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唐人牡丹诗的绝唱

时间:2017-08-03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陈尚君  阅读:

又到四月中旬,恰好是洛阳牡丹盛开的季节。1986年4月,中国唐代文学学会第三届年会在洛阳举办,主办方特意安排到王城公园观赏牡丹,满园朱紫,至今倾想。

牡丹栽培史很早,但惊动朝野、举世为之疯狂,还是在盛唐以后。唐人写了许多诗来赞誉牡丹,其中最佳名句,无可争议是李正封“国色朝酣酒,天香夜染衣”二句。《松窗杂录》载:

大和、开成中,有程修己者,以善画得进谒。修己始以孝廉召入籍,故上不甚礼,以画者流视之。会春暮,内殿赏牡丹花,上颇好诗,因问修己曰:“今京邑传唱牡丹花诗,谁为首出?”修己对曰:“臣尝闻公卿间多吟赏中书舍人李正封诗曰:‘国色朝酣酒,天香夜染衣。’”上闻之,嗟赏移时。杨妃方恃恩宠,上笑谓贤妃曰:“妆镜台前宜饮以一紫金盏酒,则正封之诗见矣。”

这是成语“国色天香”的来源。上指唐文宗,程修己是宫庭画师,尤善花卉,他转达的应是京城公议。文宗调侃爱妃的话,对此二句作了即景解读。可惜此诗全篇不存。李正封是韩愈的好友,韩集附有二人联句诗,功力悉敌。

唐人最早牡丹诗出于谁手,已很难理清。卢照邻《元日述怀》“花舞大唐春”一句,虽肯定非写牡丹,但很好揭示了名花与大唐的关系。李白存诗只见到一处牡丹,日本人编《千载佳句》卷下有其《牡丹花绽》二句:“自恨开迟还落早,纵横只是怨春风。”但真伪还有待斟酌。著名的《清平调》三首,据最早载录该组诗的唐末笔记《松窗杂录》记,“开元中,禁中初重木芍药,即今牡丹也”。似牡丹为后出名。禁中植于“兴庆池东沉香亭前”,玄宗喜不自胜,乃感慨“赏名花,对妃子,焉用旧乐词为”?召李白进新词,因有此三诗:“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栏杆。”每一句都写牡丹,每一句也写妃子,风华肉艳,遂得流传千古。今人多有怀疑,是从贵妃册封与李白侍文时间上论证,我则觉得如“云雨巫山”“飞燕倚新妆”“倾国”等辞语,在这里确实都不太合适。民间自多高人,假托又如何,诗好就行。杜甫没有写到牡丹。其《少年行二首》其二云:“巢燕养雏浑去尽,红花结子已无多。黄衫年少来宜数,不见堂前东逝波。”南宋姚宽《西溪丛语》卷下认为是写三月牡丹时霍小玉事,恐怕是想多了。

名字控

唐人写牡丹的好诗,要到中唐方大量出现。白居易写得很多,早期是关心牡丹引起的社会问题,如《买花》之“一束深色花,十户中人赋”,《牡丹芳》之“三代以还文胜质,人心重华不重实”,主张“我愿暂求造化力,减却牡丹妖艳色”,归结到牡丹之妖艳惑世。难怪他虽写得多,却难有好诗。稍可讽诵者仅此首《惜牡丹花二首》之一:“惆怅阶前红牡丹,晚来唯有两枝残。明朝风起应吹尽,夜惜衰红把火看。”刘禹锡在比较众花品格后,给牡丹以充分礼赞:“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惟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赏牡丹》)后两句简明而直截了当,真是好诗。就是他忽略了牡丹原本就是芍药的升级版,回过来说芍药没品,不厚道。

晚唐写牡丹诗尤多,但最好者应该是下面这两首。罗邺《牡丹》云:“落尽春红始见花,花时比屋事豪奢。买栽池馆恐无地,看到子孙能几家。门倚长衢攒绣毂,幄笼轻日护香霞。歌钟满座争欢赏,肯信流年鬓有华。”写豪家竞栽牡丹以炫耀,但“看到子孙能几家”一句,写出繁华之难以持续,并感叹在此欢赏奢华中,流年渐逝的悲哀。还有罗隐的《牡丹花》:“似共东风别有因,绛罗高卷不胜春。若教解语应倾国,任是无情亦动人。芍药与君为近侍,芙蓉何处避芳尘?可怜韩令功成后,辜负秾华过此身。”颔联两句,实在是妙对,在唐人写牡丹名句中可入前三,在晚唐流布尤广。

