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那一树的金黄

时间:2018-01-14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周传福  阅读:

我从没有这么被震撼过,也从没有这么激动过。我被一棵树震撼了,确切地说,是被它叶子的金黃色震撼了。

那是一株银杏树,就立在我们的院子中。

离家几日,回到院子里,立刻,一种闪耀着光辉的色彩强烈地吸引了我,那是银杏树的叶子,是银杏树金黄色的叶子。

离家前,我清楚地记得,银杏树是一树碧绿,一如世界上任何一种绿色植物的颜色,泛滥而平庸。仅仅几天的光景,没想到它竟然换了容妆,宛如走秀的模特忽然换了风格。这大约是这几日频繁的秋风带来的效果吧。

这株树并非那高高大大的树,树干有对掐粗,六七米高,树形如塔松一般,只是没有塔松的粗壮与厚重,而是显出一些秀气与灵动。如果不是它这样脱胎换骨般的易容,平时还真没怎么留意过它,这一次,我是真的被征服了。

名字控

以前读杜牧的《山行》,觉得“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似乎有些矫情,现在,忽然体会到了杜牧当时的激动与痴迷的心境。

银杏叶呈扇状,娇小玲珑,长长的叶柄又让它带有几分妖娆与柔美。单看一片叶子,似乎有许多让人怜惜的柔弱,但整树的叶子组合起来,却给人一种轰轰烈烈的宏大气场,如同看上去清瘦但却浑身肌肉的武林高手,骨子里透着一种力量和韧性,一种无所畏惧的霸气。

尽管个别的叶片还残留着些许的绿色,但整树的叶子却形成了一种充实饱满的耀眼的金黄。那金黄的颜色不是梵高的向日葵疯狂而热烈的黄,也不是收获季节里果实成熟的物质化的黄,更不是黄巢笔下“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冷峻而肃杀的黄,它是一种热情中蕴含着沉静、沉静中蕴蓄着生命的黄,是一种极富有质感、充盈而有分量的黄。它金而有光,黄而不枯,老而不僵,凝而不冷。金黄色的树冠如一座竦峙的小山,黄黄的一大片,极富有立体感。放眼望去,树冠周围仿佛有一圈黄色的晕,整株树如圣诞树一般的金碧辉煌,圣洁而庄严。微风吹过时,满树的叶子像一群身着黄色衣裙的江南女子在翩翩起舞,优美而有韵致,活泼而不失内敛,畅然却并不喧嚣。

站在树前,我如朝圣一般,仰望那一树的金黄,耳边仿佛回荡着银杏叶子发出的金属般的铮铮脆响,那金黄色的声响如梦如幻,让人心醉神迷。

我从这金黄里看到了成熟而沉静的生命在一步步升华,看到了激情热烈的活力凝聚成一种涵养和气度。鲜绿的银杏叶在经历了风吹雨淋、雷震电闪、烈日暴晒、霜露浸染之后,抖落了一身的浮尘,沥干了虚幻的水分,远离了喧嚣的奢华,显露出宽厚慈祥的淡薄,浓郁质朴的真纯。生命如陈年老酒般在这里变得浓烈而醇厚,浪漫而有意味。在这凛冽的秋风里,它让我们感到了温馨的暖意,感到了富有阳刚之美的生命气息。心头不再是单调与灰暗,世界不再是萧条与清冷。

我曾经一遍遍在这株树的周围徘徊,流连于那震撼人心的金黄;也曾经一次次将它拍成照片,以定格这时空中的短暂;但我更深切地感觉到那炫目的色彩已融注于我的心间。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