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远去天堂的外婆

时间:2018-03-11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祈愿心安  阅读:

2017年8月13号,是一个难以忘怀的日子。我的外婆,在这一天过世了。

因为工作地点离父母远,我平时都是住在宿舍,只有休息或者放假的时候才会去父母那里。10号至12号因为有事请了假,12号晚上去了父母那里。

明明前一天还是好好的,明明13号早上母亲送我到地铁站的时候,我们都还在正常的生活轨迹上。

早上九点半多,我已经在上班了,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一个晴天霹雳的噩耗向我袭来。电话里,母亲哭的语无伦次,第一句话就是,外婆死了。

当时听到这一句话,我第一反应是,母亲在开玩笑。可是她的哭声又是那么真实,我的脑海有一瞬间的当机。

名字控

母亲说她要回去,我安慰了母亲几句,决定跟母亲一起回贵州。挂断电话,我突然很慌,心里落空了很大很大的一个洞。爷爷过世的时候我还很小,对于死亡并没有很深刻的认知。但是这次,我第一次深刻认识到死亡,感觉那么的不真实。我的外婆,就那么匆匆忙忙的走了,我们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她就离开了我们。

挂断电话我第一件事是联系片区收银总管请假,然后联系别的店的收银员,请人帮忙代班。顺利请到假后,赶紧到网上订票。可是时间真的太赶了,又是暑假期间,旅游的人又多,高铁实在是没有票。火车倒是有票,可是火车太慢了,要三十个小时,根本赶不上送外婆最后一程。最近的只有到临近城市转乘,可是中间间隔时间又长,也赶不上,我们急得团团转。最后幸好母亲在他们那里的火车票代售处买到了票,晚上我找了人顶班,赶去父母那里。第二天一大早,跟他们一起到虹桥火车站。

明明去年年底回去看外婆的时候,她还是好好的,虽然身体不太好,但是精神不错。

表妹找了个不错的男朋友,当时大家还在开玩笑,我什么时候也找个男朋友带回家看看。男朋友是早晚会有的,可是外婆再也见不到了。

明明她还没有看到我找男朋友,明明她还没有看到我出嫁,就这么走了。思及此,眼睛泛酸,心里仿佛被一双手紧紧捏着般难受。

母亲说:“我没有妈妈了。”

“我明明跟她说好了的,今年过年回家陪她过年的,没想到她就这么走了,一定是她不要我了。”

“如果早知道她会这么早就走,我一定多打电话回去,最近上班真的太累了,一下班回家,洗完澡就趴在床上动不了了,也就没给她打电话。早知道她会这么早走,再累我都会多给她打电话。”

“如果早知道她会这么早就走,小孙康家孩子出生的时候,在忙我都一定会回去,回去见她最后一面。”

“这么多年,我都没怎么孝顺她,离得这么远,见都不怎么见到,这么多年,真的太亏欠她了。”

“家里有个妈,就算离的再远,还挂念着有个家,挂念着有时间回家看看妈,现在妈没了,家也没了,连回家的动力都没了。”

母亲说这些话的时候,她没有哭,但是我却感到无限悲凉。也许,这就是远嫁的女儿的悲哀吧!是女儿的悲哀,也是母亲的悲哀。

看到过这样一句话,远嫁的女儿,是父母丢失的孩子。何尝不是呢?孩子丢失了,就难以找回来了。虽然少数运气好的能找回来,但是大多数运气不好的,一辈子也找不回来那丢失的孩子。看着别人家儿女环绕,和乐融融,想到自家那丢失的孩子,以泪洗面。就如同那远嫁的女儿,难得回一次家,偶尔回家一次,后面就是很久不能团圆。平时看着别人家的女儿经常回娘家团圆,而自家那远嫁的女儿却不知何时归,内心黯然神伤。平日里难得见到一面也就算了,更加揪心的是,一旦家里有什么事情了,女儿甚至都来不及回去。

