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纽约爱情故事平平淡淡的日子

时间:2013-09-06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秩名  阅读:

  我很明显的感到,纽约的生活节奏比起克里夫兰是快多了。每天一大早出门赶地铁去公司,到摸着黑路过超市带点菜回家,一直等饭菜上桌吃好了饭,然后洗洗涮涮收拾完毕,再去解乏冲个凉后,就差不多已经是临睡前的晚间新闻时间了。平平淡淡的日子就这样,在不经意间,一天天地过去了。

  经过一个学期的休学,思进又继续上课了,我们的生活也恢复到了原先设想的轨迹。开学不久,思进的电话渐渐的多了起来,我从电话里开始认识了他的许多同学朋友,却没有机会像克里夫兰那样,通过聚会大家“吃喝玩乐”靠近在一起。这也不奇怪,在这儿的同学都是没有奖学金的,大多数人都得“全工全读”,实在是腾不出那闲工夫。

  在一个快节奏的都市,放慢脚步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是每一个单身的真情儿女都热切渴望的。纽约就是这样一个快节奏的都市。纽约向所有张开双臂拥抱它的人,毫不吝啬的赠送着两大礼物:孤独和隐私。隐私权是人人钟爱的,而孤独就不是那样受青睐了。寂寞难耐的孤独男女,前扑後继、不顾一切的追寻着他们感情的归宿,无怨无悔,直到尘埃落地。在思进的同学中,就不乏这样的男男女女。Lucy 刘是这群男男女女中最可爱、最勇敢、也是最值得敬佩的女孩儿。

  Lucy 是个来自北京的姑娘。在思进的一个女同学的结婚 Party 上,我终于有机会、很难得的,从声音里辨认出了他的许多朋友,Lucy 就是其中之一。那天,Lucy 高高兴兴的领来了她现在的丈夫,那时的男友 David 给我们大家认识。一听她清脆悦耳的笑声和那双看着 David 脉脉含情的眼睛,就知道她又陷入情网了。

  那天的 Party,他们都很尽兴。毕竟同学两年,平时大家散居在纽约各处,难得一聚。碰上这样的大喜事儿,哪能不借着机会疯狂一下儿。就在他们吃吃喝喝的间隙,这个跑过去调侃一下新娘子,那个又不忘出个坏点子使个花招,整治整治新郎官儿。热热闹闹的场面,让我回想起了我和思进结婚时的情景。

名字控

  突然,闹哄哄的声音停止了,耳边传来了小提琴奏出的哀婉幽怨、拖着长长尾音的优美乐曲,是大家所熟悉的《梁山伯与祝英台》。这首小提琴曲只演奏了几小节,就被人叫停了。选择拉这支曲目的人是想赞美爱情的忠贞不渝。叫停的理由,是因为梁山伯与祝英台这段美好的爱情,就像是镜中花,水中月。在婚礼上表演这首曲子,似乎不吉利,不完美。海崖文学网。

  Lucy 就是那个叫停的人。

  熟悉Lucy 的人,都知道她有过一段凄惨悲壮的爱情故事,并且常常的被人传颂着,有点儿像梁山伯与祝英台。这样的结局不是 Lucy 所要的。她渴望的,是像所有普普通通的女人一样,与自己相爱的人,结婚、生子,踏踏实实的过平平安安的生活,但偏偏事与愿违。故事要从她刚到美国的那天说起。

  Lucy 的妈妈是朝鲜人。Lucy 获得美国签证,完全是因为她舅舅在南韩显赫的地位和身份。她是90年6月,靠舅舅的经济担保,以读语言学校的方式来到美国的。这是个奇迹。给她签证的是个老美犹太人,她当时还真没想到这辈子会和犹太人结下不解之缘。

  Lucy 先是到美国中部肯塔基的一个小城市读英语。虽然她舅舅是这样的有钱有势,可经济担保也只是名义上的。出国前她带出了父母所有的积蓄,先读了一个学期的英语,同时申请了CUNY 的电脑硕士(她有国内的学士学位)。91年 Lucy来到纽约,早思进两个学期进的 Queens College 读电脑。因为她没有通过托福考试,还得再补两个学期的英语,也是“全工全读”。这对一个男生来说,已属不易,更何况是对一个女孩子而言了。

