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午夜求爱

时间:2013-09-08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周衍辉  阅读:

  男孩从师范学校毕业那年,还不满二十岁,分配到一所偏远的乡村小学。事实上,他本来可以去镇上的中学的,谁都没想到他竟主动提出到那所条件艰苦的小学去。不过,这也很好解释,因为那里有他喜欢的一个女孩——毛小玉,他们是师范学校同级不同班的同学,上学时她就是他暗恋的对象。然而,让他苦恼的是,毛小玉好像对他一点意思也没有,相反,听说她的一位初中同学一直在追求她。他是剃头挑子一头热。那段日子里,他痛苦极了。

  他是学校唯一住校的男教师,另外还有包括毛小玉在内的三名女教师。他的宿舍在教务处的里间,同时兼作广播室。而女教师宿舍就在隔壁,经常有音乐声和女孩子的嬉笑声传过来,每每让他有些神不守舍。他真的不知道到底怎样才能获得毛小玉的芳心。平日里,他们在一块儿吃饭,饭后一起出去散步、谈心什么的,关系还算融洽,但他却是个矜持的人,一直羞于说出心中的爱。有时候,他觉得自己真是没用。

  转眼间,到了冬天。随着冬天的第一场雪的降临,他的心也降到了冰点。他对毛小玉有意思,全校的同事都心知肚明,并经常当着他俩的面打趣,他也一直在努力接近毛小玉,但不知为何,毛小玉始终不为所动,顶多脸一红,笑笑,一言不发。他简直快要崩溃了。

  在学校里,他跟教体育的李尚杰老师关系不错。李老师是本村人,长得高大威猛,为人豪爽,对他一直很照顾,他便经常到李老师家里玩。那天,快进腊月了,李老师过生日,晚上叫他到家里喝酒,两人聊得很投机,不知不觉中他有些醉了。回到学校时已经快十一点了,传达室看门的老人碰巧那天家中有事,就没来。他便从铁门上面翻了进去,刚回到宿舍,酒劲儿就上来了,他钻进被窝,倒头便睡。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迷迷糊糊中突然听到窗外有脚步声,一激灵,他翻身坐起,侧耳细听,从不远处传来“啪,啪……”的声音,像是有人在撬窗户……他的头“嗡”的一声,心也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不由得浑身发抖。他屏住呼吸,胡乱套上衣服,也不敢开灯,顺手抄起床边的一根铁棒,摸索着到了外间的窗前,向外望去,淡淡的月光下,果然有几条黑影在晃动。他吓坏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一时只觉得心跳如鼓,几乎无法呼吸,蹲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

名字控

  这时,他突然想起隔壁的毛小玉她们,心里一急,不由得出了一身大汗,大脑也慢慢冷静下来。略一思忖,他“啪”地打开了室内的灯,然后,飞快地冲进里间,打开喇叭开关,习惯性地用手在话筒上拍了拍,“噗,噗”,架在屋顶上的高音喇叭响了,他的心一颤,张口就喊:“李尚杰老师,李尚杰老师,听到广播请马上到学校来;李尚杰老师,听到广播请马上到学校来……”他反反复复地喊着这两句话,由于紧张,只觉得嗓子眼发干,声音都变了调。已经是午夜时分,万籁俱寂,人们早已进入了梦乡,高音喇叭突兀地传出这么一串急促的话语,当真有些惊心动魄。事后,连他自己想想都感到好笑,他喊人怎么能喊得那样有板有眼,俨然是村里大喇叭里村主任的语气。当然,对他来说,这纯属灵光一闪,急中生智,加上李尚杰的家离学校也就二三百米,向他求救也是有道理的。

  他也不知道喊了多长时间,停下来的时候,只觉得出了一身汗,身上一片冰凉。这时,他又想起隔壁的女教师宿舍,不知毛小玉她们那边的情况怎样,有没有被吓着。他举起拳头,对着墙“咚,咚,咚”地敲了起来,同时,大声喊着:“毛小玉,毛小玉……”不一会儿,隔壁也传来“咚,咚,咚”的声音。那一瞬,不知为什么,他的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突然,他有些情难自抑,对着话筒高声喊了起来:“毛小玉,我爱你;我爱你,毛小玉……”声音通过高音喇叭传了出去,一直传到很远的地方。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心好像也飞了起来。当李尚杰老师提着一把铁锨赶到的时候,他也举着铁棒冲到了女教师宿舍门前,里面已亮了灯。一看防盗门窗安然无恙,他那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腿一软,差点跌倒。听到他俩的声音,女教师宿舍的门打开了,他一抬头,看见头发凌乱、穿着红色羽绒服的毛小玉,隔着防盗门正深情地看着他,眼角还挂着泪。

  “你这小子,后来都喊了些啥呀!”李尚杰看了看他和毛小玉,嘿嘿地笑了。他挠了挠头,也跟着“嘿嘿”傻笑起来。

  十多年过去了,他和毛小玉仍时常重温那个刻骨铭心的夜晚,他觉得那是他能想到的最浪漫的求爱,又惊险又刺激。

  那个男孩就是我。而毛小玉,是我女儿的妈。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