坐了一天的高铁,晚上7点钟左右,我们到了贵州安顺,二姨妈来安顺西站接我们到殡仪馆。

来到外婆的灵堂前,母亲跪在外婆灵柩旁,哭的撕心裂肺。仿佛要把这么多年对老母亲的愧疚,来不及见老母亲最后一面的遗憾,通通都哭出来。看着母亲撕心裂肺的样子,我也忍不住落泪,站在旁边说不出一句话。

名字控

从接到外婆噩耗时,母亲除了在高铁上吃了一盒盒饭之外,就没怎么吃东西。晚饭她也没吃几口,好在宵夜吃了一点。

相比起别的地方,贵州还是很好的保留了旧习俗,至少守夜是正正规规的守。外婆灵柩前一直有人在唱着诗经,儿子女婿也轮流在灵柩前举着东西跪拜。到了半夜绕棺的时候,我们拿着香,围着灵柩绕圈圈。绕棺结束以后,停歇了几个小时,早上七点多,外婆遗体运到了火葬场。

母亲和姨妈都有着心结,母亲的心结是,这么多年一直没怎么回来看外婆,一直没有尽到为人子女的孝道,甚至就连临死前最后一面都见不到。姨妈的心结是离得这么近,却连她临死前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火葬场里,死者即将火化的时候,会停留几分钟,让死者家属在见见死者最后一眼。然而就是这最后一眼,让人悲痛欲绝。真的是最后一眼了,在这最后一眼之后,就真的一辈子也见不到了。在这最后一眼之后,在想见就只能见遗像了。

二姨妈本来就生着病,又受到外婆过世的打击,晕了过去。一群人赶紧把她抬到外面,掐她人中,缓了过来。

火葬场工作人员叫家属赶紧跟上去,要火化了。我看二姨妈没事了,就拉着母亲赶紧进去。几分钟后,二姨妈等人进来了,家属到齐,外婆遗体推进去火化。自此之后,我没有外婆了,母亲和姨妈舅舅们,没有妈妈了。

围栏外面,三姨妈对着外婆说:“妈,一路走好,下辈子我们兄弟姐妹几个还做你的孩子,下辈子我们有本事一点,不让你在吃这么多苦了。”

坐了一会儿,母亲和姨妈的情绪稳定了。办完了相关手续后,我们离开了火葬场。

13号晚上我就没怎么睡觉,第二天高铁上睡不好也没怎么睡,到了安顺以后,因为守夜又一夜没睡。所以到了二姨妈那里以后,洗了澡我倒头就睡了。

睡醒以后,幺舅和幺舅妈也在二姨妈这里。幺舅妈给了我一串手链,是外婆生前戴的,她死的时候幺舅妈从她手上摘下来的。幺舅妈说这手链给我,让我留个念想。我就戴着那个手链,一直没有摘下来。

因为不能请太长时间的假,所以等到外婆下葬以后,我就要回上海了。

外婆下葬这天,先到火葬场取外婆骨灰带到公墓。我们一家人坐着二姨妈的车去公墓,路上母亲说,这条路太心酸了,她这辈子都不想在走了,不想在为了谁走这条路了。

到了公墓,办好了手续,外婆就下葬了。晚上我就定了回上海的机票,父亲也急着要回去上班,我们俩就先买票回上海。第二天晚上的票,20号我就回店里上班了。

说实话,我不了解外婆。在去年回去看她之前,我甚至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因为母亲嫁的远,从我记事起,就没有回过贵州。这几年母亲和弟弟回去过几次,我因为工作不好请假的关系,一直没回去。

中间也说过要回去,知道我要回去以后,外婆每天的数着日子,每天盼着我回去。可惜最后还是因为种种原因,我没有回去,好几次都是这样,好几次都是对外婆食言了。一直都很愧疚,现在想起来甚至还是有想哭的感觉。幸好,幸好我去年回去看她了。如果我去年没有回去的话,我想,那将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

逝者已逝,生者坚强,生活还要继续。

话虽如此,然而对于母亲来说,尽管能够调整好状态,外婆却也成为她这一生最大的遗憾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