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借月光

时间:2020-02-17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刘建平  阅读:

很久以前,滹沱河边有一个苦命的孩子叫周根,被码头老板薛彪买来当苦工。薛彪是个有名的狠心肠、铁公鸡,每天催逼周根扛着大包小包装船卸船,一刻不得休息。

周根是一个善良又爱读书的孩子,跟码头来来往往的人学习了认字,又不知从哪儿找来了书,晚上休息就借着码头上的油灯读书。一次,薛彪巡夜时看到了,扣了周根的工钱,还增加了他的工作量。周根没办法,只好趁干活时捡几根松木,晚上在睡觉的窝棚里点一根火把,就着火把看书。

一天,薛彪悄悄跑到窝棚看周根在干什么,发现了周根的松木火把,又把周根狠狠地揍了一顿,书也被撕得粉碎。薛彪走之前扔下一句话:“码头上的一草一木都是我的,不经我允许,谁也不能私用。你要有本事把月光搬进屋里看书,我就管不着了。”

周根从窝棚里钻出来,看着昏暗的月光发起了呆。别说把月光搬进屋里,就是在月光下睁大了眼睛也看不清书上的字迹,恐怕以后再没有别的办法看书了,周根不由得伤心地哭了起来。

这时,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孩子,能帮帮忙吗?”

haiyawenxue

周根扭头看见一个白发老婆婆,她正在月光下拿着木瓢往一只小木桶里舀着什么。周根抹了一把眼泪,跑过去问:“婆婆,这么晚了,你还在舀什么?我来帮你。”

老婆婆笑着说:“我要把月光舀进桶里来,回去照亮屋子绣花。”

周根听了一愣:“月光怎么可能被舀进桶里呢?”

老婆婆遞过木瓢,说:“别人的桶不行,我的桶可以,你试试。”

周根接过木瓢,在月光下轻轻划拉一下,木瓢里顿时亮晶晶的,他凑到木桶前一转手腕,月光就像清水一样流进了木桶。

太奇妙了!周根不禁心驰神往,如果自己有这样一个可以收集月光的木桶,该多好啊!

老婆婆看出了周根的心思,拍着他的肩膀,说:“你喜欢读书,这只桶就借给你了。”

周根不忍夺人所爱,转身要说什么,老婆婆已消失在了夜色中。

周根看木桶里已经装满了月光,就将木桶提回了窝棚。他将书凑到桶口,看起来还是有点费劲,他就用木瓢舀出一些月光,往空中一扬,月光飞了出去,落在了棚顶上,窝棚里顿时有了亮光。周根明白了,他一下一下地将月光舀出来,抛洒在每一个角落,窝棚里越来越亮堂,最后竟跟白天差不多了。周根高兴坏了,他把书修补好,痛痛快快地读了起来。

那天开始,周根每晚都去院子里舀月光,在窝棚里抛洒月光照亮,他再也不用为看不了书而发愁了。

这天夜里,薛彪巡夜,看到周根的窝棚缝隙中透出了光亮,断定周根又偷了什么东西在烧。薛彪怒气冲冲地踢开了门,一阵亮光直冲过来,照得薛彪一时睁不开眼。等他缓过来才看清楚,整个屋子没点灯也没烧火把,但是墙壁、屋顶、地面却发出了明晃晃的光。

薛彪吼道:“你又把什么给烧了?我不是告诉你不要动我这里的一草一木吗?”

周根不紧不慢地说:“我这是借来了月光。你的一草一木,我都没动过,放心吧。”

薛彪一时被噎住了,他立马换了一副笑脸问:“借月光?”

周根没有隐瞒,把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薛彪。

haiyawenxue

薛彪拎起木桶和木瓢就往外走,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咱到别的屋里试试。”

周根跟着薛彪到了另一间黑屋子。周根说了方法,薛彪舀起月光乱泼一气,黑屋子顿时亮如白昼。薛彪不禁大喜,对周根说:“你这个桶归我了,以后啊,我允许你点松木照明,怎么样?”

