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大漠梵音

时间:2019-01-27    来源:未知    作者:乔木自燃 只为茴香  阅读:

黄沙大漠中,不知隐藏了多少白骨,一座客栈孤零零的坐落在这一片黄沙之上,客栈很大,名气也很大,当然实力也同样的大,客栈里的客人很多,三教九流的人也很多。

他和她在这里住了很多天了,她喜欢这里的生活,安宁,没有人打扰,更没有她已经厌倦了的杀戮,如果可能,她希望可以一直在这里住下去,当然前提是和他。

他叫叶千尘,很高傲的剑客,他的高傲不是自大,而是来自他强大的实力与孤独,当然,哪怕他再孤独,他还有她。

她是龙魅儿,为数不多的还有龙族血脉的人,也是实力强大的魔法师。

他总是戴着一副白色的面具,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摘下,而她恐怕是唯一一个活着见过他的面貌。

haiyawenxue

他喜欢在深夜的月下练剑,月下练剑,可修剑意,不过,可惜的是,无论他再怎么苦修剑禅,总是无缘这种境界,他修出的,全是凌厉的剑招,杀气十足的剑招。

她喜欢看着他练剑,喜欢捕捉他一瞬间凌厉的眼神,一转眼又是那波澜不惊的样子,习惯了在他累了,给他按一按揉一揉,擦一擦头上的汗渍,皎洁的月光照在他们身边,她的眼中,是他干净的脸庞,不了多一分少一分的干净,以及一双波澜不惊,却隐藏着疯狂和仇恨的眸子。

她还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那是在一个被黑魔法师洗劫了的村庄,路过的她气愤不过,贸然出手,却被黑魔法控制住的村民生擒,即将成为一顿大餐,不知是不是老天有意安排,就在她即将绝望的时候,那个持剑的他,一袭白衣走了过来,他对隐藏在黑色斗篷的人说:天告诉我,你要死了。

那个隐藏在斗篷下的人一怔,当他看清来者只是一个半大不大的毛头小子时,而且还扬言取他性命,那个人忍不住大笑起来,那个人笑得很难听,刺的耳膜痛,可他还没笑完,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已经刺在了他的面前,在那人惊恐的眼神中,没入他的胸口……

从那以后,她就成了他的跟班,他赶都赶不走的跟班。

现在,他和她形影不离。

那时候的他,很疯狂,为了复仇,他像一架上足发条的机器,拼命修炼,为了生存,他去了雇佣兵工会,接下了大量的任务赚钱……那时候,他杀了很多人,有好人,有坏人,还有很多普通人,以及数不清的特殊生物。

他的名字,被佣兵奉为神!佣兵界的杀戮之神,千次的任务无一失手,不是神,还会是什么?魔鬼?或是传说。

没人知道他的身世,连她都不知道。

她只知道,他那么拼命,只是为了复仇。

为了复仇,他伤痕累累,哪怕他献出生命,只要能够复仇!

那么多年,他无时无刻不再为复仇而努力。

幸亏在他的背后,还有她,一直默默支持这他的她。

大漠的月光,亮的清凉,寒的刺骨。

她裹紧衣服,却没提出回客栈,毕竟这种安详,对她来说,同样是种享受。

haiyawenxue

她模模糊糊的依在岩壁上睡着了,一抹白光闪过,不知是月光还是剑光。

恍惚中,有人抱起了她,那人身上的气味很熟悉,所以她才会反抱着他,直到她被放在一张柔软的床上,耳边传来有人出去的声音,她的眉头皱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

………………………………………………………………………………………………

沙漠的日光虽然刺眼,但经过客栈客栈房间中的百叶窗的层层阻隔,射入房间的,也只有柔和的日晕。

龙魅儿坐在铜镜前贴着花黄,惊讶的发现,镜中的她,眼角竟已生出了一条细细的皱纹。

“算算也有十余年了,可是……”她不禁苦笑的向隔壁房间看去。“可是…他还是不懂。”

