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启蒙的反思》引发争论

时间:2012-11-0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阅读:

 

 

海外新儒家与国内学者交锋

海外新儒家代表杜维明和燕京学社研究员黄万盛长达八万字的对话录《启蒙的反思》(收入江苏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同名书)引起了学者的强烈反应。学者秦晖对两人对话发表了不同见解,而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徐友渔则提出了激烈批评并认为,“对话中的多处论断草率、随意,要引发深入的讨论和评价很困难。”

徐友渔、秦晖表示异议

在《启蒙的反思》一文中,杜维明、黄万盛反思了西方现代性和中国的启蒙运动,黄万盛称,“我们的目的就是吸取西方现代性的经验和教训,利用中国传统资源中积极的一面,让中国的发展少走弯路。”

秦晖说,“启蒙运动实际上就是提出了一个群己权限问题,这个问题到现在在西方也没有解决,但是它解决了一部分。很大一部分群域与很大一部分己域都是已经落实了的。”

名字控

“凡是你认为是个人权利的东西,就应该是个人选择的。公共领域的东西就不能个人选择,而应该让大家来选择。”

早年研究分析哲学的徐友渔对对话录提出了最强烈、尖锐的批评。“我觉得这个文本把他们自己的意图、立场和观点传达得比较充分。在当今中国的思想舞台上,反对启蒙的有两股力量,一股是后现代,一股是新儒家,而杜维明先生对这两种资源都非常熟悉。

……两人的对话铺得很开,但是,我只看到一种意图的宣示,我的问题是你提出了那么多、那么高、那么广的主张以后,有没有论证?我在阅读对话中的每一段几乎都要想到,这些话能不能信?“徐友渔称,“我从两方面来说。一个方面,这些对话的几乎每一段都是问题,这些段落里的大部分句子在学理上又有小问题,另一个方面是,所有正面的、核心的观点都没有论证,那我只知道你的观点,没有看到你的证明。”接着,徐友渔做了详细举例。

杜维明、黄万盛回应批评

黄万盛首先对徐友渔的激烈批评表示了欢迎,“越是激烈的观点,越能促使我们去考虑,在将来有没有可能把这些问题处理掉,解决掉。可能意见还不够尖锐。”黄万盛说。

黄万盛解释了他与杜维明先生对话的起因和过程。“杜维明先生对启蒙的反思比1990年更早。对话有一个好处,双方可以在各自的语境上面对一个共同的问题把更多的资源带进来。虽然不那么严谨,但是创造的话语语境可能变得更加丰富。我跟杜维明的合作(对话)主要是启蒙的反思,这是出来的第一个文本。我们希望杜维明与其他人的对话陆续出来。”黄万盛说,“确定对话之后,我起草了一个讨论哪些问题的提纲,这个提纲出来到开始对话有两年半的时间,期间我们一直在交换这个提纲。

我们对我们将要讨论的问题意识有一定程度的考虑。

也许,我应该把我提出论述有关的书目做一个注释,这个问题我将来可以考虑。但是,如果把每一句在西方学术界都有共识的话加上注释的话,这个工作量会很大,有时候太过繁琐,甚至还有一点炫耀自己。“徐友渔下午发言的时候,杜维明因故不在座。大致了解了徐友渔发言内容之后,杜维明为自己的一些说法进行了辩护并表明了这些说法的来源。针对澳大利亚学者梅约翰“杜维明先生有些研究已经过时”的说法,杜维明反驳说,“我说他的研究已经过时了,而且他得出的结论与八九十年代世界各国的政治局势变化有关。”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