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绝望的思念

时间:2018-01-16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冯学青  阅读:

昨夜,梦里看到了你!我的大侄女,我一直在梦里躲着你的……

大侄女,你走了居然八个多月的光景。你走了,我试图逃避着你离去的事实,于是我不敢留下有关你的任何东西,甚至是一张照片。我害怕提到你的名字,我害怕听到疾病和死亡两个词。不想今日,思念如丝,紧紧地缠绕我。

你从三年级就跟我读书,一直到初中毕业,我教到哪里你就随读到哪里。最为艰苦的是在1991年我刚刚师范毕业,被分配到广西博白英桥镇一间村小学教书的那段日子,学校虽然依山傍水,但前不靠村后不着店,条件艰苦,连自来水也没有,煮饭也是到集体大厨房做,学校一口大锅,几个老师轮流煮,我便搁起一个小灶用一个小锅煮,都是烧柴,除非冬天,要不一顿饭下来总搞得满身大汗。你虽小却是我的好帮手,煮饭洗菜一教就会。跟你在广西相处的两年,下午放学后你就主动承担起煲饭的工作,我则要骑自行车到一公里外的集市买菜,往往都是把第二天中午的菜一起买了。我当时的工资只有120块,我们姑侄俩日子清贫艰涩。想想跟你同时代同年龄的孩子,还是撒娇的年纪,而你却要跟着我受苦。更有甚的是,我那时参加一个函授进修,常常在周六就离开学校到县里学习到周日下午才回来。整个学校不到十个住宿的老师,他们周末都回镇上或乡下去了,我也不怕你孤单,也没有想过你会孤单,你才十岁啊!我就把你丢在学校,吩咐附近几个六年级的学生夜晚陪你,白天叫你自己在学校或到村里找同学玩,叫你自己煮鸡蛋白粥吃,还有就是咸菜解决。现在回过头来想想,我怎么忍心让你一个十岁的女孩去承受这样的孤独和艰苦?

我第一次学习回来,看到你自己垫着凳子在学校围墙内向外张望,远远看到我回来了,开门冲出来高兴地大喊:姑姑回来了,姑姑回来了!我把在县城里买的零食递给你,你说,姑姑,我乖吧,我自己在守学校,学芬姐丽萍姐她们今天要干农活,没有空陪我,她们昨晚也是天黑了才来。我听你说着,随意表扬一句,没有意识到你的害怕和孤单,以为有了零食给你,就是对你最大的奖赏了。假若换了那个是我,我会是怎么样的恐惧?如此的情形每个学期都会有三五次,也许是习惯了,你竟然比我还大胆,当学校只剩下我们姑侄两人时,反而是你充当了保护我的角色。有时夜里醒来要去厕所,我必叫醒你,而你会走在前头:姑姑别怕,我都不怕。每每那时,我真庆幸大嫂把你交给我。

跟你相处最得意的时光是吃了晚饭后,我们沐着夕阳在附近的山坡上玩耍,抓蚱蜢,摘野果,到小溪边洗衣戏水,还偶尔在溪边捡到鹅蛋鸭蛋;或者到离学校只有一公里的集市上买一些打折的水果,然后回到学校门口的荔枝林里,爬到树上跷起二郎腿一边吃,一边看书。那时下午不到四点钟就放学了,大把的时间让我们消遣。侄女,这段艰苦的岁月,因为有你的陪伴,我才不觉得枯燥,谢谢你!可你呢?跟远去的岁月一样,永远也回不来了啊。

名字控

你是个坚强的女孩,1998年初中毕业就闯荡社会。你执拗不听家人劝告,说不一定要读高中大学才可以干一番事业,我想你的选择有一方面是不想给我们增加负担,那时你爸爸做了一笔血本无归的生意,一方面也是你偏科严重,数理化跟不上,在这点上,我做姑的真是要自责了,没有教育好你的文化知识。你外出打工后很少回家,那是因为你很好强,你没有实现你的梦想,你没有兑现你要成就一番事业的诺言。于是,你一直在苦苦地追寻,到好不容易你做一个品牌化妆品的代理有一点转机时,不想2007年的7月,你病倒了,那时你刚刚和你的爱人登记才3个月。你一直以来想成为最美丽的新娘,因此,你没有在那一年摆酒,那是你还没有足够的钱可以让你风风光光出嫁。你天真地想等病好了再努力赚钱,然后去海南三亚拍美丽的婚纱照,但你这个梦想也只是梦想罢,你就这样被疾病缠身了3年,辗转求医了3年,最终没有躲过死亡劫难!

在你生病的初期,我听你妈妈说你得的是再生障碍性贫血,我没有医学常识,以为贫血补了血就会好了。哪知道这是致命的白血病的一种。几次你的爱人打来电话说你经历了生命危险,我才知道你患了绝症。去年五月,因为你爱人要出差杭州半年,你從北京回到娘家治疗。一回到当晚,你就晕过去了,医生说没有血输进去,病人就无法醒过来,我连夜打车到区血库通过熟人买了两袋红血和一袋血小板,才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你在县人民医院住了半个月,连续输了三次血,医生说,这么耗下去没有意义,不如回老家吃好点。看着你那张五官精致而毫无血色的脸,我欲哭无泪。我跟医生私下说,再多住一个星期吧,适当时再输点血,等她精神好点再出院。

你是个爱美的女孩,在你住院期间,你每次清醒时都会梳理整齐,化上淡妆,还会时不时问我,姑姑,你说我漂亮吗?很多人都说我像歌星莫文蔚。我说你比莫文蔚还要漂亮。你就会轻轻一笑:姑姑也漂亮。说实在,你的面容在健康时真的比莫文蔚美丽。由于医院无法定期供给血液,在去年的七夕节前夕,大哥把你接回老家。我没有去送你,我害怕你跟我提做骨髓移植的要求,你这是晚期了,如果还早一点采取骨髓移植或许会让你活下去,但你没有时间等找到配对的捐赠者,你几次叫我求助社会,可我无所适从啊。

8月27日我回乡下,匆匆吃了午饭就赶去哥哥家,见你坐在哥哥家门口的矮凳上。哥哥说你一早就在等我来。你气若游丝,但强烈的求生欲望在支撑着你,你又在央求我,叫我求助社会找骨髓或叫慈善机构帮忙,我掩住快留下的泪,安慰你:“好,你坚强点,我们一起努力。”

想不到就在当晚你又晕过去了,你爸爸送你到医院后告诉我:“恐怕挨不过明天了。”我说:“你快给他爱人打电话,让她和她爱人说最后一句话吧。”结果远在杭州因为公务在身而无法在最后一刻陪伴你的爱人,也没能听你道一声离别。

29岁,你就与你爱着的世界,与你的爱人,你的亲人永别了!在这个多雨的季节,密密如织地打湿了我的心,一种无法诉说的痛,渗着刻骨的思念在心尖绽放成花,绝望地开着。

这思念,如此绝望!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