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从“妓女”—“小姐”与“卖淫女”—“失足女”说开去

时间:2017-08-31    来源:原创    作者:宝塔山人  阅读:

从“妓女”—“小姐”与“卖淫女”—“失足女”说开去

宝塔山人

(二〇一七年七月)

人们通常说的妓女,是指在特定社会制度下,因生活所迫,通过出卖肉体而获得生活资料或经济收入的女子。而从原始意义上来说,妓女是指受过专业训练、具有专业服务技能的女子,其职业地位高于"娼",即收费较高,所服务的对象社会地位较高,其本意是指女艺人,即歌舞表演中的女演员。“卖艺不卖身”者,即指原本的“妓女”,而“娼”才是人们通常说的“妓女”,也就是以卖淫为生者。由于我国古代从事歌舞、音乐的乐户毫无地位,如果乐户的女子才艺佳,长相出众,在卖艺的过程中,如被有权势者看中,她们就会被迫与有权势者性交,所以“妓女”就逐渐演变为今天的“卖淫女”。总之,妓女其实是特定社会制度的产物,特别是在私有制社会里,各国都有妓女这一行业。在有些国家,妓女是合法职业。

我国的娼妓制度始于“女闾”,自此以后,无代无之,唐时最盛。时至现代,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才彻底废除了娼妓制度,并且政府还把旧中国遗留下来的从业妓女改造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但从70年代末的改革开放开始,由于在“猫论”的指引下,人们都开始向“钱”看,不择手段地捞钱,什么捞钱快就做什么,有些人就做了妓女;随着集体企业、国有营企业的改制或倒闭,大批工人下岗,他们失去了经济收入,没有了生活来源,有些年轻或略有姿色的女子也被迫做了妓女;由于私有化加剧,人口的增加,年轻人找工作越来越难,尤其是女孩子找工作就更难,所以有些女孩子也被迫做了妓女;再后来,随着农业人口进城,更加剧了就业困难,农村出来的一些女人既没有学历,又没有一技之长,所以稍有姿色者也加入了妓女行业;随着人们观念的改变,有些女人缺乏吃苦精神,不愿活的太苦太累,所以也做了妓女。这些人干着妓女的职业,实为“暗娼”,因为我国政府并没有公开将“妓女”职业合法化。

名字控

不论叫这些从业者“妓女”,还是叫“暗娼”,这都是改革开放制度下的产物,而且这一行业的从业人员越来越多,存在的形式也越来越繁杂。有在歌舞厅陪唱陪舞兼卖淫的;有在酒店陪吃陪喝兼卖淫的;有陪游陪玩兼卖淫的;有理发店里以洗头为名,实则卖淫的;有街头拉客卖淫的,形形色色。凡此种种人员,社会人出于对她们的尊重,称其为“小姐”。因此,“小姐”一词就这样被这些实际的妓女糟蹋了。众所周知,“小姐”一词原本是指富家的女子,后来用于对女子的尊称,可如今则成了妓女或娼妇的代名词。现在,在有些地方,如果你把正经人家的女孩子称为“小姐”,人家是很不乐意听的。

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需求的变化,“小姐”们也在与时俱进,她们已经渗透于社会的各个层面,各个角落。她们的从业形式也在变化,所以对她们的称谓也在随之变化。从她们的从业形式来看,依然有在各种场所待客“零售”的,这些人仍被称为“小姐”;有将自己批发给某领导或老板的,这些人被称为“二奶”或“情人”;还有些人既为捞钱,又与某个人还有点感情的,与某个有妇之夫苟且在一起的,被称为“小三”。不管这些人被称为什么,其实她们都是“暗娼”,都是“妓女”,说到底就是卖淫女。

当今我国的“妓女”、“小姐”、“二奶”、“小三”、“卖淫女”、“失足女”其实都是“暗娼”,因为政府至今也没给她们一个堂堂正正的“妓女”的名分。因为政府还是要面子的,所以政府不可能允许“妓女”们玷污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名声。但是,实质又怎样呢?

从我国的相关法律法规来看,政府其实已经默许了“妓女”的存在。政府也明白毕竟这些“妓女”也要生存,因为政府没有给每个人工作岗位的能力。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卖淫、嫖娼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在公共场所拉客招嫖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这样的处罚,其实只是一种象征性的处罚。如果政府真心想消除“妓女”的存在的话,就不可能对卖淫、嫖娼者定出这么轻的处罚规定。

在过去,政府一直把以卖淫获取生活资料的女人称之为“卖淫女”,据说为了尊重这些“卖淫女”,所以 政府后来就把她们称为“失足女”了。这似乎听起来非常的人性化,实则不然。我们的政府究竟为什么要把“卖淫女”改称为“失足女”呢?

依我看,从表面上看政府官员说:“以前叫卖淫女,现在可以叫失足妇女。特殊人群也需要尊重。”,其实,这并不能说明政府对“卖淫女”的尊重,这只是个托词。他们之所以这样说,其实是为了保住政府的面子,为了维护政府的尊严,他们不愿承认改革出了问题,所以他们在推脱责任。大家想一想,什么是“卖淫女”,什么又是“失足女”?如果你对此不理解,不知道此二者的区别,你可以翻翻字典,看是怎么解释的。

“卖淫女”,即“娼妓”,指通过出卖自己的身体,同他人进行性交易而获取金钱收入的女性。既然“卖淫女”就是“娼妓”,而“娼妓”是特定社会制度下的产物。既然“娼妓”是特定社会制度下的产物,那这就与政府有关了。所以,政府表面上是在尊重“卖淫女”,其实是在自我尊重,在推脱导致女人卖淫的责任。

