而过。跑到门口的香嫂催他:“你还发什么愣,赶紧给我走呀!”他这才跟了上来。

魏小财的老婆叫玉儿,前几天,老公来信说,今年他能带回家1万元,老板比往年多给了3千,玉儿特地去买了好酒好菜,正忙活呢,听香嫂夫妻俩上门一说,顿时傻了。香嫂让她赶紧报警,她才回过神来。

很快,警察就找上门来,让魏大安带路去指认现场。可当警车带着魏大安与玉儿来到断魂岭的时候,断魂岭只留下白茫茫的一片雪,根本不见案发现场残留下的踪迹。警方只能先送玉儿与魏大安回家等消息。

过年了,警方也没给玉儿一个消息,也不见魏小财回家,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玉儿整天在家里抽泣,一想到丈夫身上带着那么多的钱,肯定是凶多吉少。香嫂天天过来安慰玉儿,说魏小财吉人自有天相,不会出什么事的。回到家,她又埋怨魏大安,不该抛下魏小财不管。

快到元宵时,警方给玉儿带来了坏消息,他们在堆满积雪的断魂岭搜寻到了魏小财的尸体,因为大雪掩盖,现场没有任何线索,凶手一时无法找到。魏大安被传讯好几次,都说不出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这给侦破工作增加了难度。

听到丈夫被人杀死,玉儿傻了,突然,她大笑起来,跌跌撞撞地跑到村口,看到一个男人就跑过去拉住他:“小财你回来了?哈,小财回来了!”然后又咯咯咯地大笑。

玉儿疯了,彻底地疯了!每天在村口跑来跑去,见到一个男人就叫“小财”。

看到她每天在村口疯疯癫癫奔跑的样子,香嫂好不心酸,要不是丈夫自私丢下他不管,也许魏小财会平安归来,而现在……为了弥补心中的内疚,香嫂就帮着玉儿将运回来的魏小财尸体安葬在后山坡的一块向阳地上。玉儿有一个儿子叫魏军,还在读小学,比香嫂的儿子小两岁。香嫂总觉得对不起玉儿,就隔三岔五地过去照看一下。

年后,香嫂就没打算让魏大安出去打工,想起魏小财的死,毕竟人比钱重要。魏大安不出去打工,又开始在家里重操旧业——打牌!没过上半个月,村里有人偷偷告诉香嫂,魏大安打牌输了不少钱。

这样的日子没出半个月,香嫂突然像变了个人。有天,村里人看到香嫂拉着一张脸,跑到打牌的地方将魏大安拉回家。可能她听到魏大安输钱太多,心中有气,作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想找魏大安好好谈一谈了:“玉儿她疯了,我想把魏军接过来!你看要养两个孩子,家里的收入你也知道,你还是回建筑工地去吧!”

魏大安倒也听话,二话没说,背起行囊,头也不回地打工去了。

名字控

一转眼,魏军在香嫂家一年多了。这一年来,香嫂不仅将魏军接过来住,还天天帮玉儿梳头洗衣,搞得干干净净的,可到了傍晚,玉儿又成了个泥人儿。香嫂一点也没嫌弃,她已经把玉儿与魏军当成了家里人,不厌其烦地为玉儿做事,待魏军更是视同己出,有时比自己儿子还要好。

那天,玉儿又一身脏兮兮地回来,香嫂二话没说就给她换洗了衣服,叫她坐好,端来一盆水给她洗头发。魏军看到这一幕,忍住泪跪在香嫂面前叫了一声:“妈!”

香嫂吓了一跳:“你這是干什么?”指着玉儿,“这才是你妈呢!”按照村里的习俗,魏军称香嫂为“婶”。魏军给香嫂磕了个响头:“婶,你对我和我妈这么好,我不该叫你婶,你就是我的妈,我的亲妈!我以后就改口叫你妈吧!”

香嫂面色一沉:“不行,妈就是妈,婶就是婶,你亲妈还在,我也受不起这个称呼,你以后还是叫我婶吧,这样听着顺耳!”她看到魏军跪在那儿发愣,又感觉自己拒绝得有点过了,于是说,“无论我是你的什么人,但你别忘了,你爸爸是被人杀死的,我带你来,你一定要好好读书,将来考上公安大学,当一名刑警,把你爸爸那起案子破掉,为他报仇雪恨!那才是对婶最好的报答!” 魏军含着泪点了点头。