  就在餐馆打工时,Lucy 认识了来自上海的留学生小曹。小伙子一表人材,健硕的体格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深得 Lucy 的好感。他是美国一流学府哥伦比亚大学历史系毕业生,年年以优异的成绩得全奖。在获得了硕士学位后,因为找不到工作,暂时屈就在餐馆做 Waiter ,以维持生计。久而久之,曙光不再,暂时屈就似乎成了永远。漫漫长路,何去何从,难道做 Waiter 就是来美国的追求?他茫然了,无所适从了。他读书时的优越感和美国梦,全被现实生活,撕碎了,揉烂了。他情绪变得低落不堪,寡言少语,对一切都失去了信心。

  此时,Lucy 却是满怀希望。她带着对实现梦想的热情,和小曹在同一家餐馆相遇了。她到底是在北方长大的姑娘,身上又糅合了高丽人的血液,坚忍不拔,快人快语的。她娇小却不失丰满,一双会说话的眼睛透亮透亮的,浑身充满着自信与朝气。Lucy 的个性和特质深深的感染和吸引了小曹,同是天涯沦落人,两颗孤独悸动的心,很快擦出了爱的火花。不久他们就搬到了一块儿。

  两年多的同居生活是和谐幸福的。Lucy 尽情的享受着小曹的细心照顾和体贴,而 Lucy 的开朗活泼和自信,就像一股清泉,慢慢的流淌滋润着小曹干枯的心田,这无疑增添了他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93年底,Lucy 还有两个学期就可以毕业了。他俩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圣诞节到加州去结婚。小曹的姑妈在那儿,姑妈待小曹如儿子一般。他们一个月前就订好了去加州的机票,由姑妈代替小曹的父母张罗婚礼,她还包下了一半的结婚费用。姑妈把一切都准备得妥妥帖帖,只等着他们抵达加州了。

  就在动身前的一个晚上,小曹突然叫了起来:“Lucy ,我头晕,一个耳朵听不见了!”

  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 Lucy 的全身,这种感觉是以前从来也没有过的。海崖文学网。

  为了保证能有一个轻松愉快的婚礼,他们急急忙忙连夜赶到医院,想查看个究竟。不幸的是,穷人生病被抬进急诊室,得等五、六个小时才能就医。Lucy 眼看小曹快撑不住了,连哭带哀求的请护士让他们先到医生的诊断室。当Lucy 从医生手中接过小曹的化验报告,诊断结果是血癌晚期!小曹的白血球是正常人的三倍。

  那份诊断报告给 Lucy 当头一棒,令她说不出话来,胸口堵得快闷死过去了。要不要告诉小曹?她犹豫着。医生似乎看出了她的疑虑,劝她不必隐瞒,病人有权知道自己的病情。敏感的小曹从 Lucy 的脸上看出了问题的严重性,得知真相后,他使出浑身的力气,歇斯底里地吼叫着:“不可能,不可能!他们搞错了,他们的仪器出了问题。”无助的他,被判死刑般的,扣留在了医院里。他们来时是两个人,回的时候,就只 Lucy 孤孤单单一个人了。她整个人就像被掏空般,飘飘然的,无着无落的,没了魂似的,回到了曾经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家。

  这熟悉的家,带给她温暖的家,没有了他,那还会是往常那个温馨的家吗?Lucy 抚摸着小曹挂在椅子背上的夹克衫,看着房门口他随意摆放的 Nike 鞋,想着他以后可能都用不到这些了,心一酸,眼泪就再也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Lucy 肝肠寸断,绝望的流了整整一夜的泪,直到天明。她哭他的不幸,也哭老天爷对她的不公,她固执的任由眼泪在那一晚,彻彻底底的流了个干净,下决心今后无论如何不能在小曹面前流泪。

  擦干眼泪的第一件事儿,Lucy 就利落的打了几个电话,将不幸的消息通知餐馆老板还有好朋友们,她委托思进全权处理学校的事宜。接下来在小曹最早的室友的陪伴下,他们去了公立医院,办理小曹转院的手续,他被转到了专治血癌的私人医院,条件相当好,有自己的医科大学。

名字控

  再见到小曹的时候,他躺在一张高而洁白的铁床上,并没有Lucy 想得那样脆弱,除了脸色比较苍白以外,没有什么特殊的病象。小曹的医生对他们如实说了血液病的发展过程。到了晚期阶段,得常常输血,化疗期间,可能出现一系列的感染症状,必要的时候还要做换骨髓手术。

