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我的母亲

时间:2019-03-11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李沛  阅读:

提起母亲,所要聊的话题其实很多,我就选择几个点吧。她很勤劳和善良,她的容颜随着岁月的流逝变得不再光鲜好看,但是,她依旧爱美,对生活有种积极乐观的态度,这也许就是女人的天性吧。

曾经看过一本书,说其实女人比男人坚强,面对压力和烦恼的时候,他们表现的非常英勇。究其原因,许多社会学家和科学家做了大量的研究,最后分析到,这可能和他们有繁衍后代和孕育生命的生理构造有关吧。他们有着孕育生命的伟大,也有接纳生活创痛的胸怀和心理承受力,某种程度来说,男人做的还是有点不够的。

0 1

我曾经问过母亲,当初你为什么选择父亲呢?

要这样发问,是因为我想知道她选择伴侣的原因,也想明白一些疑惑。我父亲是一名因为患了小儿麻痹症,右脚有残疾,需要接着拐杖生活的人,在当时,选择这样的男人,一定有很多话儿要说。她说,那个时候,她心底只想找个有文化的人,因为外公家比较穷,没有很好的条件读书,他们除了努力谋生活外,内心还是很希望读书学习的,但是条件不允许,家境给不了他们要的生活。那个时候外公因病不能下力气劳作,外婆抚养了二儿子和二女儿,个中艰难可想而知。

haiyawenxue

我也问过父亲,为什么选择母亲,其实父亲说话还是有点狡猾的,说妈妈人很善良、唱歌和说话都如成语一样非常幽默乐观,于是他就选择了他,其实,在我看来,从某种程度来说,他确实找到了一个死心塌地愿意扶持照料他生活起居的人,毕竟他们结婚后,家务事,还是妈妈做了很多,不是完全说没有,但是几乎也差不多了。体力劳动也是值得赞扬的,尽管人们似乎看不中,认为脑力劳动更高级一样。事实,并非如此。

0 2

母亲很讲卫生和干净,小时候就是把我当女孩子养,当然了,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我有时候庆幸我是男孩,真的是女孩子,也许会继续生男孩,虽然几年后我们迎来了弟弟的到来,也许是一种上天的眷顾吧。

那个时候还小,我每次出门前,总是被叮嘱,不要把裤子弄的脏了,不要在青草地去滚和坐,回来不好清洗,我总是很听话,所以也不敢那样放肆的在草地奔跑,万一摔倒了,回家肯定会被说的,我终究要保持好孩子的角色。

记得,我大概5岁的样子,学校下了雨,很多学生买了新鞋子在跳远的沙地里面走来走去(里面到处都是水窝窝,脚一淌,感觉挺威风的样子),不知道是展示鞋子好,还是告诉我们他们买了新鞋子,我终究还是穿着小运动鞋旁边叉着手看着,那个时候,我真想下水啊,水里面到底什么感觉呢,我不知道。我当然没有下水,一来是我的运动鞋下去了肯定会湿,二来,回去后肯定被打骂的,算了,看着他们踩水窝窝很好玩,我就当做我也踩了吧。

0 3

母亲在某些重大事件上,特别清醒,特别是家里遇到了这样一件事情。那个时候,由于弟弟在爷爷奶奶家被照顾,可能农忙没注意卫生,于是从果园树上直接采摘的果子就没及时清洗,有时候衣服一抹就直接吃了,弟弟当时无法分辨这些,就接过来吃梨子。弟弟,大约3-4岁的样子,从此就腹泻拉肚子,后来诊断是痢疾。在当地老家医院门诊、住院输液了很久,一直不见好转。当时,妈妈特别着急,这样下去弟弟危在旦夕,当时奶奶说,“这样吧,先取1000元钱,看想下办法。”

妈妈说,“必须转院,没钱,借也要转,这样孩子不救,绝对不行的。1000元算什么,怎么够啊,这个时候就不是钱不钱问题了。”听当时说,妈妈和奶奶还为这个争吵了几句的,谁养的孩子谁疼,这句话一点没错。那个时候,爸爸手头工资也不多,也是也想办法外面筹备了一点,就立马转院了。经过几个月的治疗,弟弟彻底治愈了,只是我再看到他的时候,从以前胖乎乎脸蛋的他,成了瘦瘦的脸蛋,不由得感慨,一场重病催人瘦,小小孩子经受着这样转院、长久输液,这样的身体刺激怎么能受得了。

多年后,和妈妈说起这往事,妈妈说,“那个时候,如果不是她坚持要出来到大医院,弟弟恐怕要拖很久了,母子连心,一定要尽快救他,要治好他啊,不管生活多难,口袋有多少就拿出多少,不够的就去讨米求人也要治好他。”确实如此,她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到了。

0 4

妈妈,脾气整体还是不错的,都说女人是水做的,一点没错,我很少见到大发雷霆的妈妈,只要不违背原则,不触碰底线她是不会发火动粗的。

那个时候,我们新买的房子没有来得及装修,于是,都是把烧好的水,提过去用,那个时候妈妈背着弟弟,如同大山托着小山一样。我手提两个开水瓶,从楼下楼梯一步步爬上去,哪一年我10岁不到,忽然,一个开水瓶爆裂了,当时我惊慌失措,我想完了,肯定要骂我一顿,估计是怎么难听怎么来,说不中用的之类的话语。我等着被数落,等着这一刻的尽快降临。最后妈妈回头看了开水瓶,问我,你没有被烫着吧,我虚惊一场,原来他没骂我,她说,不用管,“等会爬上去再说,下来的时候打扫干净就行”。回到家我问她,“为啥不骂我啊,她说,这不是你刻意弄坏的,水瓶自己问题怪你干什么”,于是,我就安然度过了这一“劫”。

其实,有时候,我以为会被责罚,其实都是内心想的这样,事实并不会真的发生,不分青红皂白就乱发脾气,就把人说死、说的没有任何回口余地是很可怕的,她让我明白了,父母也是讲道理的,父母也不是占年纪大、生养你就可以随意辱骂的,虽然,一件小事,但还是内心很感激的。

伴随我们慢慢在长大,昔日的她精气神肯定大不如从前,这是自然规律。每当想起过往,总有想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一是为了纪念曾经发生的故事,二是为了把好的品格、故事当做典范发扬光大,也许,当我们在面对生活的时候,能更加勇敢、智慧的处理生活的事情,在他们的故事中收获一点启发,照亮未来前行的路。

有时候想,父母和子女的关系,不免让我想起龙应台在《目送》中说的那段话,

haiyawenxue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就这样了。往事不可追,我们把握的就是现在,把当下过好,不让他们操心吧,这也许就是能做的。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