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遇见生命的色彩

时间:2015-11-19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四夕  阅读:

  我曾看花春天里,也曾遇见你。

  ——题记

  古都严寒之时,初见你,不美好,不惊艳。

  我带着满心欢喜,你光秃秃的躯干尴尬地杵在路边,我和朋友嬉笑着从你身边走过。他说:“这一路没风景啦,姑娘。”我尴尬地扭头看看你,再看看你旁边墨绿色的四季青,它们齐刷刷的脑袋仿佛在等着看热闹,我干瞪着眼回击朋友:“胡说,它休养生息呢,没眼光。”

  可是后来,好像真的如同朋友所说,很多个日子里遇见你,不争气的家伙,你始终耷拉着脑袋,整个身体都是灰暗惨淡,如同生命的终结。我懊恼至极,干脆不再看你,裹着厚厚的外套在寒风里穿梭,赌气不扭头看你。

  三月的阴天,微暖,略寒。出门等车的时候,看见小区门口的迎春开出一簇簇璀璨的花朵,黄色的花朵在绿意簇拥的叶子上面招摇而美艳,忽地想起很久不见的你,于是绕道去看你。

名字控

  远远站在马路对面,便看见陌生而熟悉的你,端庄而静美。褐色的枝头花朵妖娆而洁净;大片大片如玉的白色在一簇簇昏暗和墨绿的色泽里,有种突兀而诡异的美。枝桠伸展,花朵簇拥,没有绿意。

  我不由地笑起来,你可真美。即使在如此昏暗惨淡的背景里,你都可以如此耀眼而瑰丽。

  这样洒脱至极的性子,真是像极了性情恬淡却生命力强盛的女子,骄傲而决绝,孤寂而绚丽。从不为看花人而绽放,从不为艳压群芳而绚烂,从不为独树一帜而妖娆,只遵循大自然的四季轮回凋零生长,为着生命的色泽而美丽绽放,即使开在颓唐的背景里,也一样向着天空生长。看花人,来或者不来,你都让生命无限光彩。

  忽然觉得,如若人生可以如此,大抵早已无憾。

  再见你,是在长安区。朋友约我去看政法大学看花,可惜我去的时候不对,校园里的花还没有全开,只有些许绿意和花骨朵儿羞怯地躲在角落里。两个人干脆不为看花,只为散步。

  于是就这样,我第三次遇见你,在陕师大的校园里。一墙之隔的两个世界,政法的春天因为杨柳的娇羞,如同江南那浣纱的女子,微风拂面,纱绢遮脸,隐隐绰绰的美意就着春风,醉人至极。

  师大校园的春天里,你满树满树的炽烈花开,如同北方女子骑马而过的长鞭,长发飞扬里是自在敞亮的豪气之美。并不高大的枝干却站得像翩翩公子,大朵大朵的花瓣开在他的额头、肩头、手臂、掌心、身体、心上,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没有绿叶的衬托,却独有一种不可置疑的美感。如玉的白色在蔚蓝的天空背景里,美好得像遗世独立的女子;而玫瑰红的花朵则娇羞得像少女的脸庞,色泽鲜亮又芳香四溢;还有那含苞待放或者微微露出笑脸的花骨朵,调皮地躲在一角,或者霸占一整个细小的枝桠。

  我惊喜不已,拉着好友介绍:这是白玉兰,花白色,有芳香,但是不及红色玉兰香。那是白玉兰变种应春花,花里面淡红,表面紫红,特别香。那是天目木兰,花粉红色或淡粉红色,小枝带绿色,原产浙江天目山……

  好友看着我孩子气的欢喜,笑叹:你真好,还可以为了一朵花开而雀跃。在喜爱的事物面前,肆无忌惮地跳跃。

  我笑着回答:不是有句歌词是“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吗?

  是的,那一树树娇艳的花开,像一场亲密而热烈的相爱。你用朴素动人的盛开告诉我:作为一株植物,你可以骄傲而动人,可以绚烂或者衰败。

  2015年最后一次见你,是在三月末的一场暴雨过后。

  晨起,微雨,出门时发现楼下四季青的叶子细细碎碎落了一地,后知后觉昨夜是一场暴雨。慌乱间往马路对面跑去,瞬间呆愣。

  树下,你硕大而饱满的白色花瓣散落一地,曾经绚烂的如玉色彩此时黯淡贞静。道路旁,清洁工扫落的堆积物里,你白色的裙摆已经脏兮兮,眉目安宁美好。一地的四季青簇拥在凋落的花瓣上,白玉色的衣裙被包围在水灵灵的绿意里,祥和静谧。

  我有些可惜地抬起头,你枝头绿意微露,褐色的枝干经过雨水的洗礼更加黝黑,星星点点的绿意则清新而醒目。一阵风吹来,些许还在纠缠过去的零碎花瓣,摇摇欲坠,而那些枝芽清脆的树叶则随风舒展。

名字控

  我忽然想到一句诗: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我也该微笑吧?为你的盛开,为你的凋零,为你的下一段生命色彩。毕竟,落下的花瓣是你春天的精彩,枝头的绿意才是你新的未来。

  而无论你作为美好带来的精彩,还是你作为意外带来美好,都是我遇见的现在。

  美好和意外都会到来,因为盛开。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