“失足女”的“失足”二字,字典是这样解释的:一是“比喻犯严重错误或堕落”,二是“行走时不小心跌倒”,由此可知,“失足女”是指由于自己不慎误入卖淫之道的女人。由于失足而卖淫是个人问题,与政府无关。因此,在2010年12月11日,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局长刘绍武在公安部工作会议上讲,“以前叫卖淫女,现在可以叫失足妇女。特殊人群也需要尊重。”把“卖淫女”改称为“失足妇女”就算是对她们的尊重吗?这是不是有点太滑稽。

如果政府真心地想尊重、同情卖淫女,那就不要让她们做“卖淫女”,那就请拿出诚心来,为她们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为他们解决就业问题,给他们提供生活保障,不要玩那些毫无意义的文字游戏。如果把“卖淫女”改成“失足妇女”就算是对她们的尊重的话,那还是免了。她们宁愿不要这种尊重,而需要的是生活的保障,需要的是政府能给她们提供自食其力的工作岗位。如果她们有收入比较稳定的工作岗位,她们中还有谁会愿意“失足”呢?请问各级政府官员们,你们的老婆或女儿们愿意“失足”吗?真正的社会进步就是让每个人都能堂堂正正的做人。

过去,中国人民对共产党,对政府怀有真挚的情感,充满了信任,甚至到了崇拜的地步,党叫干什么就干什么,政府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可是,如今人民对党,对政府的看法不用我说,有眼睛,有听力的人应该都知道。之所成为这样,不是人民远离党和政府了,而是党和政府脱离群众了,而且离群众越来越远。代表着党的官员们高高在上,不会俯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苦大众,只会仰视比他们地位更高的上级领导;一级一级代表着党的官员们只喜欢听好话,听不得半点群众的批评和意见;一级一级代表着党的官员们做事情,只考虑政绩,急功近利,根本不考虑对百姓有什么好处。各级官员皆然,人民还会相信政府,相信党吗?

我认为共产党到了恢复党的“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和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三大作风”的时候了,因为这三大作风是中国共产党区别于任何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我们党的改革应该是改革那些不适合生产力发展的因素,而不应该是把毛泽东时代的东西全抛弃。如果改革只是为了否定毛泽东,所以把毛泽东时代的那些好的东西全否定,把毛泽东时代建立起来的工业体系、农业体系、科学技术研究体系全部毁掉,把毛泽东时代肯定的东西全否定,把毛泽东时代否定的东西全肯定,那么这样的改革必定要失败。因为毛泽东对事物的思考要比一般人至少要超前五十年,甚至更久远。时至今日,改革中出现的种种社会问题已经说明了一切。

在过去,共产党之所以在人民的心中伟大,是因为共产党是为劳苦大众当家作主的党,是代表人民利益的党。这个党大公无私,想百姓所想,急百姓所急,先人后己,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对他们来说人民的利益再小也是大事,自己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所以人们一度把党比作娘,这个娘心里全装的是自己的“子女”。而如今,关系到老百姓利益的事情,还有谁去关心呢?老百姓遇事,找到党和政府门上,也会被推搡出去,即使不被赶出去,也会推诿、扯皮,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

在过去,共产党之所以在人民的心中伟大,是因为共产党讲平等,在部队官兵平等,在民间干群平等。而今呢?一旦戴上个芝麻官的帽,都把自己看成是个官,见了百姓,其态度变了,行为姿态也变了,说话的语气当然也变了。

在过去,共产党之所以在人民的心中伟大,是因为共产党讲民主,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人民有说话的权力。人民可以给党和政府领导提意见,可以给单位领导提意见,如果人民群众说得对,党和政府领导或单位领导就会采纳群众的意见。可是,如今呢?大伙都可以骂共产党,但绝对不敢直接骂某个领导,尤其是本单位的领导。因为骂共产党没人管,但如果骂单位领导那就有人管了。所以大伙都怕领导给自己穿小鞋,打击报复。

在过去,共产党之所以在人民的心中伟大,是因为共产党不贪不占,清正廉洁。党和政府官员处于人民的监督之下,他们随时接受着人民的监督。可而今呢?凡是做官的几乎没有不贪不占的。尽管近几年党中央加大了反腐力度,可是贪官们还在贪,明着不贪,暗地里贪。因为这些人在做官之前都是投资过的,在他们心目中,官场即生意场。既然为当官投资过,那么在为官后就得把投资出去的资金捞回来,而且还要赚一把。所以说,买官卖官不绝,反腐难见成效。

名字控

美国的希拉里讲过:“中国20年后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资金外流,精英移民;人才淘汰,蠢材上位;过度开发,资源枯竭;环境破坏,需付出数倍成本和时间恢复;贫富悬殊,内需疲软,经济发展停滞;改革阻力大,社会动荡;社会不公,人心向背;缺乏技术,改革失去动力;普世价值缺失,社会缺乏共识。”

有人还说过:“如今的国人,没有天、没有地、没有神、没有祖宗,他们只认两样东西:权和钱。中国的成功之路变成了两道窄窄的门缝:一个是权;一个是钱。不能从门缝中挤进去,你就会活得很凄凉。而挤进这两道门缝的技术已卑鄙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以上引用的这两段话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事实。我希望我们的政府不要对此视而不见,不要掩耳盗铃,而应该积极想办法解决目前存在的各种问题,化解各种社会矛盾,团结全国人民,一心一意,齐心协力谋发展,为实现中国梦而努力!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