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葛朗台式”贪官之贪是一种病

时间:2015-07-14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wolfno1  阅读:

  “葛朗台式”贪官之贪是一种病

  爱钱如命的“葛朗台”让很多人印象深刻,虽然有艺术夸张的成分,但也并未脱离现实生活。镇江市民防局原局长朱冬生就是这样一个“葛朗台式”的贪官,他一方面省吃俭用至极,衣领磨得毛边开线,宁可坐2个多小时公交到乡下去买爱吃的豆制品,也要省下汽油钱。一方面大肆受贿至极,把持审批权,权钱交易,先后受贿195万多。最近,朱冬生被镇江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刑11年,并处没收财产50万元。日前,侦办此案的检察机关披露了这个“贪官葛朗台”的真面目。(扬子晚报网,7月13日)

  “葛朗台”,虽说是小说虚构的人物,但作为“守财奴”的典型形象,被刻画的入木三分,早已深入人心。如果说,中国人对“葛朗台”这一外国“守财奴”不那么熟悉,想必当对中国版的“守财奴”《儒林外史》当中的严监生印象深刻,爱钱如命,又惜钱如命。在现实中的官场,就有那么极少数的败类,活像是“葛朗台”、“严监生”上身,上演出一幕又幕官场现行记,暴露出其丑恶嘴脸、顽劣品性,实为可憎、可恶、可怜、可悲。

  镇江市民防局原局长朱冬生被媒体或周边人解读为“葛朗台”式的贪官,不知其个人对于自己在社会上的不堪形象及别人的评价,曾受触动否?如果朱冬生还是一个有起码羞耻感的人,想必在某时某刻,其内心也是痛苦的吧。朱冬生的矛盾心态实在难以让一般人读懂,一边省吃俭用至极, 另一边大肆敛财,先后受贿达195万之多。贪这么钱,可谓也是穷尽了种种腐败手段,把持审批权、权钱交易、收贿受贿,花如此大精力、付如此大代价、冒如此大风险,所收刮来的钱财又拿去干了什么呢?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朱冬生吝啬得几乎病态,衣服磨得毛边开线不愿换新的,宁可坐2多小时公交车到乡下买爱吃的豆制品,也要省下汽油钱。在敛财上的嚣张、大胆与其在用钱上的如履薄冰、谨小慎微形成鲜明对比。或许,“葛朗台”式贪官贪的并不是钱财,或者权力,而是一种近乎变态的病,在对满足无限制、无底线的贪欲的极至追求中越陷越深、不可自拔。

  或许有人会说,可能是朱冬生小时候穷慌了,过惯了穷日子,一旦“有钱了”不知怎么花。当然这只可能是笑谈,作为一名市民防局长,以其收入,不至于太寒酸,或只能解释为其个人的节约?事实上,“巨贪”很节约的现象不是奇闻,之前被媒体曝光的几位能源领域的巨贪家藏上亿现金,但平时衣着简朴、吃家常菜、骑自行车上下班,其实这只不过是“巨贪”们的“表演”罢了。分析“葛朗台”式贪官的心理,几乎越是贪得多,越加谨慎,害怕露出马脚、走露风声,说明对党纪国法和公众监督还是心存畏惧的。只可惜贪官的演技再如何高超,也难以掩饰其腐败的实质,难以掩盖其违纪违法的罪恶。最终,朱冬生的“表演”还是露出了破绽,被绳之以法,被判11年刑期、没收全部非法所得,算来算去,朱冬生还是没算计过命运,贪那么多钱财,不还是从哪里来的到哪里去。或许其至身陷囚笼也没搞明白,党纪国法的威严不能触犯,只要胆敢触犯,迟早也是要“栽”的。(文/伍文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