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十里桃花

时间:2018-09-30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羽↗青空之蓝  阅读:

楔子

南宫府 是夜 月光如水

“公子,属下无能,被她发现了”江言单膝下跪,把头埋的很低,语调忐忑:“请公子责罚”

窗前的人半侧过身,清冷的月光打在他的脸上,显出先些冷意。“罢了,这不怪你,退下吧”。那人摆了摆手,轻叹了一声,示意江言退下。旋即抬头望着那浩瀚无垠的星空,不由得皱了皱眉:“紫薇,真的是你吗。”

建安元年,新皇登基,一场腥风血雨在所难免。皇城开外,雷鸣电闪,风雨交加,一队马车正加速前行,数十位禁军护其左右。不远处,传来阵阵马蹄声。“将军,他们追上来了”一位护卫回禀到。那将军瞬间紧张起来,他紧张的不是死亡,而是马车上的人,他不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两队人马相遇,剑拔弩张,为首的黑衣男子冷冷说道:“将军,莫要怪我等,我等也是奉命行事。”随即亮明身份。那块令牌上赫赫写着“锦衣卫”三个字。“动手”黑衣人发出指令。“保护夫人和公子”两队人马混战在一起,刀光剑影,天空电闪雷鸣,大于瞬时而至。

haiyawenxue

八岁的他透过缝隙,把外面看的一清二楚,看着父亲的鲜血染红了盔甲,看着边上的叔叔们一个个倒下,他不知道这世界怎么了。天空中弥漫着浓浓的的血腥味,一朵桃花飘落,他本能的伸出手想把它抓住。“吾儿,不要”那是父亲的声音,瞬间,那桃花被鲜血所染红,父亲那魁梧的身躯重重的倒在血泊之中。而他的母亲也伴随着那厮杀声,缓缓的倒在了雨中。他只觉得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建安八年,三月的临安城,桃花盛开,美不胜收。临安城里有个逍遥阁,逍遥阁里美女如云,不管你想到的,还是想不到的,在这里,都会遇到你心仪的姑娘。“小二,去,把你们阁里最漂亮的姑娘叫来,让我家公子瞧瞧。”“好嘞,两位爷,请稍等”。不出半盏茶的功夫,十几位美貌如花的姑娘在小二引领下站到了他的跟前。南宫陌抬头一视而过,摇摇头,示意换一批。“这位公子,一个都没看中”虽说不是头等货色,但也属于上等了,小二嘀咕着。“没有”南宫陌冷冷的回道。小二示意姑娘们退下,不多时,一位貌若天仙的女子带着七位姑娘走了进来。这七位可是逍遥阁的镇阁之宝,称之为阁中七仙女,个个倾国倾城。

“想必这位就是逍遥阁的阁主,凌月凌阁主吧”南宫陌起身,微微的向那女子行礼到。“在下南宫陌,初到临安,便听闻逍遥阁居有特别之处,凡到此阁都能遇到自己心仪的姑娘,特此前来探个究竟。”

“若非公子是京城南宫府的少主,南宫陌”

“正是在下”

“怪不得,眼光这么高,原来是京城来的南宫少主”凌月虽久经风月,阅人无数,但对于眼前这位男子,却颇有好感。“怎么样,七仙女中可有否让公子动心的。”

南宫陌依旧摇了摇头,“没有”

凌月微微诧异,难不成这个京城来的富家公子纯粹来捣乱的。“真没看中”

“那倒也不是”南宫陌浅浅一笑“实不相瞒,在下早就看中一人”他摆弄着桌上的茶杯,“刚刚站在你身边的那姑娘不错”。

原来他看中的是如画,凌月心里琢磨着:“公子,如画姑娘没到阁中几日,见生,不如我再给公子物色一下。”

“不了,凌阁主,就她”南宫陌一脸坚定。

“那好,南宫少主,我先说明,万一如画姑娘不从,你可不能硬来”凌月心里直喊疼,这可是她的宝贝,虽貌不惊人,但稍微调教一下,也算的上阁中头牌。

可曾想到,如画自从和南宫陌见了一面后,整个人都变了,天天缠着凌月教她取悦他人之术。两人天天见面,夜夜笙歌。

haiyawenxue

“阁主,他说要娶我为妻”如画轻声说道。

“想什么呢,傻丫头,男人的话不可信,他是什么样的身份,你还不知道吗,就当是一句玩笑罢了”。凌月把玩着手中的茶杯,谈谈的说着。

“可我也想嫁给他,我相信他。”如画一脸坚定,其神色如同那时他认定如画一样。

“如画,你记住了,你要嫁给谁,我都不反对,唯一不能嫁给他,不要问为什么,就因为他是南宫陌”凌月一字一句,冷冷的告诫到。

“不,我就要嫁给他,不管别人怎么看。”

