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夏雨

时间:2018-01-27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雪心  阅读:

26岁时,苏振深仍在校园里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穿着白衬衣,牛仔裤,嘴角边总时常挂着笑容。他不清楚是什么让他快乐,亦不想明白,这样的生活让他平和而满足。所以在他研究生毕业后,毅然放弃那个繁华似梦的城市以及那里颇丰的收入,回到原本的那个小镇,在小镇一所专科院校做老师。

 

上课铃声响的那一刻,苏振深又看到了她。他已经注意这个女生很久了,她总是踏着铃声走进教室,然后选择最后一排临窗的位置。这个位置刚好和讲台形成45度,苏振深总能轻易地看到她。她习惯穿小皮鞋,娃娃头那种,剪着旧上海时期女生特有的头发,齐齐的刘海儿遮住她的额头。背一只大得不相称的包,时常从里面翻出一只红色的MP3 ,塞上耳机,听音乐时的表情旁若无人。会趴在课桌上用笔在那儿涂涂画画,或是悠悠地抬起头看天,就这样过一节课。有几次,苏振深故意从她身边走过,她却好似没有见到,仍专心地忙自己的那些小事情。而苏振深也并不刻意提醒,他一直认为大学的时光是自由而美好的。

“汐蓝”,他用这个城市特有的普通话在讲台上点名,然后习惯性看某一个角度。教室里悄无声息。他似乎应该拿起笔,在她的名字后画一个小叉,笔尖顿了好久,没有落下来。随即教室外出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汐蓝头发凌乱,怀里抱着包,包的拉链没有拉上,露出花花绿绿的各种小东西。她脸色发白,样子有些落魄,所有的目光这时候都聚集在了一个方向。苏振深望了望,觉得自己总该说点儿什么,可最后终究什么也没说。苏振深今天的课上得有些慌乱,尽管在旁人看来还是那样条理清晰,不紧不慢。刚才,他故意走到教室的后面,走过汐蓝的身边。她趴在桌上,看不清她的神情,稿纸上被她乱七八糟地写满了字,眼泪把这些字洇染得模糊不清。苏振深没有任何语言,只是在她的课桌上放了一包面纸,然后像什么也没发生过般离去。苏振深明白,他不应该出现过多的关心,而这个举动,早已超出了他的身分已外。

他注意她,只是因为汐蓝像自己以前的女友,有一点点单纯,有一点点倔强,还有那现在鲜有的干净的短发。人总是会为自己失去的感情寻找出口,苏振深清楚这一点。他一直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只是这样目标明确不知算不算一个人的优点。

名字控

8月的时候,苏振深不顾父母反对,执意在学校附近买了一所房子,6层楼的顶楼。他用自己读书时做兼职的钱先付了首期,好在小镇的房子不是很贵,接下来的贷款苏振深足以应付,所以日子过得悠闲而自在。夏日的傍晚,苏振深会爬到楼顶上,坐在平台的边缘处,把腿放下来,让风从中间吹过,抽一支烟,看尽收眼底的小镇和橘色的落日,仿佛一伸手就可以得到整个世界。为了这样的日子,苏振深放弃了那儿的工作,也放弃了自己的爱情。偶尔的,他也会想起以前的女友,会觉得自己是个自私的人。只是,她亦是个自私的人,否则,她会跟他一起回来。

“苏……”上完课的苏振深穿过学校的操场,走在回家的路上,听到有人叫他,脚步慢了下来。苏振深很少在学校里停留,不参加任何形式的聚会,他喜欢简单的生活,拒绝那些复杂的人际关系。所以,他在学校是以漠然而著名的,虽然他的脸上常挂着笑。学校的女生总是惊讶这个男老师的沉默,刚开始时,总有两三个女生会借问问题的机会和他搭话,只是到了后来,女生们也知道了和他讲话是一件多么无趣的事。

汐蓝站在他面前时,距离上次事情已经一个月了。苏振深原本以为,上完课之后她应该对他说一些谢谢之类的话,可她并没有。苏振深虽没料到,却也并未介意。

“你听说过我的事吗?”汐蓝问他。苏振深不喜欢这样的场景,他习惯做那些自己能够驾驭的事,而这样的开场白会让他措手不及。其实,在这么小的一个镇上,谁家有点儿什么事,大家都尽然皆知,苏振深虽没有刻意打探也有所耳闻。汐蓝从小就生活在这里,高中时曾和一个男孩子很要好,两人不顾别人反对,恋爱谈得轰轰烈烈。只是后来,男孩考取了南方一所城市的大学,而她却留在了这个城市。这个故事情节在小说中是再平常不过的,只是其中的纠结和感受也只有当事人了解罢了。

