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生命之弦

时间:2018-01-12    来源:www.aikann.com    作者:冰客  阅读:

虹在这三年内如果找不到一个能够理解她心中创伤的人,去牵住她那条脆弱的生命之弦,她会选择自杀的。这是三年前虹最最亲密的朋友荷早就预料到了的。然而荷无法去牵住虹那条生命之弦,因为荷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荷又和她一样是女性。因此,虹在三年后的今天才真正应了荷的预料。

认识纯,虹的心中有着永远都抹不去的记忆。那是在几年前的一个春夜,细如牛毛般的春雨滋润着含苞待放的花朵。虹那身粉红色的毛衣和一袭长发勾勒出了她19岁应有的单纯和美丽。细雨在虹的身上落下了粒粒珍珠,她的发丝已湿湿地打在了脸上。虹推开了纯那扇关闭着的木门,只看见纯端坐在书桌前,就着一盏昏黄的台灯正入神地写诗。桌子和一个小小的书柜上整齐地码满了各种文学名著,太多的图书还占据了纯一张小小的单人床。室内简单的摆设配衬出这位充满灵气的年轻诗人的气质来。虹是来向纯返还她借阅纯的诗稿的。

虹伸出了那双已被初春的微寒冻得有些冰凉的手,当她触到了纯被室温温暖的双手时,虹感到一股暖流流遍全身。透过虹那双冻僵的双手,纯接到的是虹返还的丝毫也未被雨水淋着的诗稿,那一刻纯从内心里受到了感动。然而就在纯接住那沓手写的诗稿放下的瞬间,他看到了打出来的整整齐齐的样书。微弱的灯光下,纯感到似乎有一些晶莹的东西在他眼眶里转。

虹是不会打字的,而她的工资每月仅有几百元,打出这么厚厚一本诗稿,至少也得花费200元。细心的虹还专程为纯买了一个软盘,将打校好的诗稿拷贝好一起送来的。纯打心眼里受到了感动。纯之所以始终没有将诗稿打印出来,是因为他那微薄的收入压根就无法支付那昂贵的打印费。他从内心深处更知道虹打印诗稿,是从她省吃俭用节约下来的血汗钱中支付的啊!那晚,在微黄的灯光下,他们谁也无法找到开口说话的理由,他们缄默着。初春的微寒并没有吹进这个小小的居室,相反,那细细的春雨则是在默默地滋润着这春天的花朵过早地开放。

那夜,纯小屋内的灯光彻夜未熄,直到天明。

名字控

……

那夜,纯在虹的心目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纯英俊伟武,性情温和。在父母身边长大的纯,自小受到父母的溺爱,所以凡事对父母的依赖就过多过强。而虹则是一个文静内秀、心地善良、纯洁无瑕的女孩,她爱憎分明,对自己的所爱大胆追求。虹欣赏纯的诗人气质,纯则喜欢虹美好的心灵。

春雨的滋润总会让花朵争艳地开放,让小草在大地上吐翠。当花朵开放,大地吐绿之时,春雨就会消失在深深的土壤之中,成为了虹和纯爱情的营养。虹和纯在这种滋养之中跌入了深深的爱河,不能自拔。花前月后,亭台柳影,都成为了他们倾诉的地方。在他们相聚的夜晚,他们都保持着男女那种应有的真纯,这使虹觉得和纯相聚永远都有一种安全感。

春天的花朵总会被夏天的狂热冲击得荡然无存,经过暴风雨的袭击,有的会见到清澈明净的蓝天,有的则会被卷到四海天涯。待到秋天时,不是所有的花朵都能结出果实,被凋谢的总会留下一丝丝伤感

纯的父母最终知道了虹和纯恋爱的事,纯的父母以纯还小,不能因此而误了前程为由,一下棒打鸳鸯。沉入爱河的纯和虹怎能忍承受如此之大的打击。纯终于在一个深夜收拾起简单的行囊,离开了这座小城,跨上了南下的列车。那夜,虹在站台流下的泪水让日后栖居在南方的纯始终挂念。

虹则在又一个夜晚服下了安眠药准备离开这个世界,幸被室友发现送医院抢救脱险。

纯离去的日子,虹极为伤心。走过那个秋天,欲死而未死的虹痛苦地度过冬天。而整整一个冬天,虹也未接到纯寄自南方的一封信,她的心如同掉在冰窟里。

三月春到,大地复苏,阳春开泰。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那个漫长冬季的。然而,春天带给虹的并不是春的消息。虹收到一封南方来信,信出奇的薄,仿佛一只空空的信封。虹失望地打开了来信,信上的字迹依然是那么的眼熟,但内容却变得那么的短,短得仅有一句话:“既然世界将我们隔离,那就让我们把那段时光作为美好的记忆珍藏。”

春寒。春寒……

虹在这个倒春寒的天气里又跌入了另一个深谷。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