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乌桕

时间:2018-04-15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朱瑶  阅读:

此刻,你就站在我的面前,近得我一伸手就能触到你的脸,又遥远得如同隐在茫茫大雾中的一个孤寂黑影,只剩依稀的轮廓。未曾想过,我们再次相遇竟是这样一番光景。你的视线匆匆掠过我的眼睛,往昔澄澈透亮的眼眸如今像是蒙上了一层湿漉漉的水汽,失神地望向远方。我无言地站在你面前,心里的苦涩一点点聚拢。良久,你轻叹一声转身出门。房门轻轻掩上的声音敲开了岁月中那扇斑剥的回忆之门,我别过脸去,望向窗外,院中,那棵乌桕树依然静好,细碎的阳光擦过金色的树叶,洒在散发着泥香的土地上,碎成了曾经那段短暂的时光。

那时的我们总喜欢围着这棵乌桕树奔跑,打闹。我们曾满心期待地种下心愿,因为你说“只要把写了心愿的纸箱埋在树下,纸条就会发芽开花,心愿就能实现”。我们曾一起憧憬灰姑娘与王子的故事,因為你说“每个女孩刚出生的时候都是灰姑娘,总有一天会变成真正的公主,迎来自己的王子”。我们曾在这棵树下一起唱歌,每一片叶子都满载我们的笑声。

每到深秋,你喜欢站在树下,仰着头看五彩的叶,兴奋地大喊:“红色的,黄色的,橙色的,还有绿色的,这棵树的叶子意有这么多种颜色,像是童话里的一样!”我偏过头去看你,你微仰着头,精致的侧脸、闪着光的眼睛、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漾在嘴角盛满幸福的酒窝,加上被风撩起的长发,都让我觉得你是那童话里的女孩。

九月的风轻轻哼着歌,童话话里的树下,童话里的女孩,在跟我讲着童话。

我原以为时光会一直这样延续,我们会一直这样无忧无虑。直到那天,你忽然告诉我,父母要带你到另一个城市去。我静默无言,只道了一声“保重”。你直直地盯着我看了许久,将一张纸条塞进我手中,轻轻地说了声:“再见”,便转身离去。

名字控

打开纸条,上面写着:我会永远记得和我一样相信童话的你。藏在心底的泪像是突然冲破了防线,一滴滴落在纸上,晕开了稚嫩的字迹。

你离开的时候很匆忙,甚至没来得及再去院中看一眼那棵乌桕树。你离开得很彻底,后来的漫长时光里,树下再未出现你的身影。

起初,我们每周都通信,慢慢地,两个礼拜通一封,一个月通一封,到后来,三四个月只有一封信。而一年前的秋天,我最后一封信寄出去就再没了回音。

曾经觉得那封信是乘了时光机离开再也回不来,如今才发现,乘了时光机离开的是我们——那段悠然浅唱的时光,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我曾试着给你打电话,却发现我们之间的交流只剩下疏离的客套话,我听着电话那头你沉重的呼吸,涩涩开口,问你是否记得那埋在树下的写着我们心愿的纸条,问你那心愿是否实现。你沉默了许久,告诉我,你早已经忘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纸条埋在地里只会腐烂,一切都会变。说完你便挂断了电话,听筒里“滴滴滴”的忙音,仿佛时光在哀叹。

我也曾听到我们那时最爱的歌,却想不起爱它的原因。那载着我们笑声的乌桕树,也早已化作树下的泥。童话里的女孩如今不再相信童话。

收回了飘远的视线,我却发现,你已站在那棵乌桕树下,单薄的背影在夕阳下显得越发落寞,或许你并没有忘记,或许你是怀念那段短暂时光的。

我们在成长路上一直向前,却迷失了方向。这一路上,我们是失去了还是得到了?

后来,我在这棵乌桕树下看见两个女孩,有着灿烂的笑脸和闪光的眼睛,她们数着树叶的颜色,嘻嘻哈哈,一切如昨。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