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青瓦房

时间:2018-05-09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吴晓明  阅读:

上个世纪的70年代,我入伍到部队才8个多月,就获得了回家休假的机会。

那天一大早,我背上行囊告别了军营,来到了南京长途客运站。

客车开动了。我坐在座位上,靠着椅背,望着不够明亮的窗外,不时地有近处的灯光和远处的楼房灯光闪过……渐渐地,东方露出鱼肚白,几颗星星在晴朗的天空中慢慢不见了。面对这次回家,虽然我兴奋得几乎一夜没有合眼,但却不知疲倦,不感困乏。相反,那颗心儿早已飞向了生我、养我,让我想念、让我眷顾和魂牵梦萦的家乡,苏中平原的那个小村。特别是曾经和我朝夕相处的那幢青瓦房,我对它有一种无法割舍的情感……

提起那幢青瓦房,它凝聚着长辈太多的汗水与智慧,是父母亲省吃俭用,用双手筑起的幸福花园,也是我高中毕业后,共度艰难人生的第一站,更是伴随我梦飞的起源地、自强不息的精神大厦。尽管我如今离开了它,但我却依旧固执地想念它。

我不是当地人,老家在如东农村,就在高中毕业的前一年,我们一家人的户口才被迁移到父亲工作的所在地。本应接着建房、安家,可是,因家里的经济状况不好,一时无力支撑这笔不小的开支。因此,父母迫于无奈,建房之事必须向后顺延,就这样被搁浅了。于是,我毕业后,只能暂住于别人的家中。

名字控

时隔半年,到了1977年的春天,在父亲精心准备与策划之下,建房计划终于如愿实施。

开工的那天,热闹非常,人来人往。有瓦工、木工、电工;有帮助挑砖、运水泥的,搬木头的……那笑语声、号子声、电动声交集成一曲喜气洋洋的圆舞曲,悠扬、动听!处处洋溢着一派忙碌而又欢快的景象。

如此的场景,与当地人的风俗习惯有关。据说,一直以来,不管遇到谁家建房,还是哪家盖猪舍、挖粪池或其他什么,全队人都会群策群力,鼎力相助,每户至少出一个劳力,分批过来帮忙,当下手、做小工。当然,也不需要给当事人报酬,只要把吃的问题解决了就行。

二十天左右的时间,一幢四间半的小瓦平房终于竖了起来,我也由此告别了寄人篱下的生活,有了自己真正的家!

就在房子收工的当天下午,二老已是汗流浃背,挥汗如雨,整个脸庞都是黑乎乎、脏兮兮的,剩下的只有那对眼皮还在不停地眨着。他们俩的那种姿势、动作与神态,让人一看,就觉得他们累得不行了,那两条大腿似乎支撑不住人的整个身躯。按常理,他们俩应该休息一会儿,毕竟忙了近一个月,太累了。可还是那句老话说得好:人逢喜事精神爽。两人一忙完手上的活,便又马不停蹄地把每间房光顾了一遍,然后他们俩又绕着新屋的四周来回走了几趟。边走着,边说着,边笑着,笑得都合不拢口。这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洞见他们二老有如此亢奋的心情。

在新房落成后的第三天,父亲为了美化、点缀这幢青瓦房,从花卉苗木市场上,买来了多种具有观赏价值的小树苗和花木。我的父亲他不仅是个文人,而且还是个基层的领导干部,脑子灵活、好用,做事认真、细致、到位。他把买来的小苗分门别类地摆到要栽插的地方,然后再一个、一个地挖坑、施肥、放苗、填土、浇水。当把最后三棵小树种植在后院的两旁时,我的父亲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放下手中的工具,把我们弟妹仨招呼到一起。片刻后,只见他伸出右手,用手指着前方。

“这三棵小树呀,是我刚刚栽下的,就好比你们三人。往后呢,就看谁长得快,长得好,长得高,最后长成材……”父亲这段回味无穷的话音,就像一首隽永的小诗,深藏在我的心底,足以用一生来品尝。

就这样,父母为了儿女,为了我们兄妹仨,用完了所有的辛苦钱,建起了这幢房,换来了我们一家的尊严和平安。他们的心也算是落了拍、定了根。

两年中,青瓦房却留住了我的故事。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严寒酷暑,我都耕耘在那片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每吃完晚饭,那灯光下留下的身影一定是我,是知识照亮了我的心路,让我看到了将来的希望……当然故事里,也印满了父亲母亲慈祥的目光,也印满了父亲母亲殷切的希望。

同时,青瓦房也留住了我的梦想,那梦想就如万花筒一样的美丽,像三叶草一样在心里面疯长,而且总是像老天爷的脸色一样不断地变化着。我梦想着将来当个医生,当个作家,当个科学家,当然,也梦想过将来当个技术工人或当兵入伍,保家卫国……梦如云朵般的轻盈,彩虹般的绚丽,星光般的灿烂,单纯而神秘,奇美而高远。

我终于实现了当兵之梦。

走的那天,那一幕就像发生在昨天似的。12月24日,是我出征前往部队的日子,我收拾完行李后,便出门来到和我一起共同度过时光的那幢青瓦房前,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足足有二十分钟,那两只脚就像被磁铁吸引住似的,总是迈不开、走不出,不愿离开那幢青瓦房。是啊!当我离开家乡,当我背着草绿色的行装,当我离开父爱母爱筑就爱巢时,蓦然回首,青瓦房便成为我人生永久的一个影像。

因此,在远行的几个月中,许多往事都已成为过眼烟云,有的尘封,有的锈蚀,有的忘记,但这幢青瓦房始终是我心中一组最美的音符,一幅最美的图画,它沉静地横在我記忆的长河和无边无际的岁月之中,恍如一个恒久的人生场景,荡起我不尽的悠悠乡思,悠悠乡恋。多少次梦里,我梦到了那幢青瓦房,看到了我家房子的屋檐,冬天时结满冰凌,夏天时蓄满天水,那一缸缸、一坛坛清纯如镜的水被看作是乡下人家穷日子里的不灭火种……

就在突然间,一声刹车让我如梦初醒,车站到了,近8个小时的疲惫行程也终于结束了,离开8个月之久的海安,我又回来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