就这样,一场锣鼓喧天,如画离开了逍遥阁,坐上了京城的南宫少夫人。记得她出嫁的那天,漫天桃花飘散,落满了整个街头。

如画自从嫁到南宫府后,也会而尔来逍遥阁,看望下凌月,每次来,都会带很多东西。“看来,你夫君对你还不错的嘛”凌月浅浅笑着。“那是,我说什么来着嘛,我相信他,相信他会对我一辈子好的。”此时的如画满脸充满着幸福。

“丫头,我酿了桃花酒,要不来一杯”

“好啊好啊,我就喜欢阁主酿的桃花酒”

桃花酒,以桃花为引,泡入酒中,清冽甘醇,喝上一杯,赛过神仙,难以忘怀。

那晚,如画做了个梦。十里桃林,十里桃花,一位少年正站在桃花中央,像似在等什么。她刚想呼喊,转眼间,十里桃花被那大火瞬间吞噬,可那少年一动却不动,眼看那火龙就要吞噬他,便奋不顾身的冲进火海,想救那少年。

梦做到这里,她便醒来了,额头上布满了汗珠。

“做噩梦了吧,丫头”南宫陌一边帮她拭去额头上的汗一边安慰着:“别怕,别怕,有我在,无任何时,我都会护你一生。”

如画把头埋在南宫陌胸膛,浅浅的睡着了。

“凌阁主,今日来逍遥阁,不为别的,只为向阁主讨杯酒喝。”

“哈哈,堂堂的南宫少主,居然屈尊来我阁讨酒喝,要是传了出去,岂不成为天大的笑话。”

“哈哈,凌阁主实在是个风趣之人,你知道的,我所要的酒只出自你之手——桃花酒。”南宫陌一本正经的说到。

“好,”见南宫陌非喝此酒的态度,凌月也不再调侃。“不过,我先申明,此酒及其烈性,非常人所能承受的。”

“我知道”喝一杯,永无忘怀

“吾儿,不要”

“公子,记住了,你的父亲,母亲,还有禁军几十号兄弟全部被伊家所杀,等你长大成人,一定要为我们报仇,报仇”

“不,求你放过她,她的父亲再怎么可恨,也不能殃及与她,况且我喜欢她”。

“你疯了,居然喜欢仇人家的人,如果她知道是你杀了她的家人,她会怎么做,斩草要除根,你难道忘了,当初他们是怎么对你的”

“是你杀了我的家人,是你这个刽子手,是你,我恨你”

“你醒了”当南宫陌睁开眼睛已是第二日响午,凌月递给他一块湿巾,示意他擦擦脸上的汗。

“这酒还真烈啊”南宫陌恢复常态,缓缓说道“凌阁主,酒后失态,让你见笑了,还望阁主替我保密。”他起身准备离去。

“我现在要叫你文陌还是要叫你南宫陌呢。”凌月低声说着,但她的每一字都如雷雨般打在南宫陌的心口上,瞬间肢体僵硬着。

“原来你就是当年禁军统领文将军的遗子文陌”

“你想怎样”南宫陌卡住凌月的咽喉,此时此刻的氛围瞬间紧张起来。

haiyawenxue

“文陌,不,是南宫陌,南宫少主,我区区一女子,又能怎样”凌月并未慌张,继续淡淡的说着:“积压在心底这么多年了,难道不想找个人倾诉一下。”

不错,南宫陌就是当年的文陌,当年禁军统领文将军的遗子,他后来被南宫世家所救,改姓南宫,成了南宫少主。而他口中的那个人便是伊家的千金,伊紫薇。当年,他为了复仇,为了取得伊家的信任,便千方百计接近伊紫薇。一日,他假装受伤,背靠着一棵桃树,他知道,每当此时,伊家的千金都会来看看这里的桃花。果不其然,那伊紫薇看到身负重伤的少年,立马派人送家医治,就这样,他顺利的进入了当朝宰相府。南宫陌在伊府疗养了几日,便主动告别与她。那时的两人都情窦初开,“我答应你,等来年那十里桃林开花的时候,我便回来娶你为妻。”伊紫薇可曾知道,眼前的少年是多么的危险,娶她为妻,恐怕来年带给她的并非是幸福而是灭顶之灾。

