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听说我们不曾落泪《三》

时间:2015-02-27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7号同学  阅读:

  第一章 信念(9)

  下楼时彭西南果然已经等在那里了,他今天穿了白色衬衫和牛仔裤,明明是最简单的搭配却引来了无数朵目光。我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看到了季柯然,居然还主动和我打招呼:“哟,谈夏昕,约会呀,男朋友不错嘛。”

  我点了点头,不想搭理她,朝彭西南走去,她的冷哼声伴随着她撩人的香水味也慢慢飘远。

  彭西南伸出手习惯性地揉着我的发,似乎忘记了我们这几天的战争。他问我:“夏昕,那不是你的室友?怎么不和她打招呼?”

  “看上她啦?”不知为何,对着彭西南我总像火枪,他的脾气始终很好,从来都不再与我抬杠。

  电影院离学校并不是很远,两站公车便到了。但在这个沉闷无风的秋夜里,热气蒸腾出我一身的汗,T恤黏糊糊地贴着我的背脊。我站在电影院门口等着买可乐和爆米花去的彭西南,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找寻了很久依旧看不到他的踪迹。

名字控

  突然有人撞到了我的后背。

  “诶,不好意思。”

  我回过头,那句“没关系”却梗在了喉咙,我的目光从那个高高瘦瘦的陌生男人身上移向了站在他身边的人,此时她的脸上是精致妆容也无法掩盖的苍白,我看着他们交握着的手,扯了扯嘴角:“老师,和男朋友看电影呀?”

  张诗诗紧紧地攥着男友的手,指关节有些发白,虽然她掩饰得很好,我还是看到了她眼中的恨意与恐惧。她皱着眉头朝我点头,拉着男友迅速地从我身边撤离,朝电影院里走去。

  “那不是你的学生吗?你怎么表现那么冷淡。”

  “电影要开场了,走吧。”

  他们并肩而行的背影慢慢远去,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把胃里翻腾着的酸水往下压。一只大手拍在我的肩上,我面色凶狠回过头瞪着一股脑把可乐和爆米花都往我的怀里塞的彭西南。

  他被我吓了一跳。

  第一章 信念(10)

  “你怎么了?”

  “没事,进去看电影吧!”

  漆黑的电影院里很安静,除了电影音效和吃东西发出的细小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外,连说话声都没有。我瞄了一眼彭西南,他正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看,大半杯可乐举在胸口,没有凑近,更没有放下,我对他这个诡异的姿势表示沉默。

  我盯着电影屏幕却心不在焉,看了半个小时都不知道电影究竟在演什么,最后索性把爆米花摇来摇去,假装看不到四处投来的谴责的视线。

  走出电影院时彭西南问我:“你这是怎么了?电影还没有上映就一直闹着要看,来电影院看你又不认真看。”

  “彭西南,你还记得张诗诗吗?”

名字控

  走在前面的他突然顿住了脚步,我没有注意一下撞上他的后背,疼得我龇牙裂嘴。彭西南无奈地伸出手帮我揉撞疼的鼻子,却没有开声。我以为他没有听清楚,又重复了一次:“你还记得张诗诗吗?我见到了张诗诗了,她是我们的辅导员。”

  他的脸上并没有特别的表情,问:“然后呢?”

  “然后?”我不自觉就提高了音调,“你难道不记得张诗诗了吗?当年的事情你也知道,初中的时候若不是她,我们家也不会那样!当初她是怎么对我们家的,我都记住,我也说过!她给我带来的总有一天我会毫无保留奉还给她。”

  我用力地踢了脚下的石子,它在半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然后砸在垃圾桶上,发出了“叮”的一声响。彭西南的沉默让我很烦躁,我觉得必须再说点什么表达内心的情绪,他却大声打断了我:“车来了,快走吧!”

  我想说的话便这样被扼杀了。

  张诗诗是我们的辅导员,我是班里的团支书,所以我们的交集很多,譬如现在。

  第一章 信念(11)

  我拿着那份入党申请书与她对峙了半个小时,她还是那句话:“入党申请已经截止了,通知书已经不能再往上交了。”她又顿了顿,“原本就是你不够细心,作为团支书你应该把所有的文件统计齐了再往上交,不可能让所有的人都来等你这一份!”

  “我前几天交的时候明明是二十三份,谁知道怎么就变成了二十二份了!”

  “但事实上,到我手的只有二十二份。”她也提高了声音,“老师会骗你吗?”

  我没有再与她纠缠下去,愤愤地走出办公室。

  事情是这样的,在一个星期前我收齐了班里的二十三份入党申请书上交后,今天班里的一个女同学齐悦找到了我,说辅导员打电话告诉她她的入党申请漏缴了。我在课室和宿舍以及老师办公室找了几次无果之后只好让她重新交一份,可我找到张诗诗时,她却告诉我已经过了截止日期,不能再往上递交了。

  我此时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就连我给周舟打电话时她也能听出我的情绪,问我:“你是吃了炸药包还是怎么的?”

  “被班里的事情搞死了!不说了,陪我去吃个饭不?”

