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讨债的背后

时间:2018-02-06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余新国  阅读:

贾金柱当上局长后,不仅身份和地位发生了变化,而且手头宽裕多了。可是有一天,母亲却从箱底翻出一张纸条,对他说:“这是一张2万块的借款凭据,快去找欠债人讨要,别让欠款打了水漂。”

贾金柱接过欠条一看,顿时傻眼了。原来,钱是二十多年前,二叔结婚买房时借的。后来,二叔升了官,当了乡长,手头有了不少积蓄,正想上门讨要,谁知二叔因贪污受贿被判了刑。如今二叔虽刑满释放了,但是妻离子散,他独自一人回乡下种地,手头怎么可能有钱?

母亲仿佛看透了贾金柱的心思,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咱可不能顾及那么多。何况……”

接下来,母亲告诉贾金柱,二叔是个无情无义的人。十几年前,父亲因经济问题被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带走,母亲上门求二叔到检察院说情,那时,二叔已是副乡长,认识不少人,可二叔一口回绝了母亲。后来,父亲被判刑入狱,母亲又让二叔到监狱疏通关系,期望能给父亲减刑,谁知二叔的头摇得像个拨浪鼓。如此薄情的人,他欠的钱怎能不还?

母亲的话,让贾金柱下了决心,他当即表态:“好,就是砸锅卖铁,也要让二叔把欠债还清。”

名字控

第二天,贾金柱果真找二叔讨债去了。天擦黑的时候,贾金柱一脸疲惫地回来了。他将3000块钱放到桌上,有些得意地说:“跑了整整一天,总算要回3000块钱,这一趟没白跑。”母亲盯着贾金柱的眼睛,问:“见到你二叔了?”

贾金柱白了母亲一眼,说:“没见到,咋能要回这钱?”

母亲半天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冲书房说:“出来吧。”这时,从书房走出一个人来。此人老态龙钟,步履蹒跚,贾金柱一看,这不是二叔吗?

“别骗人了,你今天根本没去二叔家。”母亲气呼呼地说。

原来,贾金柱离开家后,母亲赶紧给二叔打了电话,说贾金柱今天要上门取钱。得知这一情况后,二叔就在家里等贾金柱,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侄儿的踪影。到了下午四五点的时候,二叔仍没见到贾金柱,打他的手机,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二叔急了,担心贾金柱在路上发生意外,于是直接来到贾家。正当二叔和母亲为贾金柱的安全担心时,贾金柱回来了……

“儿啊,你明明没去二叔家,却谎称去了,为啥骗我?这一天,你又去了哪里?”母亲问。

贾金柱见纸包不住火了,便道出了实情。他说,他猜测二叔根本还不了钱,去也是白搭,于是将车开进乡下的一个农庄,在那里跟几个狐朋狗友打了一天牌。为了糊弄母亲,到家后,他又将自己口袋里的钱掏出来,谎称是二叔给的……

听了贾金柱的话,二叔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说:“侄儿,你这是看不起你二叔呀……”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望着二叔渐渐消失的背影,贾金柱惭愧地低下了头。

几天后,贾金柱抽了个空再去二叔家。二叔家地处偏僻,到了才知道,二叔家还是独门独户,孤零零地矗立在村后的半山腰上。

见了面,二叔不冷不热地说:“是哪股风把局长大人吹来了?”

贾金柱见二叔还生着气,便连连跟二叔赔着不是,二叔听了,脸上渐渐有了笑容。闲聊一阵儿后,二叔领着贾金柱出了屋,他指着院子里的猪圈,说:“我养了五六头猪,两头已能出售,我欠你家的钱,就指望这几头猪了……”说着,二叔给猪贩打了电话,猪贩没多久便赶到了。二叔说:“其实,猪贩来过几次,但我始终舍不得卖,今天你来了,我是不卖不行了。”

贾金柱注意到,当两头大黑猪被牵上车的一刹那,二叔一脸的悲伤,眼眶里似乎有泪水打转。

这次,二叔将卖猪的4000多块钱全给了贾金柱。几个月后,贾金柱再去,二叔又给了他4000多块。就这样,贾金柱先后跑了四五趟,才把欠债全要了回来。几次讨债,贾金柱发现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每次卖猪时,二叔都依依不舍,这是为啥?贾金柱问母亲:“不就是几头牲畜吗,犯得着……”

母亲长叹一声说:“那是你二叔养猪养出了感情,况且……”

接着,母亲告诉贾金柱,二叔是个刚强的人,出狱后,他觉得没脸见人,执意回老家生活。

名字控

可老家离县城远,没人去看望他,村民们跟他似乎也有隔阂,老死不相往来,这使二叔很孤单很寂寞。有一次,二叔进城赶集,恰巧碰到母亲,二叔表情痛苦地说:“我现在是日日与猪为伴。有了欢乐,与猪分享;有了烦恼,向猪倾诉。猪成了我最要好的伙伴……”