  当得知小曹没有医疗保险,他的主治医生立刻关起房门,教他们如何申请政府的医疗保险,那样所有的医疗费用便可以全免。他们打工的餐馆、朋友们、以及朋友的朋友兴起了一场募捐活动。大家的帮助使Lucy不再感到孤单,人与人之间的真情流露,温暖着她。在思进的帮助下,Lucy 顺利地得到学校批准,停修了一个学期的课。她天天陪在小曹身边,照顾他的一切。开始的一个月,小曹的情绪还算稳定。后来,就时好时坏的,那都是药物的作用。Lucy 总是说一些个安慰他的话,那种骗人的谎话说多了,连她自己都觉得可恶。

  送进医院的第五个月,小曹的病情不稳定了,医生决定做换骨髓手术,这是最后的希望,也是最险的一招。经过严格的血型比对,比小曹年轻十岁的小弟弟,刚满十九岁的曹鹰被获准来了美国。曹鹰的第一次签证被拒绝了。第二次,在万般无奈下,Lucy请求社会工作者,打电话到美国驻上海领事馆,当地时间的凌晨四点,经由值班人员接通领事家里的电话。听完社会工作者说明原由后,领事当机立断,通知办事员立刻让曹鹰去签证。就这样,曹鹰以最快的速度飞到了他哥哥的身边。

  小曹的朋友们也常来看他,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他马上可以申请美国绿卡了。他们的本意为的是激发他与病魔搏斗的决心,有了绿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可这个好消息对于小曹来说就不怎么好了,至少Lucy 是这样认为的。她早就知道这个消息了,但却没有告诉他。

  他的病情开始恶化了,身体各个部位都鼓起了一个个的瘤,药物反应也加强了。换了骨髓后,尽管被隔离在无菌室,他手臂上的皮肤还是出现了感染,得每天换药,这些事儿Lucy 都请求亲自做。她看着他的皮肤颜色,由浅而深,到了后来都变成黑色了。每天揭开他手臂上的沙布换药,就等于撕去他一层皮。Lucy 心痛的躲在病房外偷偷地哭,不想让他活受罪了,死对于他是一种肉体上的解脱。可是,小曹顽强的想活得久一点,不为自己,而是为了Lucy。他想让Lucy 跟着他一起拿绿卡,为她做最后一件事儿。他俩心里都明白,他们所剩的时间不多了。到了这个份儿上,死是容易的,而活着就太难,太折磨人了。

  小曹坚强的撑了九个月,最终还是丢下他心爱的人,带着遗憾,去了!

  Lucy 陪伴着小曹,走完了一段最艰难的人生路。

  九个月后,Lucy 又回到了学校。她人略显消瘦,眼睛变得暗淡了,以往的活泼劲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唯一没变的是那股子韧劲儿。她搬了家,又开始了全工全读的生活。她用忙忙碌碌来替代胡思乱想。由於在医院里整天说英语,她的口语大有长进。只是从此再也没有交过中国男朋友。大家都知道她的事儿,大家都很同情她,但就是不愿意和她做那种朋友了。而老美犹太人 David,每天中午都到她的餐馆,每天都坐在她招呼的桌面儿上,带给她朋友般的关怀。David 也认识小曹,也知道他们的故事。David 对Lucy 由钦佩,到仰慕;从请她喝咖啡,到吃午饭,再到吃晚餐。渐渐地,他们相爱了。

  95年6月,她终于毕业了,比思进晚了一年。毕业后,她凭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得体的穿着和自信,很顺利地找到了专业工作。从95年底开始, Lucy 和 David 搬到了一处。在和 David 相处期间,Lucy 压根儿就没有感到 David 是个美国人,他的很多价值观念和中国人非常接近,像是一个讲英语的上海人。比如,他买东西喜欢货比三家,就像小曹。这是 Lucy 潜意识里对他们作的比较。David 的家庭观念很重,时常领着 Lucy 去看望父母。David 的父母待 Lucy 也很好。他们还“偷偷地”告诉 Lucy, 过去 David 曾有过好些白人女友,后来都因为她们“不懂”怎样过日子而告吹。David 的父母特别喜欢 Lucy,由此,也认定中国女孩儿会持家,会“过日子”,在亲戚朋友那儿到处现宝似地吹。

  但是,这些年来美国人越来越怕结婚,相爱的人同居就行了,何必要那一纸婚约呢?在离婚率越来越高的今天,有时同居比结婚反而时间还长久,更经得起爱的考验。持这种观点的人并不少,好莱坞著名电影明星 Goldie Hawn 和她老公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他们同居至今二十几年,都添了孙子辈,也没有感情出轨。相反,倒常常听到结了婚的双双对对,很快又离了。David 就是持这种观念的人。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