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锁龙井

时间:2018-07-10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徐文新  阅读:

继道一行晚餐后来到东方明珠广场上乘凉,舞捧着超大号的冰激凌甜筒,站在一边,很开心的啃得见牙不见眼。

舞突然哎呀一声,举起右手捂住耳朵。

继道奇怪:怎么了?

舞没有回话,眼睛定定的看着前方。伸出小指使劲掏耳朵,一脸困惑。

过了一会,舞说:刚才一个身穿青衣,四十多岁的中年妇人披头散发,口中喊着我的儿呀,纵身向一个金色的光罩撞去,但光罩纹丝不动,她撞得头破血流,倒在地上。缓囗气又跳起来去撞,反复不停。光罩内是一口井,一条黑色的龙不断发出牛吼一样的声音,翻滚着露出脊背,搅动的井水不停翻腾。

名字控

继道问:刚才?

舞:好几天了。前几天刚来上海,经过九龙柱时,嗅到龙族气息,就看到她了。没搭理她。这几天一直出现在我面前,也没搭理她。刚才在耳边惨呼一声,吵到耳朵了。

继道生气道:要不是吵到你耳朵,是不是还不管?就像从前一样,假装看不见?

舞很凉薄:是。

继道:为啥?

舞翻翻眼睛:不想管闲事。

继道:.......

继道转转眼珠,一笑:你若是不管,还会吵你。说不定越吵越厉害......你不嫌烦么?

舞:......管。

青衣妇人泣道:老妇的儿子当年因为和别的龙族争夺龙穴,误伤其他龙族性命,被铁链穿腹,金光罩身锁在此处。老妇心疼幼子,儿子锁了多久,老妇人便撞了封印多久。日日撞击,想着总会有一天,撞开封印,救得儿子出来。奈何封印专门禁忌龙族,老妇撞得这几千年,还是这般坚固,儿子还是日日锁在井底受苦。

舞:我哪有本事打开专门禁忌龙族的封印啊?你以为那是甜甜圈么?

青衣妇人扯住舞的裙摆:求天君相救。您的心念纯净如莲,只有纯净纯善的力量,才能轻易打开封印。封印对老妇人如山,对天君如纸......

舞:打不开怎么办?

青衣妇人:求天君一试!若能救出儿子,老妇情愿将双眼挖出赠与天君。

舞:我要你眼睛有什么用?

名字控

青衣妇人:老妇的眼睛是两颗夜明珠,可在夜间视物如白昼。是无价之宝,是老妇身上最贵重之物。天君若救得小儿出来,情愿挖目赠与天君。

舞心中很是感动:现代科技发达,时时处处都有灯光,不要你的眼睛。你的儿子在哪里?我去试试看。

老妇磕头谢道:在静安寺锁龙井中。

愿祈佛手双垂下,摩得人心一样平。

继道正在欣赏静安寺山门上的对联,一个中年女人走到舞跟前说:看看相吧,您有大富贵呢。

舞看了她一眼,没说话,掏出二十元钱给她,转身离开。

女人收起钱来,继续纠缠不休:有钱难买早知道,也许能让你逢凶化吉呢.......

舞很不耐烦:你能看什么?你要真能看出什么,你就会知道我们是谁!就不会说这些话了!去忙别的吧,我们不用。

中年女人愣愣的站了一会,又去招揽别的生意了。

继道看了舞一眼,感受到舞很不安的情绪,不由问道:你怎么了?这么大脾气?不能好好说话吗?

舞焦躁的转身朝向马路一侧,使劲跺着双脚:我感到有一股很悲伤愤怒的能量从马路中间附近传来,顺着双脚往上攀附游走,震得我腿疼脚疼。太痛苦了!不行,我得去救它出来!

继道和舞走进山门,径直向右边的钟楼走去。

舞站在钟楼内,静静观察了一阵,说:这口钟就是一个能量罩,对被锁的黑龙有压制作用呢。要想释放黑龙,得和这佛寺的主人商量,走,咱上大殿去见见主家吧。

舞顶礼:本师,弟子想救那黑龙出井。

释迦牟尼佛:你为何要救它?