听了母亲的话,贾金柱心头一热,差点掉下眼泪。此时,他想到了去世多年的父亲。父亲跟二叔一样很刚强,大学毕业后没几年便混了个一官半职,但父亲有权后没有把握住自己,结果因经济问题被判刑入狱。出狱后,父亲也像二叔那样回了老家,在老家,父亲靠养猪和种地维持生计。由于父亲名声不好,母亲执意跟父亲离了婚,同时说啥也不让贾金柱回老家看望父亲,这使父亲晚景凄凉。后来,父亲得了抑郁症,没多久自杀了……

想到这里,贾金柱似乎明白母亲让他讨债的良苦用心了。

自此以后,贾金柱隔三岔五都要去二叔家,不是去讨债,而是找二叔聊天,有时还陪二叔喝几杯。他发现,二叔对他的到来特别高兴,不仅拿出土特产招待他,而且叔侄俩在一起總有说不完的话。

有一天,二叔借着酒劲问:“柱儿,咱们叔侄挺投缘,你干脆做我的干儿子吧,愿意吗?”不想,贾金柱爽快地说:“愿意。”

但二叔毕竟年纪大了,生活也渐渐不能自理,后来,在贾金柱的打点下,二叔住进了县城的养老院,费用全由他出。

又过了几年,这天,贾金柱突然接到养老院打来的电话,说二叔生命垂危,很想见他最后一面。

到了养老院,贾金柱看到二叔果然呼吸困难,奄奄一息。他拉住二叔的手说:“二叔,我是柱儿,你有啥话就说吧。”

二叔使劲睁开眼,有气无力地说:“柱儿,你知道你母亲让你讨债的真正原因吗?” “我知道。”贾金柱不假思索地说,“母亲是想让我借讨债之机多看望你,多陪你说说话。”

“这只是一个方面,是对我有利的方面。”二叔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是对你有利的方面……”

二叔告诉贾金柱,他当上局长后,家里经常有不三不四的陌生人拜访,临走时免不了拉拉扯扯地留下些东西。起初,贾金柱坚决不收这些东西,但渐渐地,贾金柱抵制不了诱惑,便照单收下了。为此,母亲多次劝贾金柱收手,可贾金柱表面听劝,背着母亲却依然我行我素。焦躁不安中,母亲想到了二叔。恰巧有天在街上碰见了二叔,母亲就把自己的忧虑讲给二叔听,二叔听后也十分着急。两人想来想去,终于有了主意……

“其实,我借你家的钱很早就还了,只是当时你没在场。”二叔气喘吁吁地说,“你母亲十分担心你的前途,但她的话往往被你当作耳旁风,而我见过世面,又经历过挫折,所以她又写了个假借据,目的是想用讨债的方法引你上门拜访我,让我现身说教……”

“可你真的把钱还给了我呀?”贾金柱瞪大了双眼。

“还给你钱确实不假。”二叔尴尬地笑了笑说,“但你母亲随后又托人把钱捎给了我。”

“你们……”贾金柱一脸惊讶。

二叔见状,一把抓住贾金柱的手,晃了晃说:“我告诉你真相,就是希望你能理解我和你母亲,我们可都是为你好呀……”

此时,贾金柱猛然想到,自拜访二叔后,再有人上门送礼,他的眼前就自然而然浮现出二叔蜗居老家与猪为伴的窘境,他的耳边就会响起二叔悔不当初的话语,于是他开始犹豫,开始收手,这也是他当局长七八年一直“不倒”的重要原因,而跟他同年被委以重任的几个大官大多落马了……

其实,还有一个事实二叔没告诉贾金柱,就是他父亲被捕入狱后,母亲多次央求二叔找人说情,起初二叔说啥也不答应,认为这是徒劳,但经不住母亲软缠硬磨,最终决定“搭救”兄长。

后来,二叔在半推半就中接了一个包工头的几十万元,这些钱全部用在疏通关系上,谁知,兄长没救出,几年后东窗事发,自己倒“进去”了。

出狱后,二叔才对母亲讲了实情,母亲很内疚,决定让贾金柱给二叔当干儿子,以便给二叔养老送终。可此时的贾金柱已是局长,他能轻易认下这个“爹”吗?

恰在此时,母亲发现贾金柱这个手握实权的一把手开始有了一些不守規矩的行为,于是跟二叔一商量,就有了引贾金柱上门讨债的主意。

刑满释放后,二叔本已在县城找到一份看大门的工作,但为了挽救贾金柱,他毅然决然回到破败的老家。“你要记住我这个‘反面教材’啊。”说这话时,二叔的双目渗出两颗晶莹的泪珠,垂下了手。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