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寻匪记

时间:2020-02-17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他他  阅读:

祸从天降

从哈尔滨往呼兰去,过了松花江不远,有个屯子叫于金店。

于金店有一个大地主,姓葛。葛老爷只有一个儿子,大伙儿都管他叫葛大少。葛大少在哈尔滨念书,学过俄语,学成之后他本想留在哈尔滨干一番事业,葛老爷却把他叫回了家。葛大少心里烦闷,想干点啥解解闷,就迷上了滑冰。

离葛家不到五里地,就是松花江,正好是大冬天,葛大少便天天去这天然的大溜冰场滑冰。这天,风大雪大,气温有零下四十多度,葛大少嫌冷,就没出去滑冰。

这一天,就出事儿了。

清朝末年,俄国人在东北修了一条中东铁路,铁路沿线都架上了电话线。这天可能是太冷了,电话线被冻脆了,风刮雪打之下就断了。断的这一截,恰好在于金店大屯子西边这一段上,于是就有两个俄国兵背着枪,来修电话线。

haiyawenxue

两个俄国兵一人扯着电话线的一头,往电线杆子上爬。为了尽快完成任务,他们向上爬之前,摘掉了背着的大枪,脱掉了羊皮大袄,扔在一旁,轻手利脚地向上爬去。

这时,有两个胡子从这儿经过。胡子是东北方言,就是土匪。两个胡子见着地上的枪,顿时两眼放光,偷偷摸过去,抱起大枪就跑。声音惊动了电线杆子上的士兵,两个士兵低头一看,吓坏了,电话线也顾不上修了,急忙沿着电线杆子往下滑。

其中一个士兵下来得快,下来后就在后边追。一个胡子回过头,端起枪,“砰”的一枪打在了士兵胸口上。等另一个士兵赶过来一看,伙伴已经断气了。他不敢追了,躲在一根电线杆子后边,叽里咕噜地喊叫起来。

那天,一起过来检查电话线的还有七八个俄国兵。听到枪响和求救声,他们急忙跑过来。见此情景,两个士兵跑回去报信,其余的就去追逃跑的胡子。

那两个胡子也缺德,见俄国兵追他们,怕暴露老窝,没敢直接往回跑,而是跑进了于金店大屯子,从大屯子中间穿过去,又从屯子后边折回来,绕着小道跑了。

俄国兵跟着进了屯子,没有找到胡子,认定胡子就躲在屯子里。很快,援军到了,一个俄军上尉带来了五十多个俄国兵,还用马车拉来四门大炮。上尉听完汇报,气坏了,命令手下摆好大炮,准备向屯子里开炮,要屠掉整个屯子。

炮口逃生

这又是枪响又是拉大炮的,葛大少哪能不知道呢?他急忙对家里的长工们吩咐了几句,冲出院门,对着上尉用俄语喊:“革必旦,不要开炮!革必旦,不要开炮!”

俄军上尉见葛大少和长工们赤手空拳,身上没有武器,也就没怎么防范。葛大少冲到大炮前,忽然回头一挥手,站在大炮底下的长工马上架起了人梯,把葛大少和另外三个长工都塞进了大炮筒子里。

这下子,俄国人傻眼了。大炮筒子里塞了人,炮弹打不出去,就会在炮筒子里直接爆炸,炮筒子就会炸膛,整门大炮就废了。这还咋开炮啊?

几个俄国兵冲过来,要把葛大少他们从大炮筒子里揪出去,葛大少急忙又用俄语冲上尉喊道:“抢走你们枪、杀了你们人的,不是我们,是过路的胡子,不信,我可以領你去看他们的脚印。”

看脚印?下了半天大雪,刮着大风,还能留下脚印?俄军上尉让葛大少给整笑了,戏谑地说:“好,你带我去找。”

上尉心想,等葛大少找不着脚印,出够了洋相,再把他杀了,然后再放大炮,屠屯子。

可没想到这脚印,还真就让葛大少给找着了。

葛大少让几个长工拿着扫帚,在屯子后面的大道上清扫起来。上面的浮雪扫光了,那两个胡子的脚印就露了出来。两个胡子的脚印,没有直接印在泥土路上,而是印在了大雪上。脚踩下的地方,雪都被踩实了,清扫的时候,旁边没被踩过的雪都被扫下去了,而被踩实了的雪则滞留在泥土路上面,还保持着鞋印的形状。大雪上的脚印,正好是两行。这么冷的天,屯子里的人都躲在家里猫冬呢,谁会出来呀?那两行脚印,肯定是那两个胡子的,错不了。

haiyawenxue

看完那两行脚印,俄军上尉再看葛大少,眼神可就不一样了,他带着一点钦佩,说:“放过你们了。”说完,他领着士兵拉着大炮就要往回走,葛大少却一把拦住了他,说:“你就这么空手回去,连一枪都没放,你们长官能放过你?”

