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血河 四十

时间:2018-07-28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任明真  阅读:

四十

村长刘守义这两年运气特别好,就像天上真的会掉馅饼一样,想也不敢想的好事儿都能临到头上。刘庄这狗不拉屎的地方,一位南方的知名地产商人竟然要来这儿投资,说是看上这儿依山傍水,山清水秀,要开发一个旅游项目,镇里的领导陪着这位商人山上山下一连考察了几天,商人执意要镇里的领导先回去,自己在刘庄多呆几天。有钱人常常都有自己的怪癖,镇里的领导没办法只有依他。

镇里的领导回去前对村长千叮咛万嘱咐,要他贴身保镖一样走到哪儿跟到哪儿,好吃好喝好玩,千万不能怠慢了这位财神爷,这项招商引资的项目如果成功不光对刘庄有好处,也能拉动全镇的经济的发展。

这位地产商人叫王磊,经常见诸报端,看上去大约四十多岁,穿一件精致的白色衬衫,身材高大却不粗犷,面容棱角分明,眼睛深邃有神,高挺的鼻梁上架着茶色的金边眼镜,一副儒商气质。

为了款待这位贵宾,村长特地到县城买了一箱茅台。吃饭的时候没想到王磊却坚持要喝镇上酒厂生产的二锅头,说自己曾经也是双龙镇的人,什么酒都没有家乡的酒好喝。看村长媳妇香草进进出出忙活了半天,王磊招呼他一起坐下。

“嫂子,别再忙活了,这样太见外,来一起坐下唠唠嗑。”

名字控

见这位财神爷这么平易近人,香草也没觉得拘谨,收拾完了也就坐下了。

王磊的心思一点也不在酒菜上面,村长觉得有钱人吃过见过,并不觉得奇怪。

聊了一会刘庄这些年的变化,王磊兴致越来越高。

“年轻的时候,十里八乡都知道你们刘庄有个出名的大美人村花,叫什么来着?对了,叫彩凤,她现在怎么样了?”

“这女人啊!长得越漂亮越是红颜薄命,她的命可不好……来,喝酒,喝酒……”村长端起了酒杯“我再敬你一杯,咱哥俩今天不醉不休。”

“喝……喝……”

王磊和他碰了一下杯,却只抿了一小口就把酒杯放下了。

“谁说不是呢!唉,彩凤这女子命苦啊!”香草也跟着喝了点酒“她年轻的时候跟人私奔,后来又让家里人抓回来了,抓回来的时候都有几个月的身孕了,丢人啊!她爹娘安排跟赵树屯的一个哑巴换亲,本来跟哑巴好好的过日子,去年不知怎么就死了……”

王磊的脸上抽搐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怀了几个月的身孕?后来呢?是不是把孩子打掉了?然后又嫁的人?”

“哪儿呢!生了,后来生了个女孩,她家里要给打掉,彩凤死活不依,说不让生下孩子不但不答应换亲,自己也不活了,她爹娘没办法,才让把孩子偷偷生下来,唉,大姑娘生孩子,伤风败俗啊!”

“后来那孩子呢?”王磊的声音里透出一丝痛苦,好像在空气里抽搐挣扎。

女人话多,而且越说会越有兴致。

“本来生下孩子是想偷偷送人的,不管怎么这毕竟是见不得人的事,彩凤这女子要强死活不依,最后才没有送成,刘老蔫拿妹子和人换亲以后,几年也没生育,后来就把这孩子当自己的闺女养着了,叫巧云,今年都二十了,这事啊村里的人知道的还真不多,要不是俺们家守义经手给办的户口,哪能知道的这么详细,这不,她娘才给找了个婆家,不过男方人不咋地,是个烂酒鬼,还有个十几岁的孩子?听说,那男人原来的老婆就是他喝多了活活给打死的……”

“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怎么能嫁给一个结过婚的呢?”王磊一口喝干了杯里的残酒。

