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今年春节

时间:2018-03-11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祈愿心安  阅读:

春去秋来,四季依次而过,又一年春节到来。

今年的大年三十,因为上班放假晚的缘故,我一个人在上海,父亲母亲和弟弟早就回了老家。

大年三十晚上,一个人在上海的出租屋内度过,洗漱过后坐在床上玩着笔记本电脑。似乎很孤单,其实也还好。

今年的春节似乎跟往年一样,但是又不太一样。

今年春节,有奶奶的九十寿辰。

时光飞逝,转瞬间十年过去,奶奶的九十寿辰也在今年来临。

名字控

犹记得十年前,奶奶八十大寿时,我还是懵懂孩子。

十年前的寿辰,至今都在记忆中,虽然说不上记忆犹新,甚至寿辰上的事情都有些记不清了。然,却也宛若前不久才是八十大寿般,恍然如梦。就好像前不久奶奶才过完八十大寿,一眨眼就到了九十大寿,很不真实的感觉。

原来时间过得这么快!原来长大这么快!小的时候,总是想着快点长大,而长大却那么慢,慢的仿佛长大是遥遥无期的奢望一样。可是等真的长大以后,却又觉得,童年太短,长大太快,快的我们什么都没有准备好,就长大了。

奶奶九十寿诞是在大年初三,初二晚上,我坐地铁到大姐那里,初三凌晨四点四十分左右坐着大姐家的私家车回老家。

大概九点左右,我们到达老家滨海。大姐和姐夫因为没怎么睡好,就先到酒店休息了几个小时,下午才去奶奶家。

时隔一年,又见到了奶奶。与记忆中相较,奶奶没什么变化,身体很精神。杵着拐杖,走路很是利索。平日里也是自己一个人住,一个人烧饭吃饭。

老家的气温比上海低,比上海冷多了。很可惜,今年没看到雪。上海的雪只下过一次,是很小的小雪,没有积层,只有化水,把地面浸染的湿漉漉,宛若下了一场雨。而老家的雪,在过年前就已经下过了,看弟弟在朋友圈发的图片,积了厚厚的一层白,整个世界宛若被无杂质的纯白色包裹一般,煞是美丽。

彼时,到奶奶家的时候,寿宴还没开始。现场还在布置,屋内物品还没摆好,外面大棚还没搭好,乐队也还没开工。

今年的九十寿辰比起十年前的八十寿辰,更加的热闹。至少,十年前没有请乐队,今年请了;今年的人也比十年前多的多,上到奶奶那一辈,下到奶奶曾孙这一辈,祖孙四代同堂。

父亲有兄弟四个,姐妹两个,每家的夫妻两个,儿子女儿,女婿儿媳,孙子孙女都到齐了。除了我们这些祖孙四代,还有奶奶的兄弟姐妹,及他们的祖孙,几十口人齐聚一堂,热闹程度,可想而知。

如今我们这一辈,几个堂兄弟姐妹,结婚的孩子都有了,没结婚的也有了对象,只有我和弟弟既没结婚,也没对象。

再过十年,我和弟弟大概也结婚了,孩子也有了,现在的侄子侄女们也长大了,说不定都谈恋爱了。十年后的奶奶一百寿辰,会更热闹。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晚上,宴席还没开始,戏班子的节目就先开始了,其实也就是放震耳欲聋的音效,然后唱歌。

宴席开时后,节目暂时停了。宴席上,没结婚的都得到了一个红包。

宴席过后,烟花爆竹就放起来了。农村比起大城市,虽然很多方面比不过,但是也有着大城市没有的精彩。城市里禁烟花爆竹,农村却很常见。

名字控

我感冒了好几天,在上海的时候就已经感冒了,饭后感觉身体不太舒服,就到房间里休息了。休息了会儿,身体感觉愈加不舒服,恰逢此时没什么事情了,母亲就先跟我回去了。毕竟离得有点距离,不骑电动车,还真走不回去。也因此,我们错过了烟花和戏班子的节目。