其实牡丹是不易写好的。将花比美女,开始是创想,多写就成俗格了;因花而写世尚奢华,虽然深刻,但毕竟是偏锋,是世人的错,牡丹不应该承此罪责。大约因为如此,中晚唐几位心气很高的诗人,如韩愈、杜牧干脆就不写,李商隐是写了一些,但因语意艰深,用典稍多,影响了流布。

那么有没有一首诗,既能跳出以美人喻花的窠臼,又能兼顾花与社会之联系呢?还真有那么一首好诗。这首诗就是卢纶的《裴给事宅白牡丹》:“长安豪贵惜春残,争玩街西紫牡丹。别有玉盘承露冷,无人起就月中看。”诗的解读并不难。前二句说到了春暮时间,长安的豪富之家更珍惜时光仓促,争相趋赏街西的紫牡丹。这里的街,我觉得是指长安中轴的朱雀大街,街西也就是城西。每年牡丹花期之全盛时间,也就半个月左右,追逐时尚的人们显然很珍惜这短暂的赏花时节。魏紫姚黄作为牡丹极品之出现,可能还要再晚许久,但紫牡丹确实是难得的珍品,争趋赏玩也就可以理解了。诗人的笔锋于此陡转:“别有玉盘承露冷,无人起就月中看。”玉盘是用汉武帝造金铜仙人承露盘的故事。纯玉制作的承露盘,晶莹透剔,纯洁无瑕,用以形容白牡丹之高雅。玉盘承露,更见其寒夜独开,餐露饮霞,高冷孤傲,不趋俗艳。诗人说,在月光下,最是欣赏白牡丹的好时间,月华如铅,月光如银,倾泻在白洁晶莹的白牡丹花上,更成为独特的风景。但他的笔触偏要说没有人愿意深夜起行,来到园中观看此绝品牡丹,因而失去真正领略其风神的绝佳机会。与前二句比较,就特别强烈地表达了对世俗俗艳情趣的不满,也更强烈地渲染了白牡丹不愿与世浮沉,孤傲独守的高贵品质。这里是写花,更是写人,不写他如美女般之妖丽,而是写它高冷的出世情怀。白居易也写过一首《牡丹》:“白花冷淡无人爱,亦占芳名道牡丹。应似东宫白赞善,被人还唤作朝官。”他当然因自己姓白,借以宣泄不受世重的失落感,但“白花冷淡無人爱”,恰巧可作前诗的注解。

这首《裴给事宅白牡丹》是有故事的,其作者也有许多的异说。最早见晚唐博物学者段成式著《酉阳杂俎前集》卷一九:“牡丹,前史中无说处,唯《谢康乐集》中言,竹间水际多牡丹。成式检隋朝《种植法》七十卷中,初不记说牡丹,则知隋朝花药中所无也。开元末,裴士淹为郎官,奉使幽、冀,回至汾州众香寺,得白牡丹一窠,植于长安私第。天宝中,为都下奇赏,当时名公有《裴给事宅看牡丹》诗,时寻访未获。(一本有诗云:‘长安年少惜春残,争认慈恩紫牡丹。别有玉盘承露冷,无人起就月中看。’)太常博士张嵊尝见裴通祭酒说。”稍晚则有宋初钱易《南部新书》卷丁所载:“长安三月十五日,两街看牡丹,奔走车马。慈恩寺玄果院牡丹先于诸牡丹半月开,太真院牡丹后诸牡丹半月开。故裴兵部潾《白牡丹》诗,自题于佛殿东颊唇壁之上。大和中,车驾自夹城出芙蓉园,路幸此寺,见所题诗,吟玩久之,因令宫嫔讽念。及暮归大内,即此诗满六宫矣。其诗曰:‘长安豪贵惜春残,争赏先开紫牡丹。别有玉杯承露冷,无人起就月中看。’兵部时任给事。”两书所载不同如此,并因此引起以后文本的分歧,作者居然有四人之多,以下作分别的讨论。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