名字控

“谁说不是呢!不过这说来话就长了,巧云那姑娘跟她娘一样命苦啊!,十三岁的时候被村里一个地痞流氓给糟蹋了,你说哪个小伙子不想找个黄花闺女做老婆,她就是长得再漂亮,谁敢要她呢……”

“倒酒……倒酒……”王磊突然对酒来了兴趣。

“好,好”村长连连应声,两人一连喝了几杯,一瓶酒喝干以后,都有了几分醉意。

既然是开发旅游项目,就得有供人饮食住宿的地方,考察了几天以后,王磊觉得山脚下有一片荒地可以利用,这样能尽量减少占用耕地,虽然是这样,选址上还是有两三家的小块耕地,其中有一块就是刘老蔫家的三分地。

本来村长说这件事他一个人就可以给解决了,可王磊却要亲自去被占地的人家洽谈赔偿事宜,从事房地产开发这么多年他深深的知道,让这些村官从当中插手,占地的赔偿款最后能落到农民手里的恐怕连十分之一都难。

由村长陪同,他们第一户就是去的刘老蔫家。

老蔫媳妇正在菜地里摘辣椒,那千年不变的鸡窝头,就是美国总统来了也还是那样子,见村长带着个挺有身份的人来自己家,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还是热情的让到了屋里。

村长说村里要搞开发,占用他们家三分地,按照一亩地赔六万的比例,三分地就是一万八。老蔫媳妇儿听了这消息,心里像有几百只小鸟在乱扑腾。

“巧云,快出来给客人倒茶,死丫头,一天到晚就只知道待在屋里。”

虽然没有人应声,门帘却掀开了,巧云从里屋走了出来,倒好茶端给了客人。

看到巧云从里屋出来的那一刻,王磊的心里就像是开了锅一样,太像了,真是太像了,和他二十年前的情人简直就像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那眉目,那嘴角,那身材,没有一处不像。可是他的旧情人已经死了,而眼前这个女孩子,一定就是他们当年爱过的证据。不,直到现在,没有人知道他就是当年的王满意,当年的那个青年教师,当年彩凤深深爱过的那个男人。

王磊握住了巧云的手,连同她手里的茶杯,这就是他的女儿,二十年来从没见过一面的女儿,现在就站在他的面前。他只顾贪婪地看着面前这个女孩子,好像要浓缩二十年的时光,完全忘了自己的失态,而且这也是他平生第一次这么失态。

村长轻轻咳了一声,像是在提醒,其实他心里还在暗笑,这男人见了漂亮女人,怎么都像猫儿见了荤腥似的。

见这个陌生男人这么盯着自己,巧云心里很害怕,虽然是在自己家里,她还是像一只受惊的小鸟,努力抽出自己的手,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屋里,心里还一直砰砰乱跳,她不明白这个陌生的中年男人为什么要这样盯着自己,不过感觉得到那目光里没有恶意。

接下来商谈很顺利,老蔫媳妇签了字领了钱,当天下午就托人把钱捎回了娘家,给自己的哑巴兄弟看病。给亲人治病,人大多都是这样,有时候明知道这病治不好,还是都愿意东拼西凑,恨不得老鼠窟窿里的钱都掏出来用上,就算最后只能人财两空也没人愿意放弃。

晚上的时候,王磊喝了很多酒,话也特别多,而且三句话里就有一句要提到老蔫女儿,这让村长更坚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他一定是看上巧云了,觉得自己应该旁敲侧击,善意地提醒他一下。

“刘老蔫这闺女就是再好,还不得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过几天就是人家的人了,嫁给那个酒鬼丈夫,过了门就要做后妈,这后妈难当啊!以后还有的罪受……”

“什么?过几天就出嫁了?”

