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天降横财

时间:2018-02-06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锡林河  阅读:

这天下午,贾伏俊在下班的路上,突然听到路边有人在喊:“大家快来看,我挖出了一个长翅膀的乌龟!”路人听了,纷纷朝喊话人围去。贾伏俊挤进人群一看,有个民工打扮的小伙子正手捧一个龙头龟身,长着翅膀的古怪玉器向围观的人们展示。

民工自称这沾着泥土的玉龟是他一小时前在工地施工时挖出来的,为救急只要有人愿出3000元他就卖。围观的人们七嘴八舌地议论了一会儿,突然有个中年人走到民工面前端详起了玉龟。就在中年人掏出钱打算买玉龟时,贾伏俊走到中年人面前,指着玉龟说:“大哥,别上当,这个玉龟是假古董。”中年人忙把钱塞回钱包,问贾伏俊:“你说玉龟是假的,你倒给我说说它假在哪儿?”

贾伏俊模仿电视上专家的口气,用专业术语一连指出玉龟身上五个明显错误。不等贾伏俊继续说下去,那个“民工”涨红着脸把玉龟往地上一丢就逃走了。中年人忙连连向贾伏俊道谢,围观众人也纷纷赞扬贾伏俊。

原来,贾伏俊的父亲贾云祥在市文物局工作,他没事时喜欢向父亲请教一些收藏知识,日久天长就成了半个“专家”。

与围观众人神侃了半天,看看时间不早,贾伏俊辞别众人打算回家。不知不觉,他哼着小曲儿走进了一条既狭窄又偏僻的小胡同。突然,他感觉身后伸来只大手在他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他猛一回头,看到拍他的是个戴着副墨镜的壮汉。贾伏俊回忆了一下,刚才在假古董摊前他曾见过壮汉。贾伏俊暗叫一声不好,壮汉一定是刚才卖假古董骗子的同伙。

名字控

谁知,壮汉瞅了瞅贾伏俊被吓得苍白的脸色,操着外地口音开口了:“专家,您误会了,我和那个骗子不是一伙的,我手里有件宝贝想请您看看。”见贾伏俊依旧用不信任的眼光瞅着自己,壮汉接着说,“专家,您要是信不过我,我可以带宝贝到您家鉴定,放心,鉴定费我决不会少给。”

贾伏俊犹豫了片刻,和壮汉约好明天下午6点在他家鉴宝。

第二天,壮汉果然如约找上门来。进了贾伏俊独居的小屋,壮汉从随身带的一个黑色提包里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个用绸布包裹的东西。层层绸布打开,一个二十多公分长的古瓷麒麟终于露出了真容。贾伏俊手举放大镜观察了十多分钟,才惊喜地说:“大哥,这个麒麟应该是明永乐年间的老东西,很罕见,也很珍贵!”

按理说,听贾伏俊这样说,壮汉应该高兴才对,奇怪的是他却长长地叹了口气。过了片刻,壮汉才对一脸疑惑的贾伏俊说:“不瞒专家,我的宝贝是两年前我在老家翻修老房子时挖出来的,本来我打算把它当传家宝一代代传下去。谁知,一个月前我儿子得了大病,手术费到现在还没凑够,要不专家你行行好,就10万元买下它吧?”

从刚才的鉴定过程中,贾伏俊已估算出瓷麒麟市场价大概30万左右,但他知道法律明文规定地下挖出的文物归国家所有,到底该不该发这笔横财他不禁犹豫起来。

壮汉似乎看出了贾伏俊的心思:“专家,我挖出瓷麒麟这件事只有我和老婆知道。”贾伏俊又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禁不住诱惑决定买下瓷麒麟,于是他对壮汉说:“大哥,我手里现在只有8万元存款,你要不嫌少,我现在就去银行取钱?”壮汉摇了摇头:“我儿子的手术费正好差10万,真的不能少啊!”

贾伏俊的手里确实只有8万元存款,于是他就和壮汉商量等他去借2万元钱,明天再买瓷麒麟。壮汉考虑了一下,同意了。送走壮汉后,贾伏俊思来想去,这钱还是和他爸贾云祥借最合适,他爸还能在交易时再帮他把把关。谁知,当他把借钱买宝的想法对贾云祥委婉地说出来后,贾云祥一拍桌子,训斥道:“儿子,这可是犯法的事,你不能做。”

贾伏俊忙赔着笑脸辩解道:“爸,我也知道这么做有些不妥,但您也知道再过几个月我就要结婚了,我向您保证,就这一次,更何况我这也算救人,您就成全了我吧?”然而固执的贾云祥卻还是不肯借钱。爷俩儿又理论了半天,最后不欢而散。

贾伏俊回到家后,就编了个借钱的理由开始给几个要好的朋友打起了电话。他低声下气打了一圈电话,一盘算也就能借到一万四。第二天中午下班后,贾伏俊就东奔西跑地把那一万四都拿到了手,然后就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给壮汉打起了电话。他在电话里好话说了一大堆,可那个壮汉却依旧是咬住10万元的价寸步不让。贾伏俊无奈,只得强颜欢笑与壮汉商量再给他两天时间。壮汉犹豫了片刻,最后只答应再给他一天时间。

挂了电话,贾伏俊心急如焚地琢磨起了该到哪儿再去借六千元钱,就在他冥思苦想了大半天还是无计可施时,突然他的手机响了。因有心事,贾伏俊连号码也没看就接了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了贾云祥的声音:“孩子,我也想明白了,‘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你结婚确实需要一大笔钱,你现在就过来取钱。”

当天下午6点多,贾伏俊给壮汉打了个电话后,贾家父子就在贾伏俊的小屋中静静地等着壮汉的到来。爷俩等了二十多分钟,壮汉终于来了,并把瓷麒麟取出来让贾云祥过目。谁知,贾云祥举着个放大镜足足瞅了瓷麒麟有二十几分钟却依旧一声不吭。此时,壮汉有些不耐烦了:“老专家,买不买您总得说句话呀?”

就在此时,门铃突然响了。没等壮汉反应过来,贾云祥已快步走到门前开了门,两个警察快步朝着壮汉走去;壮汉急了,指着贾伏俊骂道:“你小子真不是东西,居然伙同你老子设了圈套来害我。”贾伏俊当场就蒙了,只能红着脸跟警察去做笔录。

虽然在公安局里贾伏俊谎称他是为了保护文物才和他父亲“合伙诱骗”壮汉上钩的。但回到家后,他还是忍不住指责起了他爸。爷俩又你一言我一语地理论了半天,自此不欢而散。

自那次爷俩争吵后,贾伏俊就开始和贾云祥冷战。转眼五天过去,贾伏俊突然接到警察的电话,他才知道原来那个瓷麒麟根本不是壮汉从地里挖出来的,而是壮汉从家乡盗来的。接下来,他还从办案警察口中得知,壮汉三个月前盗得瓷麒麟后,就急着出手,但因没人识货一直没卖出去。经过分析,壮汉认为只有碰到识货的人才能卖出赃物,所以盯上了贾伏俊这个“专家。”挂了电话,惊出一头冷汗的贾伏俊不再怨恨他爸,转而感谢他爸足智多谋地使他避免了当买赃犯。他忙出门买了瓶好酒,决定登门向父亲道歉。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