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异类

时间:2018-01-07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窦俊彦  阅读:

草原枯竭,河水断流,为了生存,一群野山羊在头羊的带领下,不得不踏上迁徙的道路,去寻觅适合它们生活的家园。

荒野戈壁并不可怕,狂沙怒吼毫无畏惧。它们在行进的路途中,时时要警惕的是,盘旋在空中的老鹰,尾随而来的野狼,还有准备杀害它们的偷猎者。

这天黄昏,一只小山羊,从群羊队伍里挤了出来,它挥动着双蹄,迅疾地越过了一只只羊,它跑到了头羊面前,挡住了头羊前行的脚步。

小山羊对头羊说,我们不能向东南走,应该向西南走。

这只头羊,是在老头羊在与野狼搏斗死亡之后,被群羊刚刚推选出来的新头羊。群羊之所以选它做头羊,是因为它为群羊做出了两大贡献。一次是为群羊队伍找到了水源地。还有一次,是在群羊休息的时候,差点遭到野狼的侵袭,是这只羊及时报警,是群羊躲过了飞来横祸。

名字控

头羊面对小山羊的建议,它认为这是小山羊在向自己的权威挑战。它怒不可遏地说,你是头羊,还是我是头羊?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小山羊用舌头舔舔干裂的嘴唇,说,我觉得谁说的对,就应该听谁的。

头羊哈哈笑着说,你认为你说的对,问问大家,如果大家认为你说的对,就听你的。说完,它就不再理小山羊,继续前行。

小山羊看到劝说头羊无效,它相信,只要群羊里,有野山羊听它的建议,它就能阻止头羊错误行动。

小山羊拦住了一只雄山羊,红着眼圈说,咱们不能往东南方向走,我的爸爸就是在东南那块水草地被偷猎者打死的,你们应该真的相信我。

雄山羊说,你说的这些,都是五六年前的事了。过去有危险,并不等于现在有危险。再说了,头羊都说没危险了,就应该没危险了。别再这样较真,跟着大家一起走。

小山羊没有说服雄山羊,它就留着泪对一只雌山羊说,咱们路线走错了,东南方向野狼肆虐,偷猎者猖獗,我妈妈就是在那个地方遭遇野狼偷袭而丢掉性命的。

你就别危言耸听,吓唬大伙了。我觉得还是要听头羊的,它可是我们选出来的,听它的应该没错。说完,雌山羊用它的舌头,舔干小山羊留在脸上的泪水,对着小山羊的耳朵说,孩子,你就别标新立异了,還是跟着大伙一块走吧。说完,她就向前方走了。

小山羊劝不动雄山羊、雌山羊,它就在群羊的队伍中,找了一只又一只野山羊,述说着不能向东南走的理由。可许多羊却固执地认为,它们没错,众羊的错误,就是没有错;一只羊既是是正确,也是错的。小山羊错了。因为大家的意见都是一致的,就是向东南进发,而小山羊要向西南方走。小山羊不仅说错了,思想还有问题,那就是标新立异,不合群。

有羊将小山羊的言行悄悄告诉了头羊。头羊不能容忍小山羊在羊群中,妖言惑众、动摇军心,更不能让小山羊质疑自己做出的决定。否则,它这个头羊还是头羊吗?因此,一天晚上,头羊召集了几个在羊群中有影响力的羊,开了一个小会,它们认为,小山羊是群羊中的异类,不能将它留在群羊中,让它继续散布不利于群羊行动的话。最后,它们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将小山羊清除出它们的队伍。

当然,它们的决定是秘密的,小山羊根本就无法知道。第二天早晨,当小山羊从睡梦中醒过来,群羊已经不见了。

它一阵伤感之后,还是顺着群羊在黄沙中留下的蹄印,追赶它的同类去了。

一个晚上,走累了的群羊刚进入梦乡。月亮和星星禁不住寒风的肆虐,急忙躲进了云层。在群羊休息地不远处,闪耀着一双双蓝幽幽的眼睛,正在悄悄地向群羊包抄过来。就在这危险时刻,夜空响起小山羊尖利的叫声,群羊惊醒,纷纷甩开四蹄,向安全地带奔去。

群羊脱离了危险,它们这才明白,小山羊说的没有错。它们应该向西南走,而不是东南。

朝阳初升,漫漫黄沙中,行走着一群野山羊。它们一边向西南方向行进,一边在心里沉痛地悼念着那只异类的小山羊。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