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蝶蜕.眠

时间:2013-08-07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书雨/小米  阅读:

  两个人要去的天堂,不是老马,不会识途。

  近日来又开始了悠悠扬扬的雨,木制的地板越发的潮湿起来。

  菩耳侧身躺在上面,不眠不语,只是张着眼睛。

  隔壁老太太把电视的声音调的很大,楼下的女人开始甜腻腻的大笑,奶奶养的猫不安分地在房顶大转,遇见美丽的母猫会骄傲又讨好的“喵”几声…

  周遭的一切都令菩耳感到安心和些微的羞耻。

名字控

  母亲停下了吃那副作用极大的止痛药,换上外敷的膏药,这又是一笔大的开销。天气好的时候她会慢慢走去院子里晒太阳,她会哀伤的跟菩耳说很多话。

  “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

  “我亏欠你太多,这个家亏欠你太多。”

  “你若是病了,我连水都不能喂你一口…”

  断断续续的说很多,没人知道菩耳有听进去多少。

  有时候菩耳会想,既然活得这么辛苦,为什么不早点解脱。可是下一秒她就会被自己恶毒的想法吓倒,继而开始恼怒起来。

  她知道换上是自己摊上这样的病,怕是坟头都长满青草了。

  间或地听到同学结婚的消息,开始是觉得不可思议,后来多了也就把心放淡然了。

  都是同自己一般大小的人,年龄是不够领那个9块钱的小本本的。

  菩耳问过别人,离婚证也同样的价格,虽是等值,感情已是变质,心境也大不相同。

  不知是什么缘故,她一直困顿得厉害,躺在床上却不尽然能睡着。

  很多带刺儿的小事密密麻麻的铺成开去,轻轻一压就会吃疼。

  所以菩耳选择眠,带着青叶,天明,还有菩耳自己的故事

  一切都该是有终点的,自当是到了尘埃落定那天,她便会不期期然死去抑或活过来。

  菩耳不是个容易交心的人,所以她爱一切善良美好的东西。她祈求着被感染,也能长成明净的模样。

名字控

  总是有些阴暗的小心思会时不时的冒出来,有时候她会觉得痛快,更多的是会觉得苦恼。这不是菩耳希望长成的样子。

  就像母亲的病态,她会心疼也会厌烦,这的时候最多的便是对父亲的心疼和尊敬。

  他无疑是个好男人。只是时间一常难免心生厌倦,好歹是熬过最艰难的年月,日子一天天也好起来。

  人生大抵是如此了,再闪亮或苦难的生活最终也会趋于平静度日。

  终究是要长眠于土地的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