建安六年,三月,伊紫薇每日都早早来到那十里桃林下,生怕错过那少年。可桃花未开,却迎来一场大火,十里桃林瞬间被吞噬,同时,吞噬的还有伊府上下。“你疯了,这么大的火,还冲进来”南宫陌看着一脸灰土的她,又气又笑。“我知道,你会来的。”

宰相府灭门一案,轰动全国,龙颜大怒,责令锦衣卫限期破案。可没多久,曾辉煌一世的宰相伊思被查出私通敌国,并准备举兵造反,那皇帝气的直瞪眼,怪自己用人不慎,并对已故的禁军统领文将军沉冤昭雪。如此的戏剧性,全出自南宫陌之手,他在伊府多日,收集了很多证据,待上面一查,他就托人把所有搜集的罪证交了上去,便有了这出大戏。而伊紫薇对此浑然不知。她只知道,现在的她再也不是千金小姐了,而是个乱臣余孽。

“紫薇,嫁给我,好吗。”南宫陌站在桃花树下再次向她表白。这已是第六次了。她何尝不想答应,可她现在的身份,真的难以配得上眼前的这位男子。她满脸通红,不知所措,最后还是南宫陌说了一句:“反正这是第六次了,也不怕下一次,哈哈。”走吧,带你去看桃花。

“我看你,真的被那贼女迷昏了头,还想娶她为妻,你疯了,你这样做,对的起你死去的爹娘吗?”南宫府的主人语重心长的对着跪在地上的少年说道。

“可我就喜欢她,上辈子的恩怨情仇,都已经过去了,伊家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可她是无辜的。”

“无辜,对,她是无辜,可要是有一天被她知道,是你杀了她全家,她会怎么做,你想过没,不要说了,我明天就会派人送她走,以后你们就不要再见面了。”老者一字一字的说道。

突然,门外传来咣当一声,是茶杯掉落的声音。紫薇原本泡好茶,准备给南宫陌送来,可不曾想听到了他们的谈话,瞬间感觉天塌下来。原来将伊家推向万劫不复的境地是那个口口声声说要娶她的人,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她飞奔着,南宫陌在后面追着,他知道,有些话他不能说,是伊家有错在先,是她父亲进谗言,才使当今天子对文家动了杀机。他怕说了,那样,只会令毫不知情的紫薇更加心寒。多年的恩怨情仇,多年的爱恨交加,多年的纠缠牵绊,他都有口无言。最后,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女人带着满满的恨,策马扬鞭,消失在那十里桃花,永无相见。

其实,凌月是个驻颜师,一个能让他人获得重生的医者。但也需要重生者付出相应的代价,比如灵魂,比如记忆,比如驻颜师看中重生者的某一部位等。那日,伊紫薇找到了她,想让凌月为她驻颜,而交换的条件,则是记忆。故凌月对南宫陌所说的并不感到意外。

“公子,要是本姑娘没猜错的话,你此前还有一段虐心之恋,一并说说吧,也许这样会让你好受些。”

南宫陌倚着窗前,手把桃花酒,望着远处的美景,长叹一声:“罢了,罢了,其实也不是虐心之恋,是我有愧于她,却再也无法偿还。”

当年,紫薇的离去,使他日思夜想,数日未进米粒,南宫府上下无不为他操心。一日,府上来了位老者,说能解开南宫陌心中的结,只需带他去那遥远的潼关,他心中的结自然会解开。南宫府也半信半疑,也没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于是,派了几位随处,带上南宫陌,随那老者去了潼关。

潼关,是边疆要塞,也是汉人与胡人相互交易的地方,好不热闹。南宫陌初到潼关,因水土不服,生了场大病,生子骨比原先又消瘦了许多,随从们拿那老者是问,老者淡淡的说道:“你家公子的心结明日自会解开,莫急莫急。”

“请问南宫公子在吗”一位戴着面纱的女子轻轻的问道。

“我就是,请问姑娘有何事”南宫陌看着眼前的女子,一脸诧异。

“有位老者叫我来找你,说带你出去散散心”那女子行礼到“对了,我叫纳古晓岚,以后叫我晓岚就好。”

“纳古晓岚,你不是中原人”

“是的,我是回族的,因家里闹饥荒,便迁移在此”

“哦,原来如此,你回去吧,我只想一个人静静,谢谢”

“不,不,不,我已经收了老者的钱了,不能就这么回去了”此时的晓岚有点小慌,忽然,外面吹起了阵风,余风把晓岚的面纱吹落在地,露出一张精致的脸蛋,特别是那双眼睛,特似一位故人。