舞:只想放他母子团圆。

释迦牟尼佛:此物凶性未改,要是放了你可担得起这份责任?!

舞倔强道:小女子未想那许多。只是觉得上天对万物要有管有教,它犯了错要教育它,而不是这样只罚不教,只是这样锁着让它受罪。

释迦牟尼佛:你若心意已决,可以去放它一条生路。只是放它不能白放,你得用自己身上的东西来换。

舞:您同意放它便好。至于报偿,小女子所有的,您看着想拿啥就拿啥吧。

释迦牟尼佛笑笑,手中金光大盛。舞只觉一股强大的压力袭来,不由自主俯下身去,匍匐在拜垫上,浑身关节处疼痛不已。只觉得点点金色的蒺刺一般的物事,从两腿关节处,后腰,后心,两肩,肘部的关节处和头顶纷纷被拔出。

舞强忍疼痛,在拜垫上匍匐着,感觉蒺刺出净,稍缓口气歇歇,叩头顶礼拜别,头也不回快步走出大殿直奔锁龙井。

耳后只听得释迦牟尼佛叹道:堪为众生之母。

大殿前的香炉香烟袅袅,有淡淡的烟气飘出,透出一股不可捉摸的神秘。继道静静的站在舞的旁边,看到舞的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心中莫名的一紧,口中不由的开始持念起自已的本尊真言。

舞的汗水越出越多,继道心中的担心越来越重,但也不敢惊扰到舞,只能凝神持念真言,密切关注周围的环境,为舞护好场,以免惊扰到舞。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舞脸上的汗水不停下流,身上的汗水已湿透了背上的衣服。

终于,舞深深的吸了一囗气,慢慢睁开了双眼。

疲惫地说:先给我点热水喝。

喝完继道递过来的热水,舞又平静了一会,说:好险,差点闯祸。

继道问:你怎么样?

名字控

舞说:这次受伤挺重,得好好疗养。

继道心中一沉:要紧吗?

舞说:还能坚持,放心吧。看着继道紧张的神情,舞疲惫一笑:放心吧,死不了,只是有点累。看继道还不放心,舞说,坐下吧,和你说说发生了什么。

舞震撼的看着高大的金色封印光柱。金色能量不停流转,深色封印咒语隐隐而现。舞试着用手去拍那金色光罩,本以为要费一番力气才行,谁知那光罩触手而散,那黑粗的铁链也随之消失。

舞心中大喜,愣神之际,一条黑龙冲了出来,随着一声巨大的龙吟,向舞猛扑过来,张囗便是一团烈火。舞本能的一抬手把火拍了回去,紧接着黑龙第二口火又喷了过来,舞吃惊的又把火拍开。黑龙一看伤不了舞,转身向空中逃去。

舞大惊,深怕它逃去别处为恶,身形大涨,长臂一伸,抓住龙尾。龙尾黏腻湿滑,舞自小膈应黏腻湿滑的带鳞之物,一失神手里便失了力道,抓握不住,黑龙一挣便从手中逃出,转身冲舞扑来,身体如索,缠上了舞的脖子。那青衣老妇一看这个情形,也化身为一条青龙,直接以身做剑刺入了舞的右胸。从右胸刺入,从左胸穿出,舞的身体立马被穿出两个大洞。黑龙的背鳍坚利如刃,在舞脖子上切过,舞即刻身首分离。黑龙和青龙以为舞已死,转身向天空飞去。

舞大怒。从前虽然不情不愿,也救助过很多众生,从来没有一例是如此让舞感觉如此恩将仇报,心中气愤不已。能量之身自动合一,身形暴涨,突然间变成了一个彻天彻地的巨人,左手长臂一伸,抓住拼命逃跑的黑龙,揪住龙尾巴,咬牙切齿的往地上摔了两下,黑龙被摔昏过去,就像一根筷子一样全身僵直不能动了。

舞拿出一只口袋,把直挺挺的黑龙丢进口袋。斜眼聛睨一旁吓呆的青龙,右手一抓,把青龙一起丢进袋子,随手把袋口的绳子一系,抖手丢进了锁龙井中,一挥手,封印之光连母龙一起罩了起来。只是没再用铁链锁它们。