上尉一听这话,也犯了愁。这时,葛大少凑在他的耳旁,嘀嘀咕咕地说了起来。上尉的脸色渐渐由阴转晴,竖起大拇指,一个劲儿地夸赞:“哈拉少,哈拉少!”

长工们都看呆了,这俄国人难道是给大少爷忽悠傻了?

俄国人拉着大炮走了,刚走出不大一会儿,不远处,就传来了“轰隆轰隆”的大炮声。屯子里的人们一看,只见那大炮正对着松花江中心的棉帽子岛,猛烈地轰炸呢。三轮炮弹轰下来,那个像棉帽子一样的小岛就被轰平了,小岛上的砖瓦泥土,被炸得满江面上都是。

这些俄国兵炸了棉帽子岛,是为了有战绩,回去好交差吧?不用说,这一定是葛大少刚才给挑唆的。这也太损了吧?棉帽子岛上还住着人呢。一个外号叫徐老怪的孤老头子,就住在棉帽子岛上唯一的一栋房子里。徐老怪平日以打鱼为生,性格很古怪,从不许别人靠近棉帽子岛。只要一有人靠近,他就挥舞着一把剁猪骨头的大砍刀,又喊又骂。即使这样,葛大少也不能借俄国人的手,把徐老怪给炸死吧?

智除匪患

屯子里的人们虽然心里嘀咕,但也知道是葛大少保住了大伙儿的命。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葛家大院门前就挤满了人。有赶羊的,有拴猪的,条件不好的也拎着一棵大白菜。东西多少都是心意,人家葛大少冒死钻大炮筒子,救了全屯子,这就是天大的恩。

不大一会儿,葛家大门打开了,一个长工探出半个脑袋,说:“都回去吧。老爷和大少爷领着家里头的人,昨儿个半夜就都跑了。”

都跑了?大伙儿感到奇怪,就问为啥。那个长工从门缝中挤出来,关上了大门,说:“反正人都跑了,我就告诉你们吧。”

长工就讲了起来。

葛大少天天一个人去滑冰,每天都从三拐子湾一直滑到棉帽子岛。这些天,他发现,棉帽子岛上的人忽然多了起来,足足得有十几个。他是咋发现的呢?原来呀,棉帽子岛上有个茅厕,建在岛边的斜坡上,虽然有木板挡着,看不见里边的人,但便溺出来的东西,直接就落进了下面的江里。冬天,那些便溺出來的东西都冻在岛边上,不往前流。可这几天,那些东西竟然一直向前流,都流到了江面上。很明显,没有十几个人,不可能那么快就拉出那么多东西来。

葛大少滑冰的终点,离那个茅厕不远。刚看见的时候,他只是觉得奇怪,可是有一天,他忽然看见棉帽子岛上一个人背着一把大枪,在房子门口一闪,就不见了。

这里是大江上边,无猎可打,所以岛上的不会是猎人。能背着枪上这儿来,还一下子来了十几个人的,也就只有胡子了。

胡子上这儿来干啥呀?

葛大少细细一想,顿时吓出一身冷汗。这方圆几十里,只有葛家是大户,最有钱。胡子出来,不是为了“追秧子”就是“砸古丁”。这都是黑话,追秧子是绑票,砸古丁是入室抢劫。追秧子不大可能,葛大少天天出来滑冰,也没见哪个胡子过来绑他,那就只能是砸古丁了。胡子真要是来砸古丁,全家上下男女老少不全等着送命吗?

葛大少首先想到的就是报案。可警察都胆小得要命,压根不敢剿匪。一抬眼,葛大少看见了铁路边的电话线杆子,忽然有了鬼主意。他找来一根长长的竿子,对着电话线一下一下地拍打起来,终于把电话线给拍断了。

葛大少原本想,等修电话的俄国兵来了,给他们拿一袋子大洋钱,请他们去干胡子。没想到,还没等他去找俄国兵,那两个胡子就把一个俄国兵给毙了。俄军上尉领着人拉着大炮来了,葛大少眼珠子一转,又有了鬼点子,不但借着俄国人的手把胡子给炸死了,还把他们的老窝棉帽子岛也给炸飞了。

原来是这样啊!大伙儿这才恍然大悟,那个徐老怪并不是什么良民,而是个胡子,还是个看门护院的。他不让别人接近棉帽子岛,不是因为性格古怪,而是怕有人发现他们的秘密。

这时,有人问了,胡子都让俄国人放炮给炸死了,葛老爷和葛大少为啥还要跑?

长工一撇嘴,说:“这十几个胡子虽然死了,可别的胡子也都死光了吗?要是来报复,可咋整呢?”

大伙儿一想,可也是啊,这些个胡子,东山头上大当家的和西山头上二当家的是拜把子,南山头上三当家的和北山头上四当家的是连桥子,互相之间你来我往,狼狈为奸。

“唉!”大伙儿不约而同一声长叹。这个乱世啊,葛大少原先想要去哈尔滨干一番事业,葛老爷不允许,却没想到,一家人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