“你说那个城市是什么样子的?”汐蓝坐在楼顶上问他,“听说那个城市很漂亮,去了的人都不想回来,可你为什么还会回来呢?”她显然并不在乎苏振深回答与否,只是自言自语地讲着话,“一个月前他说不回来了。你说他是不是喜欢上别的女孩子了,还是那个城市真的就那样迷人呢?”苏振深掐断了手上的烟头,夜完全安静下来。汐蓝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话,然后靠在苏振深的肩上就睡着了。

“那城市的夜色是和这儿不一样的,没有天上的繁星,没有干净的空气。”苏振深掠开汐蓝额前的发,他忽然想起了朵然,若他现在还在那个城市,他们在一起会幸福吗?小镇的生活的确是平和而安详的,可如果让他重新再选择一次,他还是这样吗?只是很多事情没有如果也没有假设,苏振深无法让时光倒流。

以后的日子,汐蓝常常会往苏振深这儿跑,无非是两个人坐在平台上吹吹风,说说话。奇怪的是,除了那一次,汐蓝对自己的过往再也没有提起过,而苏振深亦不是一个习惯倾诉的人,所以两个人在一起大多时间都是沉默,但苏振深心底却是欢喜的。只是流言总是来得那么快,人们开始指指点点,甚至有一次苏振深回父母家吃饭,母亲满脸倦意地让他考虑一下什么时候结婚,自己会托人帮他找个好媳妇。这一切苏振深都没有向汐蓝说起,他不知道如何对她讲,虽然他知道汐蓝一向不在乎,但自己却陷入了自责当中。可是苏振深没有想到,缓解这场流言的却是朵然的出现。

朵然是以苏振深女友的身分出现在这个小镇的,他的父母很满意这个女子。的确,朵然之所以现在做事做人都这么得体,全是那城市所塑造出来的结果。化精致的妆,穿昂贵的衣服,对每个人面带笑容地说话,可苏振深却总是怀念当初那个单纯女生。

“苏振深,你就跟我回去吧,你看这地方什么东西都没有。”站在天台上的朵然说,“你看这儿的人连LV的包都没有见过。”夜晚的风总是很大,穿着细长高跟鞋的朵然似乎都有些站不稳。“你就不能坐下来安静一会儿吗?”苏振深说。“我怕弄脏了我刚买的裙子。”朵然并没有注意到他的不快。苏振深突然失望透顶,原来生活那么轻易地就可以让一个人面目全非。

仅仅几天,朵然就闹着要回去了,她早已喜欢了那儿的繁华,这儿的生活对她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在车站的时候,朵然还是给了苏振深一个大大的拥抱,“如果你想通了,可以随时来找我。”拥抱的时候,苏振深已经闻不到他曾经习惯的发香,而是香水的味道,虽然也很好闻,但他还是怀念以前的清香。

就在这时候,苏振深看到了汐蓝,这个女孩总是出其不意。她背着时常用的那个大包,满脸笑意地跑过来。“没迟到吧。”她气喘吁吁,脸颊出现自然的桃红色,“苏……”不清楚什么时候,她开始这样叫他。因为不知道如何称呼,索性都省略了。“我让朵然带我去那个城市了,我一定会把她带回来的。”她笑着靠近苏振深,“其实,我一直是想对你说谢谢的。”然后掏出一包没用完的面纸给了他。

那晚,高高的平台上只剩了苏振深一个人,夜还是那样静,小镇还是原来的样子。他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嚓嚓嚓”,半天都没点着。他有点儿挫败感,索性拆开烟卷,往嘴里塞进了烟丝,苦而涩的味道开始漫延,溶在空气中,全化了。第一次,苏振深对未来感到了茫然。其实,汐蓝的男友早已经喜欢上了别人,他相信她一直都很明白,只是,我们都太骄傲,骄傲得只生活在过去。其实,苏振深是想挽留住汐蓝的,但他发现自己竟找不出一个恰当的理由。

那包纸巾在他身旁静静地躺着,如果汐蓝再也没有回来,那这些是否就成为了永远。苏振深不禁从里面抽出一张,借着月光,他惊讶地发现里面写满了凌乱的字,记载着某月某年他不经意地说的一句话。

3天后,苏振深坐上了那班车,是没有合适的理由,但他要告诉汐蓝有些事情是我们永远也无法了解的,你不清楚生活会让你得到或失去什么。如果她愿意,他愿意背负起所有的忧伤,然后彼此拥有那再平常不过的感情。

也许有一天,终会找到理由说出那3个字的。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