这时黑龙变成了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那青龙又化成了那个中年妇女。小孩问它母亲:她会把井水烧开煮了我们吗?母亲浑身哆嗦的搂住孩子,两眼失神。半晌对孩子说:天君心慈,不会伤害我们的,她要真想伤我们,刚才你我早就没命了。她摔你之时,暴怒之下,手中犹自留有力道呢。

继道抹了一把头上的汗,长舒了一口气:幸亏去年弥勒菩萨赠你的乾坤袋,这次真是个教训,以后再处理这类事一定得小心。

舞喝了一口水,叹了口气:是青龙的爱子之心让我心软了。这次失误,迷于外相,没有细细盘问清楚缘由便擅自动手了。

继道说:今天经历了这场惊险,虽说没有放成它们,你却把自已放了,也算是天道好还,意外之喜了。

舞一愣:此话怎讲?

继道一笑:你还记得佛让你用自己身上的东西换它们出来时,你怎么说的吗?

舞想了一下说:当时说,那你看着想拿啥就拿啥吧。

继道一拍手:就是这一句话!如果当时佛问我这句话,我会先问一问,需要用啥换?因为我要衡量计算一下,我为了救它,我要付出的代价值不值。如果对我没有伤害,我会考虑去换,如果对我伤筋动骨,我就会放弃。因为在我的心中这事可做可不做,如果对我没伤害,顺手的事,做做也行,但首先要保证我的安全,如果为了救这个未知的不认不识的畜生,伤害到我自已的话,我是不会去做的。再说它在这里锁这么多年了,不救它也死不了,但为救它伤害到我自已,那就不值了。而在你的心中,只有想救黑龙这件事,沒有丝亳的“我”的利益得失在,没有任何的计较评判,这就是无我!

舞听了半天茫然地说:当时没想到这些呀。

继道说:没想到就对了,就因为你的心中无我,然后直心而为,你才想不到这些,你才能与天地之心相应,生养万物而不自持,你才能与众生之母相应,就因你这一念相应,你解放了你自己!你也救了你自已!

舞迷惑地看着继道:我怎么解放了我自已?

继道叹了一口气:你还记得你说“那你看着想拿啥就拿啥吧”,说完这句话后发生了什么?

舞说:当时佛从我的两腿关节处,后腰,后心,两肩,头顶拿走了一些东西,我也不知道拿走了些什么,只是觉得身上和原来不一样了,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出来。

继道笑了一笑说:你不知道佛拿走了什么,但我知道。

舞也回过神来了,问:拿走了什么?

继道说:对你自己的禁制!其实所有的禁制都是自己给自己下的。当你想去做超越自己以为的、现有的能力之事时,这个禁制就会被打开。你的能力也会增强。释迦佛不是故意难为你,也不是贪心想要你什么东西,而是基于你的心愿,帮你打开你的本来具足的能力而已。

舞一愣,恍然大悟:还真是这样,前两天和东岳大帝的儿子冲突时,我还只有挨打的份,今天这两条龙在我手里就变得象玩具了。还真是这样。那你说我救了自己是啥意思?

继道很无语的看着舞:当你被青龙贯穿胸腹,黑龙让你身首异处时,你在想什么?

舞想了一下:当时有点着急,只想着还没有彻底调服它们,不能让它们跑到别处去作乱。

继道说:你当时想过你身首异处会死吗?

舞茫然的摇了摇头:没想过。

继道说:如果你当时有一念恐惧,想到自己,想到死亡,你这会可就真死完了......正因为你心中无我,无生死,无恐惧,生死才伤害不到你,你也才堪与众生之母相应。

继道无奈的摇了摇头:唉:你是傻人有傻福,我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苍天有眼,神目如电,世道好还,看来还是做个傻人好。

舞看了继道一眼:我这傻子要没你这聪明人照应,自己不懂人情世故,也不知死多少回了,你还是继续做个聪明人吧。

继道无语,闷声说道:那今天就这样吧,先回去给你疗伤,明天去杭州灵隐寺玩玩。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