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静待花开

时间:2018-01-16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张振斌  阅读:

妻从外剪来几枝绿萝藤蔓,随意插到两只装满清水的瓶中。饱浸清水的绿萝不到半月的时间,水中的骨节处冒出了一条条白色的根须,瓶口外的绿萝蔓则在骨节旁交错排列了一片片心形的叶子,茎络晶莹,卵片肥厚,枝繁叶茂,郁郁葱葱。

单位的一只花盆已闲置多日,静下来时,我把花盆装满了松针土,从妻的绿萝瓶中取来两根藤蔓埋于土中,清水漫灌,放于办公室的角落处。多日,松针土上罩了一层纤细的白毛,绿萝却不见任何动静,几次想把它挖出,探究一下绿萝的生死,无奈怕弄脏了办公室的地,也就作罢。无聊时,舀一瓢清水浇注松针土,算是对两条生命的敬重。

不料,假期归来,干裂的松针土上钻出了数十个绿色的叶芽,宛如刚出生的羊羔,既胆惧于风雨的蹂躏,又满含对新世间的惊艳。我连忙浇满水,在惊叹于绿萝坚毅顽强的同时,更懊悔于自己对生命的懵懂无知。自此,闲暇之余常常给绿萝通风浇水,并把长长的藤蔓盘于盆中的松针土上,触土的骨节处便扎根于其中,吸汁滋润,不多时便绿溢满盆。我特意把绿萝摆于办公桌的斜对面,抬眼望绿,青翠欲滴,生机盎然,情趣融融。

一日,朋友见了绿萝,取笑我说:“绿萝虽称生命之花,但属于草花之列,放到办公室内未免显得层次太低,况且绿萝在北方又不开花。”

朋友的话虽不合我的心意,却给了我一种期待:“绿萝会开花。”于是,我常常守望,守望幸福,静待花开。

名字控

去年开学前,在乡镇工作时的老同事给我打来电话,说要送个特殊学生来校上学。我一听“特殊学生”就感觉头疼,好多应该到特殊教育学校就读的智力残障学生,因家长嫌难听,就想办法到普通学校就读,这些学生学习 、生活不能自理,给老师增添了好多麻烦。

细细一听,家长已在学校服务范围内买了房子,按政策就应该到学校就读,只是家长想问问能否给家长提供方便,让家长到学校陪读,在小学已陪读五年了。说着就把家长和孩子领到了办公室。

女家长四十岁左右,中等个头,略胖一点的身材,堆着满脸的笑意,用力拽着孩子的衣角,一个劲地催促孩子:“小强,快、快,问校长好。”

孩子憨憨地站着,张了好几次嘴,才含糊不清地说了句:“扫(校)长好……” 一看便知,孩子有点残障,并非单纯的弱智。只要能自理,家长又陪读,况且孩子在我们招收的范围,没有不要的理由。于是,我对来人说:“孩子上学没问题,家长陪读帮着照看孩子更没问题,只是这个事对家长来说很辛苦,从前几年来看,坚持下来的还没有。”

家长一听,高兴地笑着说:“孩子的爸爸在北京上班,我没再找工作,我能坚持,一定能。”一边说,一边攥紧了拳头。

老同事也帮着说:“小强妈妈能行,他在小学已陪着孩子待了五年,一节课没落。”

望着这位未老先衰的妈妈,言语间展现着刚毅和坚强,投足间却又闪现着孤独与寂寞。正像好多母亲一样,一只手托举着生活的艰辛和忙碌,另一只手托举着儿子的未来和希望。我们常常感叹命运无法选择和安排,但我们在挫折和不幸中可以选择从容优雅,面对一切。

开学的事特别多,除了和分管的同志交代好外,我无暇过多地顾及小强和他妈妈,只是每当在校门口值班,看着上放学的娘儿俩抬手打个招呼,小强看看我,来去匆匆,依然不说话。

一日,分管政教的同志来到办公室說区里分配了四个优秀家长的评选名额,讨问我有什么意见。忽然想到小强妈,忙问这个家长怎样?

分管的同志说:“我问过班主任,这个妈妈除了孩子上厕所不跟着外,其余所有的活动全部陪着,连跑八百米都跟着孩子一块跑。我给这个班上体育课,教孩子篮球‘三步上篮’。家长跟着学会了,单独拿个球再一遍遍教小强练习。虽然孩子不是跑四步就是跑两步,但家长不厌其烦,乐此不疲。”

我问:“孩子的课怎么上?”

“班主任专门把孩子安排到了后面,娘儿俩同桌。孩子听,妈妈做笔记,妈妈比孩子都学得好。”

我说:“你们考察一下,能否把小强妈妈直接作为一个优秀家长的候选人,其他的让级部推荐再评选。”

分管同志走后,我默想:小强在操场上跑八百米可能永远不及格,三步上篮跑的可能永远是两步或四步,但妈妈在始终践诺着:风也过雨也走,坚持着完美的过程,寻觅着不悔的结果。

我拿起凳子来到教室。班主任老师正在讲《细胞的生活》,小强茫然地右转头看了我一眼,妈妈则低着头帮孩子翻着书。

名字控

老师讲到哪儿,妈妈便拿着孩子的手指到哪儿。老师让孩子记笔记时,孩子手握笔,家长握孩子的手,一笔一画,一撇一捺。当老师提出问题时,妈妈总是用劲拽孩子的衣角,让孩子举手回答,但孩子总是迷茫地四下张望。

快要下课了,班主任提了一个重复了数遍的问题:在细胞生活中,叶绿体相当于汽车的“加油站”,那么什么是汽车的“发动机”?

全班的孩子都沉静了,只见小强在妈妈的拽拉下慢慢地举起了手并望着妈妈说:“山(线)……绿(粒)体。”顿时,班里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此时,我的眼中噙满了泪水,我感动于老师的用心,感动于其他孩子的热诚,感动于小强的微小进步,更感动于小强妈妈的不懈坚持。

我望望小强妈妈,正在用手背擦拭着喜悦的泪水。在她背后的窗台上摆满了绿萝,依然是枝繁叶茂,郁郁葱葱,有的爬出了盆,长出了长长的蔓。我深知纵是用尽洪荒之力,在干燥、酷寒的北方绿萝也难以开花,但小强妈妈心中的绿萝会开花,花蕊猩红,周边粉白,虽属世间罕见,却总是心中那份奢望。

我们默默守候,静待花开。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