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流年里散去的呓语

时间:2013-09-24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白木  阅读:

  而瞬间消失的只剩下空壳般的零散呓语

  我在说,我在说我十七岁尾巴里轻声的呓语。

  真实如轻纱,冗长如曲河。

  一一一一一写在前面

  彩虹糖的空梦。

  我用糖果和游戏构成了一个银河里星辰如小女孩眨着可爱大眼睛甜美的梦。梦里有爱丽丝仙境的童话般的城堡,有巧克力和草莓做得漂亮如奶油水果蛋糕的小房子,有花仙子羞涩的跳起天鹅舞来,有太阳爷爷俏皮的和风小弟玩捉迷藏,躲在云朵阿姨身后偷笑,有小草妹妹伸着懒腰,土地公公打着瞌睡,还有…像一个快乐的城堡。

名字控

  还有我甜甜在画纸上编织一个彩红糖的空梦。

  谈起小孩

  小孩子的世界永远只是只要糖果和游戏,不要算计。

  孩子的纯真像一湖透彻而甘甜的水,孩子们时代不再骑着木马、听着童瑶。在冷漠现实猎杀下,实践孩子们艺术,那些卷天扑来的所谓大人们用心良苦的思想烙印在儿童沉积的沙漠里。

  “灰太狼究竟为什么吃不到小羊,猫为什么也抓不到老鼠?大人们永远也不会知道这有多重要---如果真的知道,未免不是件好事,孩子们的世界只有孩子才能懂。

  曾经我无意间看到纪伯伦在《先知》里说道“你们可以庇护孩子们的身体,但不能禁锢他们的灵魂。孩子们的灵魂栖息于明日之屋,那是你们在梦里也无法造访之境。”

  大人们永远不知道孩子们是怎样用炙热的渴望去构成他们的城堡,只有五颜六色的糖果和孩子们玩得游戏。属于他们的童年。

  说说经年里散去的友谊

  假如时光可以倒流,我想回到只属于我们三个人的天空,把我们中途离去的背影抹去。

  头顶的天空永远都是那么蓝,蓝的发虚。窗户边总会透过暖暖的阳光,扫过厚厚的灰尘,高高的树木缝隙里有浮云浅浅泛着琉璃的微光,有点莫名的哀伤的气息。

  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 说不清,说不明白。友谊里参杂着多少明明可以洞悉的彼此间怀疑和妒忌,只是在不经意间微小而浓厚的火药味 刺入鼻腔。是我在这中学时代高中时代早就习惯的如白开水的味道。厌倦的空洞的味道。

  很多时候同桌互相冷战的好多天,头总是在想事是疼的不争气涌出潮水,胸腔里脑袋里像有个崩胀的气球,只要用力就会爆炸,然后全部都空荡荡的。总是不停在本子上写三毛的话“朋友再亲密,分寸不可差失,自以为成熟,结果反生隔离…”用力过度的力道总会穿破本子单薄的纸面。

  友谊是不是经不起时间磨合?有些答案早就埋藏在坚硬的石子地下,看不清装了些关于逝去的那场友谊里,到底谁在心里说了“我离开了你,照样活的好好的。”那般绝裂而苍白的话。 “你忘了我们的承诺,忘了我们要做一辈子的朋友,丢下我一个人在穷途末路里低头驶去。我们都忘了,都累了。

  “既然抓不住,就让它流走吧!”

  背起行囊来一次旅行

名字控

  你曾在江船上孤身仰望过白帝城,顶着烈日临过黄鹤楼,去白莲洞感受古老的名族,到中国历史上曾用无数劳动人垫起的石基的长城看看,去都江偃、葛洲大坝、去描绘一个灿烂的历史文化,去三毛走过沙漠感受那片和谐的自然,去岳阳楼拾起范仲淹的文人骚客的博大胸襟…我要去,要背起行囊来一次旅行。

  不再踟蹰,或许我们还年少,那些天真的梦会如墨汁扰乱,变得模糊不清。“人的一生也许不会成功,但一定在成长。”这些缓缓流水般的生活,只要还在成长,就可以单独一次旅行。

  ~~~青春。就会这样过去。

  ~~十八之前那些喃喃自语。

  关于那些不沾边际的碎语,湮没在翻腾的大海里。

  每一个人。每一场纯白色的梦。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