“你刚刚说什么来着,哦,带我去玩,是吧,那行,恭敬不如从命,就由姑娘带我去了解边疆的风土人情。”南宫陌像变了个人似的,满满充满着活力。

时光流逝,一晃就三个月过去了,晓岚依偎在南宫陌那厚实的肩膀,深情地问道:“陌,你会娶我吗?”“当然,我会带你回中原”南宫陌斩钉截铁的回答到。“可是,你们汉人不是有规定,不许汉人与胡人通婚”晓岚满脸疑虑。“放心,被我南宫陌看上的女人,我定会护她一身。”

就这样,纳古晓岚随南宫陌来到中原,来到京城,来到南宫府。本以为,两人终成眷属,可造化弄人,晓岚入府没多久,南宫府的主人就病逝了,紧接其来的则是南宫府机密室被盗,虽未波及南宫府,可也造成南宫府在江湖的地位瞬间滑落。一切的证据直指晓岚,晓岚满怀无辜的眼神看着南宫陌,此时此刻,也只有南宫陌能救得了她。可是,她的疑点实在太多,多的让南宫陌也深信不疑,他看着那一双双眼睛,他是南宫府的少主,要以大局为重,其实,他是有多想救她,可他不能,因为他是南宫陌。最后,南宫陌亲手喂她断魂散,将她安葬在那十里桃林下。

数日之后,真正的凶手找到了,可一切都已经晚了,南宫陌追悔莫及,可又能如何,是他自己亲手断送了她的性命,是他自己亲手斩断了情丝,是他自己。

“是不是觉得我很冷血,不懂得珍惜,只会满嘴谎话”南宫陌侧过身问道。

凌月不曾想到他会问这么一个问题。

“珍惜”二字,恐怕只有公子你最清楚不过,世上尚来缘深缘浅,情一字,谁说不能道个明白。

“是吗,看来,凌阁主其实什么都知道”南宫陌不温不怒的回道。

桃花酒,清冽甘醇,喝上一杯,赛过神仙,难以忘怀,追寻过去。

“公子,你喝多了,还是早点回去吧,别让如画着急了”凌月下了逐客令。

“回去,回哪去,回南宫府吗,笑话,我要回自会回,倒是你,你为什么今日要提起以前的往事,说,你到底是谁。”南宫陌冰冷冷的说着。

“我是谁,不重要,今日公子来我逍遥阁,根本不是来讨杯酒喝,对吧”

其实,如画做噩梦的那晚,他就对身边的这位女子起了戒心,因为她说出了一些虽是支离破碎的画面,但却直直的戳中他内心深处,所以,他就借酒来试探这位神秘的逍遥阁阁主。

“公子无非想从我口中知道如画从前是什么人,难道不是吗?”

“是的”其实这终究是我心里在作祟,如画只是像以前的那位故人,所以,我才会娶她为妻,可日子久了,终究骗不了自己的心,替身终归是替身。”南宫陌爱过了两个人,失去过两个人,而且都是自己亲手断送的,所以,此时的他无论如何,都没有力气爱上别人,是他对不起如画。

你知道吗,那次找到真凶后的当晚,我就去埋葬她的地方,发现她的墓地被人动过,我也知道,定是有人来过,我多么想她能死而复生,可这是不可能的,断魂散,七个时辰内魂飞魄散。

南宫陌真的是醉了,他的话开始有点语无伦次,凌月在他耳畔低声说道:“公子,世上每一次的相遇都是定数,若无相欠,怎会相见,你何曾想过,心心念念的那个她,近在咫尺,而你却一无所知。”

其实,如画就是纳古晓岚,纳古晓岚就是伊紫薇,而那老者便是凌月的师傅。那日,南宫陌亲手把断魂散喂她服下,凌月便早已在桃花树下等候,待他们把她埋葬后,便把她救出。喂她天山雪莲,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她从阎王殿中拉了回来。凌月怕她伤心难过,便私自抹去她的记忆,为她又重塑了一张脸。

奈何他俩缘分未尽,如画此时的记忆全部是靠自己的意念所拼凑起来,虽是支离破碎,但也能拼出个所以然来。

尾声

那天过后,逍遥阁阁主易主,江湖上只知道原先阁主因债务纠纷,跑路去了。怎么可能呢,凌月是怕那南宫陌又来讨酒喝,这不,这么晚了,还派人跟踪她。还好,作为专业的驻颜师,可是学过跟踪和反跟踪之术,还不是因为这个职业太过敏感。

如画,不,应该是伊紫薇,她的记忆因过度涌出,一时接受不了,故留了一张纸条“等来年那十里桃林开花的时候,我便回来找你。”南宫陌看了看,忍不住笑了起来。

十里桃林,十里桃花,那少年依偎着桃树,等着自己心仪的姑娘。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