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予我渡北川

时间:2017-08-27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清尧  阅读:

NF的面试非常顺利,两位HR给陈予森的问题虽刁钻,却也并不复杂。财务上的知识她虽没经历系统的学习,但好在她天资聪慧一点便通,比很多从业人员多了几分灵气。结束面试时,人事总监非常满意地站起身,跟她握了个手,而后询问她薪资要求。

在听到北丢提出的薪资待遇时,他的表情明显一愣,补充道:“北小姐,这份工作可是在上海从业。”

北丢提出的薪资待遇极低,虽好过之前在培训班打工的收入,却也没高到哪里去。NF是一家德国企业,向来不爱苛扣员工薪资,这大概是人事总监从业数十年来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女孩。

北丢笑笑:“没错,我清楚的。虽然没有什么工作经验,但我有信心能够做好这份工作,还希望NF能给我机会。”

她说这句话时,眼睛忍不住瞥了一眼陈予森。

名字控

他一直低头翻看简历,离得不遠,她甚至可以闻到他身上的香味,看到他梳理整齐的头发,每一根都恰到好处地朝着一个方向。

多年未见,他变了不少。

结束面试,例行和面试官握手道别,走到陈予森面前,北丢伸出去的手又条件反射般地缩了一下。倒是陈予森,面不改色地伸手握住了她的。掌心冷清,没有冒汗,更少了些许温度。男人平静而又清冷,如同接待一个初次相识的人。

而不是阔别八年,再次相遇。

北丢失落极了,她离开面试室的那一刻特别想跟人事小姐要陈予森的号码,抑或直接冲到陈予森的面前,指着他问“你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我”。但她还是竭力控制了自己。来日方长,她不是没见识过他的冰冷,并且她也有信心,终究会解开彼此的心结。

面试结束后,北丢等了五天,这五天她几乎做好了一切准备。首先要搬家,NF在金融中心,住在公司附近自然不现实,附近房子的月租最低都已经涨到三四千,只能寻找远郊的地铁沿线的房源了。NF招新时就已提出,要求录取人员一周内上岗,所以北丢提前就打好了辞呈。

一切都准备妥当,只等NF的录取通知了。那日面试结束后,NF把所有面试者集中在一起做了一道拓展群面题,北丢聪慧,在整场群面中表现出色却又不抢风头。她也能看出其他应试者有几斤几两,是否能够担当财务职位,所以总归对面试心里有个底。但凡HR业务能力过关,她都会被录取。

等到第五天的傍晚,她实在有些心焦,便拨打了NF的总机,转人事。

接电话的是一个小姑娘,听声音年纪不大。

“您稍等一下,我这边帮您查询一下。”电话被搁在一旁,几分钟后才有回音,“抱歉,北小姐让您久等了,我刚刚核实了一下,很抱歉地通知您,您没有被录取。看了一下计划,这个消息原定是打算下周一通知您的,多有耽搁,还请原谅。希望以后有机会,您还能加入NF。”

晴天霹雳。北丢握着电话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但她很快就平静下来,语气轻柔:“能否跟您咨询一下,这个岗位最终录取的是?”

群面有好几个人深藏不露,但凡是输给他们也是情有可原,毕竟一场群面未必能看出多少才气。

“黄蕊。”电话那头轻声说,“我这边查了一下,是这个人。”

北丢怎么都没有想到面试的结果会是这样,更没想过自己会输给那个有些天真的少女。她躺在布艺沙发上,仰头看着天花板许久,直到外面天色渐暗,整个房间再无一丝光亮,整个城市被黑暗笼罩。

她不是没想过会落选,却怎么都没想过会输给实力与自己相差较大的人。那日黄蕊的表现实在乏善可陈,很多道基础的财务问题都没有回答出来,群面时更是因为基本常识问题和考官发生了正面冲突。仔细思考了一圈,包括那日的发挥和回答的答案,她怎么都找不到头绪。

名字控

最终,一切的缘由竟指向一个她不愿意去相信的方向。

如果并非实力悬殊,那便是有人从中作梗。她刚来上海不久,也未曾得罪过谁,想了许久,似乎除了陈予森外便别无人选。

隔了八年,陈予森,虽那场离开突如其来,未曾来得及道别,但这八年里的每一个日夜,无论开心还是困苦,她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人便是他。

每一年到点蜡烛的时候,她便会倒一杯白水,对着空荡荡的对面,举杯,轻声呢喃:“陈予森,祝我生日快乐。”

即便是这样,陈予森,你还是会怨恨我吗?

北丢想。

夜色阑珊,远郊已无霓虹,整个房间逼仄而又开阔。逼仄的是空间,开阔的是了无人气的建筑。

北丢躺在沙发上,不由得想起了多年前那场突如其来的离别。

/ 02/

人要想不畏惧离别,便要随时做好道别的准备。

这是走南闯北的江湖人都知晓的浅显道理。院子不大,方丈之间,横七竖八插了几根篙子,篙子上套上五彩旗帜,每日出街便可举着招徕往来路人。北丢就住在这个院子里,住在这个院子里的还有七八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少男少女,比如山落,再比如月季、芦苇。院子不大,但层级森严,爹爹便是整个院子里的最高权力中心。这里所有的孩童都是被他捡回来的。

爹爹嗜好喝酒,常常喝醉了便说一些胡话,这些胡话里最多的便是那么几句呢喃——

“你们要记得,你们都是别人不要的孽障,爹爹收留你们给你们一口饭吃,你们要好好孝敬我。

“咱们这种人,能够混口饭填饱肚子,便是菩萨保佑,你们别成天做些没用的春秋大梦。”

所以,在这个院子里,没有人有梦想,甚至没有人有未来,他们如行尸走肉般生活,跟着爹爹走街串巷,从一座城市奔赴另一座城市。活着便是人生大幸,何日离世也任由人生主宰命运决断。

北丢叫这个名字的来源寻常又粗陋,像是一个普通的符号。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