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乡村·入团记忆

时间:2018-03-11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张光亚  阅读:

文化大革命末期,知青上山下乡,我在县上高中二年级。当时知青下乡的热浪突发性的有一阵高涨起来,也不知是有人串通,还是本届学生自发要求早点下乡去锻炼,提出了当时最响亮的口号是,‘’在校学半年,不如下乡干半年‘’,提出这个方案的是城里市民娃们。他们真实目的还是为了早些下乡能早出来工作而已,正与当时的政治要求相维合。特别是有些爱出风头的几个学生,表现更为突出,在校写墙报,发传单,表示下乡决心。这一闹腾,校方也只能表态支持,而来自农村的学生是多数,也跟着倒了霉,全部停课一起回乡下参加劳动。看着刚到校一年多一点的教室和刚结识的同学们,心中是五味杂陈,恋恋不舍,一脸无奈。就是这样不无遗憾地离开学校,提前结束了高中学业。

到农村去,到广阔天地去,选择插队落户的村子成为重点,其中乔岭村是全县知青争先恐后的首选目标,原因有二:其一,乔岭离县城较近,往返回家方便;其二,乔岭在全县乡村中基础条件最好,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庄。

那是在当年春夏之交的一天上午,村里大喇叭不断重复吆喝起来:大家注意了,知青队伍马上就进村了,各生产队做好迎新准备,…。好家伙,忽啦啦地,一批接一批的知青浩浩荡荡开进村里,到处敲锣打鼓,鞭炮轰鸣,那热闹场面就象小品里宋丹丹说的‘’那是相当壮观的‘’。至此,40多名正值花季青少年学生们兴高彩烈地一下子涌进乔岭村,为他们‘’战天斗地‘’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拉开了本届学员农村生活崭新的一慕。

我是本村的回乡青年,这里是我出生和成长的地方,啥苦啥累都受过,这群知青都是我一届同学,见到他们格外亲切,很快就和他们打的火热,一同起早贪黑,摸爬滾打。深翻土地,拉镂种地,修大寨梯田等等,风里来雨里去,啥样农活都干了个遍。

让我伤透脑筋的是家庭出身,我老家的成份是土改时,因家里有地给爷爷划了地主。听父辈讲,村里面人人提起爷爷都说,那是个好人,他对穷人宽容厚道,乐善好施,从不欺善怕恶,在方圆几十里都有极高威望。当年就是为救穷人让日本人害死在南村后,村里农户自发结伙,跑到百里地外的南村一步步把爷爷抬回家的。以现在人说,那是好地主。但家庭出身一直让我背上黑锅吃尽了苦头,在农村让我处处受限制,精神上不断受到打击,还不时的受到好成份大人和孩子们的欺辱。上学,入团,当工人全是白日做梦的事,我自幼不服的性格决定去试做这个梦。在各个方面积极表现,寒冬腊月挖水塘,修水渠我重活脏活抢着干,总比别人干的多,干的好,为的是让村里群众能有个好评价,落个好名声。当时听说对成份不好的极个别子女有个宽大政策,大概全县只有几个能改造好子女上学的指标,我不关希望有多小,就以简单而乐观的心态去争取实现这个梦,那怕有一线希望也要行动,任何机会不放过。村里成立了文艺宣传队,(是当时盛行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这种文艺团队在当时相当时髦的,我有天生的表演天赋,很荣耀的被选拔进去,并在各节目中始终担任主要角色,《红灯记》中饰李玉和,《掩护》中饰老头《新风梅》《争箩筐》…等全演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