第二天从朋友圈看到亲戚发的短视频,烟花和小品表演很精彩,可惜了无缘观赏。

第二天中午,奶奶坐中间,所有亲戚一起拍了全家福。然后是几个儿女各家跟奶奶各拍了一张。大棚拆了,戏班子走了,办寿辰的各项费用结算了,物品都收拾了,至此,奶奶九十寿辰结束了。

今年春节跟往年不一样,除了有奶奶的九十寿辰,也有等着我的“鸿门宴”,相亲。想想都是辛酸的泪,也就不想仔细回忆了。

与早些年的情景不同,或许是因为我大了却没有对象,今年回来,就有相亲等着我了。在外面的时候,因为不想谈对象而没找男朋友,自然不可能回家亲戚介绍对象,就改变主意谈的。可是家里人都安排了怎么办呢?同乡抬头不见低头见,又不能驳人家面子,只能见见呗。

母亲是希望我能够跟人家男孩子接触接触,相处看看有没有感觉,我的意思也是顺其自然,虽然心里没想谈恋爱,不过适当的稳住长辈还是需要的,后续拒绝也没问题。毕竟,男孩子长的是不错,家里条件也算优的。一般条件过得去的男孩子,自己在外面都会谈,更何况是条件优的,更加不需要家里安排相亲了。这个男孩子没谈,我估摸着也是自己没那心思,应该也是被家里人催的。所以,两个人都没那心思,都是被家里催的,那么后面一切都好说。

再说春运归程,毕竟过年休假结束,就该回到工作岗位上班了。母亲初八上班,我初十上班,故原本我和母亲打算初六回上海。然而初六那天下了雨,没办法只好推迟一天,初七再走。

初七早上,起床洗漱后,走之前要先去奶奶家跟奶奶打个招呼在走。然而,准备出门的时候,家里来了客人,等客人走了以后,在去了一趟奶奶家,已经错过了班车。

母亲厂里初八上班,也可以晚一点回去上班,不过初八有一千元红包。母亲初七没走成,初八回不去上班,也就跟一千元红包擦肩而过了。

不过就算初七回去了,也不一定赶得上上班,毕竟高速很堵。二姑家是私家车,他们家初六晚上回上海,平时五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堵车一直堵了28小时才回到上海的家。我们如果初七走了,高速上也会堵的够呛吧?只能这样自我安慰了。

初八上午,我和母亲收拾妥当到了汽车站,准备回上海了。父亲还要过几天在回上海,母亲说,马上家里的房子又要空落落的留在那了。

确实是空落落的,平时一年那天我们都在外地,弟弟也在南通读书,奶奶也住在村子里。家里的房子,平日里空无一人,也就过年的时候才热闹点,有点人烟。

如果房子是活的,如果它也有自我意识,那它会不会孤单呢?会吧?幸好它不是活的,没有自我意识,至少在它空落落的时候,不会孤单。

母亲说晕车吃点橘子和话梅就不晕了,可惜现在橘子都是甜的,甜橘子对晕车基本上没什么用。在车站附近找了半天,都是甜橘子,就是找不到酸橘子。记得以前听人说过,在车上吃瓜子不晕车,将信将疑下我买了包瓜子。

发车半个小时前吃了两粒晕车药,半个小时后车开了,开离老家。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每年我都以为有些原因不太想回来,但是回来以后,在走的时候,都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人都是这么矛盾的吗?还是只有我这么奇葩?

也不知道是因为吃了两粒晕车药的关系?还是因为吃了瓜子真的有效?一路上没有晕车。

初八的时候高速上虽然也堵了一会儿,但是很快就通顺了,晚上就到了目的地,一路还算顺畅。

晚上躺在床上,我淡淡的忧伤,年休假怎么就过得这么快呢?回想起来都没什么可回味的,年休假就过完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