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雨世

时间:2019-01-05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木池  阅读:

在我的记忆深处,雨总是伴着忧伤的情绪,那些被雨幕遮盖或包裹着的街灯,都变成了橘黄色的茧,模糊不清。

八个月大时,自己一个人扶着墙学会走路。一岁时,一个人住一间房。两岁时,都是一个人在家,从清晨醒来到夕阳西下,只有临近中午,外婆会给我做好饭菜再离开,一个人从使用勺子到学会用筷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三岁时,在学校开始结交伙伴。五岁多时,上小学一年级,一直到现在,我快高二了。

记忆里家总是空荡荡的,一个人说话。深夜,父母还不回来,就会打开房内所有的灯才能入睡,因为害怕黑暗,也有时候在第二天醒来发现灯还亮着。

夏天里多暴雨,小时候,父母离家前总会拔掉家里所有的插头,我只有坐在床上看着从窗外溅落到地板上的 雨滴,听雨落下的声音,一个人从清晨到响午,从响午到黄昏,从黄昏到黑夜。

没有电视,没有空调。所以,童年的雨总是伴随着炎热的气息和枯燥的时光。

haiyawenxue

现在,我十六岁,有时候也会和父亲一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聊聊天。

父亲说:“我在十五岁就离开家,十六岁开始把挣来的钱分一半寄回家。”

在父亲十五岁开始的大雨里,用自己的双肩挑巨大的石料,耳边是轰鸣的雷声。而我的十五岁,叛逆偏激,用力地甩门离家出走,直到父母在雨夜里声声呼唤,迈着蹒跚的步伐苦苦寻找,我才会昂着头回家。

童年的孤单里也并不是没有温暖。父亲也会在半夜背着发高烧的我匆匆跑去离家最近的医院;母亲也会因为优异的成绩而喜笑颜开;他们也会因为我日渐沉闷、孤僻的性格而担忧;也会因为我开始与别人接触,带第一个朋友回家而欣慰。

距离那个时候,也已近十年,就这样的好几个十年之后,“你再也看不到他的面容。你再也不能在电话里听见他们温暖的声音。你再也不能赖在床上,等他们过来嘘寒问暖。他们比你先离开这个寒冷的世界,去往更寒冷的世界。”(郭敬明《雨世》)

曾经很多次想过快点长大,就可以离开他们,去自己向往已久的城市,过无拘束的生活,可是在最近的一次交谈中,父亲对我说:“你高考后去外地上大学,我就和你妈回乡下过小日子,你就不用惦记我们了,自己去外面好好拼搏几年。”我忽然很难过,也许是愧对那句惦记,那是两个很有分量的字,而我却从来没有用在他们身上过。

“那个瞬间,我失去了平时叱咤风云的决断力和残忍性。我被父亲钝重的情感击打得溃散一片。

昏暗的灯下,父亲佝偻地沉默着。

我觉得世界末日也就是这样了。”(郭敬明《雨世》)

越年长才会越明白,我们在家发脾气,是因为只有在家人面前才不用伪装,也只有家人才会无条件地原谅你做的任何事,也只有家才可以包容你的所有坏和任性,也只有家才可以忍受你在外面受了委屈而撒的气。

我不爱打伞,却很少跟大雨相逢。

也只有在下雨时我才会想起这些,才会认真地思考“家”对于我的含义。

每到这个时候,我总会将自己的脸陷进柔软的枕面,流很多的泪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