片刻,她施上淡妆,盖住了细纹。走到隔壁的房间门前,敲门,没有人答应,她轻轻推下门,门没锁,他走进去,门内空无一人,正对着房门的书桌上,摆着一柄玉剑,她认得,那是传信法器,传令玉剑。

传令玉剑下压着两封信,她拿起第一封信,是留给她的,信上的意思很简单,无非只有三句话:“若大仇得报,归来娶卿可好?暮雪白头老。”

“这个混蛋!”她咬着牙,轻叱。

一行清泪,却又不可避免的落下。

原来,他一直都知道……

第二封信,是雇佣兵工会的,上面有一张画像,以及一张古文字地图,她看不懂。

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跑进里屋,迎接她的,是一间干干净净的的屋子,不带有一丝杂乱,桌子上,还有一杯凉了很久的茶,仿佛在告诉她,不久前,有人离开。

她知道,他为什么不带她一起去,她能做的,只有默默的等他回来。

信上说,要她等七天,若他七天回来,一切都好,若回不来……

……………………

第一天,她坐立难安,时不时的向远处望去。

第二天,她拿着他的一幅画卷,问向从外面来的行人“你们有谁见过他吗?”

第三天,她找人想翻译出这副古地图,价钱很高,却依旧没人能翻译出来。

第四天,她经常去客栈外的悬崖边,查看有没有他的来信,却每次都是失望而回。

第五天,她被人欺负了,比她更强大的魔法师,如果不是客栈老板从中调和,那么,他也不会再见到她…

第六天,她站在沙漠里,等了整整一天,却因为脱水,差点死在沙漠中,他还是没来。

第七天,她的神智竟有些恍惚,抱着叶千尘留给她的信,总会出现他的幻觉,那个白色面具下的容貌。

外面突然喧闹了起来,声音很吵。

她强撑着身体,走出客栈。

一个黑魔法师驾驭这一条尸龙,尸龙不断发出咆哮,散落下来一片片墨绿色的光芒,光芒所笼罩之处,皆是黑暗的气息。

她总觉得,那个黑魔法师很熟悉,像是在哪见过。

她祭出一片银色鳞片,发出苦涩的音符,全身被一股银色的神圣气息笼住,与尸龙的黑暗气息遥遥相对。

银色的范围不断变大,终于结束的增长,一条银色的巨龙翱翔在空中,神圣而又强大。

龙魅儿的体内是银龙血脉,虽然不是很纯净,但有银龙逆鳞相辅,她就是一条随时可以变成银龙的,人形龙妹。

haiyawenxue

天空中突然炎热了起来,像是太阳即将落下,两团龙卷风围绕起了那条尸龙和黑魔法师,一道炽热的虹光落在了尸龙和黑魔法师身上。

“噗嗤”

很平常的轻响,等到龙卷风消失,那头尸龙,与黑魔法师都已不见,只留下了一块烧成玻璃的沙地。

她解除了银龙形态,刚刚转身,就听到了一声怒吼。

“住手!”

声音很熟悉,她永远也不会忘了,是他,叶千尘!

突然,她怔住了,一把墨绿色的匕首刺入了她的小腹,还带着一抹闪闪银光。

带有秘银的剧毒匕首。

龙类克星。

她捂着小腹,看着那个因为她才暴怒的人,她觉得,很开心…

…………………………

黄沙大漠中隐藏着许多白骨,也隐藏了许多传说。

叶千尘看着安详的龙魅,不禁一阵恍惚。

“等你报完仇,我们回去吧…为什么你那么帅,还要带着一个面具呢?…回来了。…放心,我不会死的我还要给你生个孩子,听他喊我妈妈,陪着你,过下辈子呢……”

龙魅的尸体被放在一块巨石雕成的棺材里,很安宁。

突然,他像是领会到了什么。

抽出长剑,剑身嗡嗡作响,像是龙吟。

舞起长剑,剑意纵横天地,像是天威。

这刻,他终于悟出了剑意,剑意—孤独。

…………………………

剑意成,佳人逝。

龙魅被葬在一座古寺中,他收起了剑,终日守在殿堂,梵音高诵。

…………………………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