“是啊!这月的十八,日子早定好了,就差到时候抬过门就行了。”

“不行……”王磊把酒杯摔在了地上,踉踉跄跄往外就走。

村长心想这行与不行,人家的闺女关你什么事啊!不跟在后面又怕有什么闪失,一头雾水地踩着他的脚后跟来到了刘老蔫家。

因为每天晚上刘老蔫回家晚,吃饭也就晚,现在一家三刚坐下没多会儿,就闯进了一个不速之客。

这一路风一吹酒劲儿过去了不少,王磊进屋后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紧跟在后面的村长忙着向刘老蔫介绍:“老蔫哥,这是搞房地产的王董……”

王磊摆了摆手没让他说下去,把眼睛摘了下来。

“老蔫哥,你还认识我吗?”

刘老蔫看了半天,只是觉得有点面熟,一时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见

“你是?……”

“我就是王满意……”

刘老蔫一听这话腾的一下跳了起来,比年轻人的速度还快。

“你个龟孙子,就是你害死我妹妹的……”

名字控

一边说着他一边拿起靠在门后的马鞭。

“我打死你……你还有胆往我家来……”

村长一看要坏事儿,赶紧拦住了刘老蔫,夺下他手里的鞭子扔到一边。

“刘老蔫,王董是来咱们村投资的,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客人?你这样胡闹,要是出了问题镇里的领导会跟你没完……”

老蔫媳妇也怕人家万一真的不投这资了,转回去再要那占地的一万八千块钱,钱早让人捎去给哑巴兄弟治病了,还往哪里弄去,连忙也帮着劝刘老蔫。

村长是何等聪明的人,戏刚演到一半儿就明白了这里面的事儿,原来这个王董就是当年彩凤的旧情人,那个年轻教师王满意,只听说当年刘家的人把他痛打了一顿,后来不知死活没有了音讯,没想到事隔二十年,人家摇身一变成了大老板,看来这回乡投资多半是为了找旧情人,本来以为他是看上了巧云,现在看来是大错特错,人家那是想认亲,认自己的亲闺女。

“老蔫哥,过去的恩恩怨怨都已经过去,咱们也不用旧事重提,我今天来主要是为了孩子的事儿。”

“孩子没你什么事儿,你给我滚。”

刘老蔫火气还是没有下去,依然跳着脚的骂。

老蔫媳妇怕他误事,没等村长动手,就把刘老蔫推回里屋关在里面。

除了巧云站在那儿发呆,在场的人都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

王磊,不,应该说是王满意看着眼前这个已经长大了的女儿,心里百感交集,也充满了歉疚,因为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失职,这孩子受了那么多的罪,他多么希望巧云能扑倒他的怀里痛哭一场,或者骂他这个做爸爸的不好,可是巧云并没有动,一直呆呆地站在那儿。

“孩子……”

他过去想拉住巧云的手,可是巧云躲开了。

“孩子,我是你的亲生父亲,我是你爸爸啊!”王满意脸上痛苦的抽搐了几下“都是爸爸不好,我来迟了,害你吃了那么多苦,爸爸不能眼看着你往火坑里跳,嫁给那个酒鬼,我要把你带走,从此以后好好尽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巧云听了浑身一颤,她不明白怎么突然之间又从哪儿冒出来一个爹,而且自己从小到大从来没见过,一个从来没见过的男人,怎么可能是自己的爹呢!

老蔫媳妇一看事到如今什么也瞒不住了,再说巧云突然能有这么一个有钱的爹也是好事儿。

“丫头,他说的没错,他真的是你的亲爹。”

“那我娘呢?”

巧云的脑子里几乎成了一片空白。

“你死去的姑姑就是你的亲娘,本来这些事不想让你知道,现在既然你的亲爹找上门来了,不让你知道也不行了。”

“我没有爹,也没有娘。”

从小到大受过的所有屈辱一下子全都涌上心头,她疯了一样的冲出了大门,屋里的人想拦住她谁也没能拦住。

“巧云。”

“巧云……”

背后的呼唤她可能已经听不到了,深深的夜色把刘庄攥在手心里,让人觉得透不过气。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