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珞珈山的印迹

时间:2018-12-23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铁马惊鸿  阅读:

转眼间,时光飞逝又流走一秋冬一春雨。从新春至今,只觉阳光暗淡,处处蒙蒙。“江城五月落梅花”早已不复往然,如今的江城已省一春冬,因虽到踏青之时却无踏青之景。此时此刻,又多了丝丝缕缕还夹着微凉,更是多了让人浮不去的忧伤。

比起苏杭的春风又拂面、杨柳冒指尖,江城里一屡春风在眼角上刻上了一道吻痕且带着些许的惆怅。徒步在丝丝小雨中,不由得深深一个呼吸,转化一下肺部污浊,让自己变的清醒,清馨的泥土散发沉醉味道。品味起来,回味那往日里的一岁春风一年梦,江南烟雨洗江城;回味起来,回味那岁月里的一季风尘一纸墨,樱花印记珞珈山。

比起普天之下的春意阑珊,江城的微寒不再孤单。淫雨霏霏也好,暖暖银光也罢,追着那珞珈山的印记的总是千军万马。前年今日此门中的我也曾屹立于千军万马之中,也许是历史的缘故,也许是樱花雨季的浪漫。因此,每一个江城里的学子都会在毫无意识之下,默许刻到:那年樱花雨季时。因此,每个人都会去关注那么一段历史。

20世纪30年代,初创的国立武汉大学在珞珈山大兴土木,辟山建校,逐渐将这片原本乱石丛生、坟冢遍地的荒山野岭,变成了世界上最美丽的大学校园。然而,正当武大的发展势头蒸蒸日上之时,日寇悍然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中国军队节节败退,半壁河山很快沦于敌手。至1938年初,武汉形势吃紧,武汉大学亦是岌岌可危。而在此时,为了躲避战火,武大正在举校西迁到他的家乡——四川乐山。10月底,武汉三镇沦陷,武大珞珈山校园亦遭日军侵占。1938年10月24日,在日军攻占武汉前夜,九江的日寇华中派遣军前方指挥所畑俊六向所属部队下达了进占武汉及入城后的注意事项,其中第11项规定:“须保护汉口、汉阳、武昌的建筑物、庙宇、大学、图书馆、博物馆(见附表所列)。日军在侵占武汉之后,没有进行过类似的大规模屠杀行为;而出于自行享用之目的,日军果然将武汉大学珞珈山校园辟为其中原司令部。军当年在武大种下的日本樱花不超过30株,主要分布在今天的樱花大道上。武大于1946年10月复归珞珈山,1949年初,有人建议将樱花树砍掉,而当时驻守武汉的国军将领张轸师长被中共地下党策反,于3月份投诚后表示,武汉大学是座宝库,里面的一草一木都要保留,于是樱花树得以保存。1957年,武汉大学主管部门对这些樱树进行了更新。珞珈山的印迹也就越来越深刻了。

但随后的历史似乎有些空白,因为那是一段谁也不愿意提起的故事。故事的背景是1969年,那一场浩浩荡荡的革命让华夏九州铺上了一滩阴影,人文气息如此浓郁的武大必然也是浩浩荡荡。且不去提那些早已化为灰烬英雄前辈们,就那连半生不活的些许几株樱花树也算九死一生。据说,红卫兵们硬生生要捣毁根基:国人眼里的“骨子树”多的去了,何必留着这些刺儿,不香的高大,尽是那小日本的胡闹。事情持续了几天几夜,终是被拖了下来。但谁都知道流了血了的他们。直至文化大革命结束,樱花都完好无缺。在历史的风尘里,总会有那些不要命的文人范儿。不论是信仰也好信念也罢,他们骨子里透尽了那份折不断。时至今日,足够证明,他们是多么的明智,让武大的珞珈山更深了印迹。

haiyawenxue

1978年之后,社会主义事业红红火火,外交也一度空前繁荣。自然,那樱园里的树儿一株一株在增多。时至今日,武大便一举拿下了“最美大学”的美誉,武汉了也多了“樱花节”之类的经济内需带动。近闻,武大樱花盛开,游人络绎不绝,就算是大雨绵绵也难阻其雅兴,因而票价也一路飙升至20元。试想,古文人墨客再来江城,定会留下:烟花三月下江城。

如此感叹: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只是历史的丰功伟绩不如假设。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