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遥远的距离

时间:2018-04-15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单兰渐  阅读: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近在咫尺,却走不进彼此的心里。

(一)

熟悉的脚步声戛然而止,钥匙插进锁孔,伴随清脆的金属摩擦声,门“吱”的一声开了,那声音好似比平时略显沮丧。

一丝早秋的冷意,顺着打开的门挤了进来。

“放学啦!”母亲快步迎上前,取下他肩上的书包。

名字控

“嗯。”他边换鞋边随意地应了声。

“怎么,不开心?没什么事吧?”母亲望向他的脸,关切地问。

“嗯。”

“怎么了?”

沉默中,他走向餐桌,拉開椅子,坐了下来。

“哦,那,那就吃饭吧,免得凉了。”

他夹起一只虾——今天中午的虾看起来就知道味道不错。

“找个朋友聊聊吧,别什么事都憋在心里,读书本来就累。”母亲故作轻松地将一只剥好的虾放进他的碗里。

朋友?是的,他已经有了几个无话不谈的朋友,也有了属于自己的朋友圈。他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于是决定,下午放学的时候,找几个朋友好好聊聊。

母亲忙碌地把挑拣后的菜放进他的碗里,其间还讲了几个笑话,具体内容他没怎么留意去听,不过,他似乎也笑了笑。

起风了,秋意从客厅纱窗的缝隙漫到了餐厅,母亲为他添了一碗热汤。在接过碗的不经意间,他瞥见了母亲强作欢喻的脸和乌发间夹杂的丝丝灰白,他的心突然像被蜇了一下。记忆中的母亲一直都是年轻美丽的,这些白发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呢?是他上高中以后吗?还是更早?他实在回忆不出来了。他努力地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些什么,终于,还是端起碗,慢慢喝着汤。

(二)

今夜的月似乎比往日更加皎洁,一阵晚风吹来,令人为之一爽。

他打开家门时,母亲正坐在沙发上,电视没有开,屋里一片寂静。

“晚自习结束啦?”猛然发现他站在门口,沉思中的母亲似乎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吃苹果还是喝牛奶?要不煮碗面吧?”母亲有些自责,今天由于她的大意,儿子放学回来不能及时吃上热乎的饭菜。儿子读书太辛苦了,营养一定要跟上。

名字控

“牛奶吧。”他对满脸愧意的母亲笑了笑。

“心情好了?找朋友聊了?”母亲终于松了一口气。

“嗯。”他将嘴角努力地向上扬了扬。

“哦,那就好,那就好。”母亲脚步轻松地走进厨房,很快将一杯热牛奶放在他书桌的一角,随后轻轻退出他的卧室。

突然,他有了一股冲动,想要唤住母亲,可最终还是坐着没动。

“我真的长大了吗?”他在心里问自己,他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质疑自己。

“是的,应该是长大了。”他反复告诉自己。他觉得自己已经像大人—样拥有了许多朋友,许多事情不再需要询问父母,而是可以自作主张了。

可是,他想到了厨房里的母亲,想到了近在咫尺却仿佛十分遥远的母亲。记忆如开闸的潮水般涌来:他忆起自己儿时在母亲的怀里哭诉不止,耳边是母亲的暖语相慰;他又忆起父亲将小小的他高高抛起,又稳稳接住,欢乐的笑声响彻云霄……这一切似乎已过去很久,又仿佛就在昨天。

究竟是从哪一天开始改变的呢?他记不大真切了,也许是从他觉得自己长大的那一天吧。

这种遥远的感觉真的是长大的标志吗?他不确定。

(三)

抬头看向窗外,月又要圆了。他突然想起,再过几天就是中秋节了,怪不得月色这么美!

门内是自己,门外是母亲。他深吸一口气,打开了卧室的门……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