周根抗议道:“这桶是一个老婆婆借给我的,我要还给人家呢。”

薛彪拉下脸,瞪着周根说:“哪有什么老婆婆,你别哄我了。”说罢,薛彪拿着木桶头也不回地走了。

周根失落地回到窝棚,在周围转了好几圈,想找到老婆婆道歉,始终没找到人。虽然薛彪同意他点松木火把,倒也耽误不了读书,但他心里沉甸甸的。

薛彪得了宝贝,高兴坏了,他请来一帮客人大开宴席。这些人对薛彪阿谀奉承一番,乐得薛彪“哈哈”大笑。

有人出主意说:“薛老板的宝贝装下月光,就能让屋子里这么亮堂,如果装来太阳光,不知道得多亮呢!”

薛彪听了,一拍脑门说:“你这个主意好,我居然没想到!明天我就装太阳光,到明天夜里,再请各位朋友光临赏宝!”

第二天,太阳当头,阳光普照,薛彪拿出木瓢将阳光一下一下地舀进了木桶,眼看木桶中光彩绚烂,薛彪这才满意地提桶回家。

天刚黑下来,没等客人来齐,薛彪就迫不及待地将木桶放到了客厅中央。他手持木瓢,指着木瓢里红彤彤的阳光说:“现在就请大家看看我这无价之宝的厉害,今天,客厅将会比昨夜更亮!”

薛彪手一扬,阳光落到了房顶上,客厅顿时亮了起来。在大家的赞叹声中,薛彪左一瓢、右一瓢地抛洒起来。不一会儿,客厅里如同烈日当空,大家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满头满脸地出汗。

客人们都受不了啦,一边脱衣服一边大声喊:“薛老板,快停手吧,热死人了。”

薛彪只洒了半桶阳光,意犹未尽,但自己也热得受不了,只好停手,对家丁说:“把窗户开开,透透风,等阳光散去些就好了。”

没等开窗户,薛彪就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他吃了一惊:“谁的衣服烧着了?”

客人们逐一检查衣服,个个衣服都没事。家丁们突然喊道:“老爷,不好了,窗帘着火了!”

看到窗帘的火苗往上蹿,客人们吓坏了,立马站起身往外跑,客厅里顿时乱成一团,一个个跌跌撞撞、东倒西歪。

有人不小心踢翻了薛彪的木桶,阳光淌了一地,烧着了地毯和家具。薛彪止不住混乱,他只能抱起木桶,跟着大家跑了出来。

客厅连着薛彪家的仓库,仓库里是薛彪攒了一辈子的财物。他立马召集家丁们灭火,可火势凶猛,家丁们全跑了。薛彪心急如焚,自己端了木桶灌满了水去灭火,结果把头发、眉毛全给燎没了,他光着脑袋败下阵来,坐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那些客人本都是势利眼,眼看薛彪的财物付之一炬,都冷笑着走了。薛彪哭了一阵子,看看怀里的木桶,安慰自己:“好在还有这个宝贝,我卖了它,也能得一大笔钱,还能从头再来!”

薛彪刚要起来,一抬头却看到周根和一个老婆婆站在一边。老婆婆说:“我本想用月光桶帮助周根这孩子,你却利欲熏心,硬把桶给抢走了。用来装月光也就算了,还敢用来装太阳光。烧了自己的房子和财物,那是咎由自取,怨不了别人。现在,把木桶还给我吧。”

薛彪紧紧地抱着木桶不撒手:“这是我的,谁也别想拿走!”

老婆婆叹口气,说:“你愿意要就留着吧,装了阳光,刚才又灌了水,桶已经废了。”

薛彪不信,立马去舀月光,果然再也舀不起来了。薛彪绝望地大喊一声,瘫倒在地。

周根呢,在老婆婆的帮助下,获得了自由,从此全身心地投入到读书中,后来考中了进士。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