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和我同年的花狸猫

时间:2018-05-09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卢明清  阅读:

冬天的晚上,与伙伴们捉完迷藏,踏着星光,回到自家土坯房中,点着油灯,脱了棉衣,还没钻进被窝,忽然听到院子里有动静,侧耳细听,仿佛是野鸭的翅膀扑打地面发出的声响,还有猫被堵住嘴巴,从鼻孔里发出来的呻吟声。

我们知道,这准是我家的花狸猫又逮到了野鸭。披上棉衣,赶快移动门闩,放开门,还没来得及看清猫与野鸭的影子,就听那声音又从床底传出来。关上门,将门闩插上,手秉油灯,俯下身子,看见床底花狸猫嘴里正咬着一只野鸭,那野鸭的翅膀渐渐地停止了挣扎。花狸猫两只眼睛放出的寒光穿人心肺,胡须如钢针展开。我们企图从它的嘴里夺下野鸭,它死活不松嘴。大姐爬进床底,揪住猫的耳朵,使劲吹气……我家花狸猫能捉野鸭,会钓鱼,在圩子里出了名,平时,它逮到野鸭、钓到鱼,通常都是放在院子里,让家人捡收,这回它咬住野鸭不放,是怕野鸭没断气再飞了。大姐朝它耳朵里吹气,它的耳朵眼痒痒得受不了了,才松了口。

野鸭栖息在芦苇地过夜,一有异常的风吹草动,就会腾起飞逃,一般没有经验的猫,虽然有一副夜光眼,也很难逮到它。我家的花狸猫好像天生就是一个好猎手,在黑夜里捉一只野鸭,对于它来说,容易,它还是一个钓鱼高手,中午,阳光热烈,花狸猫立在长着芦苇的河边,将尾巴梢放进嘴里涂上口涎,放入水中,左右游动,鱼儿发现了这“鱼饵”,就咬住不放,花狸猫使劲挥起长长的尾巴,鱼,被甩到了岸上……

听大人说,我和我家的花狸猫同年,一起出生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我小时候多病,大人总是将花狸猫放到我的床头,让猫“喵喵”地叫唤,不让我“睡过去”。与猫同生同长,我视花狸猫为孪生兄弟,冬天,它躺在背风的墙角晒太阳,夏天,它躺在巷口乘凉,我总会为它梳理毛发。我常常搂着花狸猫,花狸猫也常常搂着我,一起进入梦乡。小时候吃饭,我看着碗中自己有意不吃完的饭,对大人说:“吃饱了。”就把饭碗推到猫的嘴下。

我家的花狸猫是一只雄性猫,毛发墨青色,前驱、肚皮、尾巴等处长有白纹,它前腿蹬地坐立,两眼炯炯,眉毛间有两颗白斑,面相似虎。我七岁那年冬天,我家花狸猫养得毛发油光发亮,总要有9斤多重,上河工里的几个“贼”看着它流口水,将它逮住,用绳子套住它的脖子,吊在树上,要将它弄死吃肉。我家的花狸猫被吊在树上,就像我自己被吊在树上一样,勇从胆边生,我拿着菜刀,奔向害猫人,怒斥道:“你个狗日的,赶快放我家的花狸猫!奶奶说的:吃猫肉,死了过不了奈何桥!”猫有九条命,花狸猫又回到了我的身边,它在的地方,绝对没有偷粮食老鼠锉牙的声音。我的童年时代,花狸猫与我形影不离,我虽属鼠,它却与我为善。

名字控

苏北蔷薇河东堤坝,越过临洪闸,一路延伸到海州湾的元宝港,再到北固山西墅,保护着堤坝以外的城区以及家乡的盐田、粮田。我十岁那年的夏天,老天像被谁戳了一个窟窿,雨水一场连着一场。那个夏天的那天下午,我家的花狸猫坐立不安,神情焦躁,望着屋外连绵不绝的大雨,看着我和我的家人,“喵喵喵……”地叫唤不停。见此情景,我奶奶说:“一个月的狸猫通人性,九岁的狸猫通神灵。看来,要有大灾。”在花狸猫的焦急之中,在我奶奶的催促之下,圩子里上百号人,除父亲和几个骨干人员撑着一条平日拉淡水吃的木船留守外,全部、及时转移到了花果山、新县等靠山村庄,投亲奔友。那天傍晚,临洪湿地堤坝大浦段决堤,我的家乡,包括市政府所在地新浦等地,变成了一遍汪洋大海。

转移时,我家的花狸猫是和我们一起走的,不知道它还有什么没有了却的心事,半路上,又偷偷地回去了,没有再来找我们。随家人逃荒到花果山小姑家的我,特别想念花狸猫,常常登上山坡遥望满眼苍茫的水域,看不到我的花貍猫它在何方?

10多天后,淹我家乡的雨水、潮水退去,家乡一遍凄凉,盐滩、庄稼地都变成了滩涂,房屋倒塌。逃灾那天傍晚,当时已被关进了圈,未及撤离的鸡鸭,全被淹死烂在圈中,未来得及带走的粮食,被大水泡得浮肿起来,散发酒糟的味道。我揉揉眼睛,四下搜寻,河沟里鱼儿成群穿梭,鱼鹰从天空俯冲下来,就是不见我那花狸猫的身影。

我一直在想,大难即将降临,它离开了我,到底有什么事情比躲命还重要?后来才得知,就在我们撤离之前,家乡副业队的员工在堤内湿地里维护养鱼塘,被上游冲下来的洪水卷走三名女工,我的父亲和单位一干人在那湿地水域寻找10多天,只找到一具尸体……

我赤脚登上湿地堤坝,去寻找花狸猫,发现堤坝泥泞的道路上有许多我熟悉的脚印,我还看到了已经刻在我脑子里的“梅花”脚印,那脚印在堤坝上徘徊,徘徊,再徘徊……这些脚印,就是我日思梦想的我家花狸猫的脚印,前面的厚重,后面的稍轻,我突然想起,那10多天,我们一家人的眼前,每时每刻都浮现父亲在洪水里来来去去的身影,而就在那10多天里,我家花狸猫一定也是一直守在堤坝上,等待我的父亲平安归来……

灾后重建的一项重要工程是加固湿地堤坝,“工农商学兵”齐上阵,同时,父老乡亲用双手重建家园,家乡的一切,又好了起来。又过两年后的一个冬天的晚上,我们一家人在锅屋围着小桌吃晚饭,我忽然感觉有一股热乎乎的东西拥着我的腿,我勾头朝桌下看去,原来是一只花狸猫,我把它抱上桌,在灯光下反复地端详,似曾相识,我再仔细看它的眉毛,那两颗白斑赫然在目,原来就是我家的花狸猫,是我的花狸猫,我抱着它,将脸贴在它的背上,泪水湿了它的毛发。

而花狸猫似乎与我并不热情,我喂它饭,它爱理不理,我大呼它的名字,它爱理不理,总是与我若即若离,我很难过。我怀疑地问奶奶,这猫是不是我家的那只花狸猫?奶奶说像又不像。我常常劝慰自己,也许是因为经历了灾难的洗礼,花狸猫的性格发生了变化,情有可原。

不知在哪一天,我家的花狸猫从我的生活中悄悄地消失,我找它找不着,想它,睡不着。我又问奶奶,花狸猫来见我,又不肯理我,还与我不辞而别,这到底是为什么?奶奶对我说:“花狸猫老了,它这样待你,是让你不要为它的将来太伤心!”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