谁知这年暑假,班主任送魏军期末成绩单上门,成绩单上两门功课都只有70多分,成绩严重下滑。香嫂拿过一把尺子,叫魏军伸出手来,狠狠地打了下去,恨铁不成钢地指责:“你为什么这么不争气?我叫你好好读书,你就拿这种成绩来报答我?你要是不读好书,怎么能当上一名刑警?怎么能抓住当年害死你爸爸的凶手?”魏军眼泪珠子就下来了。原来,自从香嫂拒绝他改称呼后,他就闹起了情绪。他觉得自己是一个没人要的孩子,就像一叶孤舟,在浩瀚的大海里漂荡,再也无心读书了,成绩直线下滑。

香嫂虎着一张脸,生气地说:“谁说我不允许你改叫就不爱你了?你叫我为妈,那你亲妈咋办?你见你妈疯了就不想要了?我辛辛苦苦养你和你妈,只想你早日成才,把你爸的事搞个水落石出,难道你就用这样的成绩回报我?你真是伤了婶的心哪!”说着说着,香嫂抹开了眼泪。

魏军见香嫂哭了,也低着头流下了泪,向香嫂认错:“婶,我错了,我以后一定好好读书,不辜负您对我的期望。”

香嫂背过身子,擦干泪。突然,她转过身来,斩钉截铁地说:“光口头答应不行,你要给我写一份检讨书,贴在门背后,每次考试前都要给我念一遍!不拿个好成绩回来,婶再也不养你了!”

魏军写了一份检讨,将检讨书贴在门后。等魏军贴好后,香嫂叫来自己的儿子,叫他在这个暑假给魏军好好辅导辅导。香嫂的儿子叫魏国强,他高魏军两届,学习成绩在班级里不说数一数二,也是名列前茅。在魏国强的辅导下,慢慢地,魏军的成绩又上来了。

一转眼,又过去了两年,日子似乎波澜不惊。魏军与魏国强的成绩你追我赶,村里人都夸香嫂的孩子带得好。

谁知这年暑假,工地传来噩耗,魏大安因作业时不小心,站在升降机下,被滑落下来的升降机当场砸死!

如同晴天霹雳,香嫂顿时愣在那儿,欲哭无泪。等她跑到工地,面对她的,是丈夫魏大安血肉模糊的尸体。更叫她无法接受的是,包工头见出了人命,竟然卷铺盖跑得无影无踪。香嫂欲哭无泪,雇了辆车,将丈夫的尸体拉回到村里。刚到村口时,就见玉儿披头散发地跑上来,拉着香嫂问:“是小财回来了吗?香嫂,你去工地把小财带回来了吗?你怎么不说话呀……”

香嫂是说不出话,她推开玉儿,回到家,在后山坡魏小财安葬的地方新建了一座坟茔,将魏大安下葬。两座坟紧挨着,就像当年两人一起出去打工时一样。下葬那天,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香嫂全身湿透,扑在坟头号啕大哭:“你这个死鬼,你怎么就扔下我不管了啊?你叫我今后可怎么活啊!”那哭声悲恸欲绝,村里人见了都禁不住抹开了眼泪。只有玉儿在不远处还痴痴地傻笑,一边叫着:“小财回来啦!小财回来啦!”

一转眼快要开学了,香嫂将魏军与魏国强叫到跟前,说:“学校马上就要开学了,国强,你爸去了,没拿到半分钱,家里再也没收入了,所以,你们俩只有一个可以继续上学,留下一个在家里帮忙干农活儿。”

香嫂的话说得没错,一个女人,死了丈夫,要养两个儿子,这日子可想而知。本来她想找到包工头,要点抚恤金来养家糊口,可到现在包工头连个影踪也没有,建筑公司也推卸责任,学校又开学在即,只有出此下策了。魏军听完,抬起头说:“婶,还是我在家帮你干农活儿吧,你带我这么多年,我已经很感激了!”

“不!”香嫂没等魏军把话说完,就打断了他,“国强,妈想让你留在家里帮我干活儿!”

“为什么?”魏国强有点不相信似的看着香嫂,心有不甘地说,“我是你亲儿子呀,我读书又比他好,为什么不让我读而让他读?”

“婶,哥说得没错,还是我留在家里吧!”魏军也说。

“不许你这么说!”香嫂歇斯底里地吼道,“你们跟我来!”香嫂转过身,带着两个人来到后山坡的两座坟前,她指着坟墓说,“魏军,你爸死不瞑目,将来指望你去抓凶手呢!本来这是我们娘俩的事,我今天当着你的面让你继续学业,我只想让你知道,你将来身上的责任是一定要找到谋害你爸的凶手!”说完,她突然扑在魏大安的坟头,“你这个死鬼,你好狠心哪,你可叫我怎么活呀!”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