  远处是延绵的火烧云,周舟轻描淡写道:“嗯,今天是我生日,晚上叫上彭西南,一起吃饭吧。”

  04.

  在周舟的这个电话之前,我并不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所以我什么礼物都没有准备,只能派遣彭西南去买蛋糕。和周舟在宿舍楼下等彭西南的时间里,我们遇到了陈川,他抱着一个巨大的玩偶朝我们走来,我和周舟还没有来得及撤退,他已经大声地喊出了我们的名字。

  “师兄,你这是做什么?”

  人高马大的陈川师兄抱着一人来高的玩偶熊站在离我们一米开外的地方,面红耳赤,好一会儿才支吾道:“今天不是周舟的生日吗?我给你送礼物来,生日快乐。”

  我感觉到周舟火热的视线从我脸上一扫而过,急忙摆了摆手表示我不知道内情。

  第一章 信念(12)

  “师兄怎么知道我生日?”

  “之前你们参加跆拳道协会不是填了资料吗?上面不是有写吗?”

  周舟不喜欢这些毛茸茸的东西,她有轻微的鼻炎,从开学时我就知道了,但她还是从陈川手中接过玩偶熊,顺便邀请了陈川:“师兄要和我们一起吃饭吗?”

  本来的三人行变成了四人帮,吃完晚餐后时间还很早,路过东门的时候周舟停了下来,指着那间叫“烟花”的酒吧问我们:“时间还很早,去酒吧玩玩吗?”

  烟花坐落在学校东门外,没有迪斯高和热舞女郎,取而代之的是悠扬的轻音乐和橘黄色的灯光。

  “你们要喝什么饮料?”陈川翻着Menu问我们,“可乐好吗?”

  我和周舟同时给了他一个白眼:“有人来酒吧是喝饮料的吗?当然是喝酒。”周舟快手快脚地喊来了酒保,一下子就点了一打啤酒,我看着桌子上的啤酒瓶有些发怵。

  酒还没有喝多少,周舟就响了起来,她或许是不想接,把电话放在了桌子上任由它震着,震了十分钟后她才抓起手机愤愤地按下通话键。她接电话的时候并没有避开我们,拿起电话便喊了一声“路放”。

  “是,我知道,但是我不想去。”周舟一只手抓着电话,一只手还捏着酒瓶,眉头紧皱,语气烦躁,“我这边还有朋友,我不去不行吗。”

名字控

  我扯了扯周舟的衣角,她向我摆了摆手说没事,电话那头又说了什么,她最终还是妥协了:“好了。我知道了。”

  她一口气干掉瓶里的啤酒,对我们抱歉:“我爸的朋友帮我开了生日party,他已经开车来接我了,你们要一起去吗?”

  我们当然不可能跟去,但在她起身时陈川也站了起来:“我送你出去吧。”

  周舟的背影是匆忙的,陈川就走在她的身后。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对彭西南说:“其实,我觉得她和师兄很般配。”

  我并不知道周舟踏出酒吧的脚步其实是沉重的,更不知道她此时是怀着壮烈牺牲般的心情走向那辆来接她的兰博基尼,陈川站在她身后看着她拉开车门钻进车里,朝她用力地挥手。车门合上的那瞬间,她听到了那个低沉的熟悉的声音,他笑着问她:“男朋友吗?怎么不叫他一起呢?”

  “不,只是普通朋友。”

  第一章 信念(13)

  她的头靠在背靠上,幽幽地吐出一口气,在这密闭的空间里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那两人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只留下了我和彭西南面面相觑。

  我看着桌子上剩大半的啤酒,索性连杯子也放下了,举起酒瓶就对彭西南干杯。可是他一点都不配合,拦下了我的手:“你今天心情不好?”

  “哪里不好?我心情可好了!”我冷笑,“一想到张诗诗那张猪肝色的脸我的心情便好得不行。”

  彭西南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深邃的眸子就像汪洋,好一会儿,我才听见他低沉的声音,像在叹气:“夏昕,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怎么没有意思?难道你不觉得很可笑吗?她破坏了别人的家庭,自己却交了男友活得那么滋润,她有没有想过我们?我们家呢!我妈呢!她给我们带来了多大的伤害!”

  “那些事都是过去了,你就不能和她和平相处吗?”彭西南严肃地看着我:“不喜欢她就避免和她见面,不要针锋相对搞得大家都难堪。”

  我感觉到我的胸口有一簇小小的火苗,它与空气接触开出一朵又一朵的火花,然后越烧越烈。我用力地挣开彭西南捏着我的手:“你根本不能理解我的痛苦,那不是你的家人,不是你自己,所以你只会说风凉话!你是觉得她漂亮,觉得她楚楚可怜对吧!反正你们男人都是这样,看到漂亮的女人都像狗一样扑上去,你当然也不例外……”

  我就像一把机关枪,朝彭西南无情地喷射出子弹,他猛地站了起来,动作很大,连桌上的杯子都被他带倒了,我能感觉到整个酒吧的焦点都落在了我们这边,那种不怀好意的打量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但这也不及彭西南看着我的眼神可怕,他什么话也没说,就这样盯着我,犹如我是蛇蝎。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