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阿黄

时间:2018-04-01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宝塔山人  阅读:

 

今年是狗年。狗年说狗,这到让我忆起我家曾经养过的一条狗,阿黄来了。

 

记得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后期某年的一天,母亲进城回来时带回一只小狗。那小狗是住在城里的姨家的狗生的。小狗刚出生百日左右,身体胖乎乎的,双耳竖立,呈三角状,眼圈黝黑,双眼黑亮,炯炯有神,身长约三四十公分,其毛色微黄,尾巴卷翘,跑起来一晃一晃地,像是个小娃娃,煞是可爱。

 

小狗刚来到我家的几天,还有些认生,总是见人就躲着。因为我们这些孩子都喜欢它,所以,一有空闲时间,我们就逗着它玩。没几天,小狗就跟我们混熟了,并且跟我们成为好朋友。从此,我们常常形影不离,我们走哪儿,它就跟着我们到哪儿。为了唤它方便,我根据它的特点给它起了个名字——阿黄。

名字控

 

阿黄来到我家的时候,我刚上初二。阿黄善良温顺,而且很懂事。那时,我上学需去离家十里外的公社中学。每天早上六点多,我就起身去学校。在我去学校的时候,阿黄就跟在身后送我离家。当他把我送到大路上,见有同学跟我一起走的时候,它就“汪,汪”叫两声,然后摇摇尾巴,转头回家。在回家的路上,它还要回头再看看我。当它能看见我时,它就站在原地一直要看着我走出它的视线,然后自己一个一路慢跑回家。

 

每天下午到了四点多,阿黄就从家里来到大路上面的一个黄土圪尖处,伫立其上,抬头眺望,等待着我回来。每当它看到我放学回来,进入它的视线,它就从黄土圪尖处顺路一路小跑而下,来迎接我。一到我跟前,它就只往身上扑。然后,它就后腿站立,伸出前腿搭在我的身上。此时,我摸摸它的头,牵着它的双爪,跟它握握“手”,它才肯下来。下地后,它很亲热地蹭蹭我的裤腿,然后温顺地跟在我后面回家。

 

随着星辰变化,季节更替,阿黄一天天地长大起来。阿黄身上的毛色由小时候的微黄变得棕黄铮亮,越发精神抖擞。阿黄不仅温顺、善良、懂事,而且忠诚侍主,忠于职守。

 

有一年初夏的早晨,父亲在我家脑畔后面的一块自留地里锄地,母亲在家里做饭。就在此时,母亲忽然听到我家的小猪在硷畔下的坡洼上声嘶力竭地惨叫。母亲急匆匆地跑出家门,在硷畔上看到一只狼叼着小猪仓皇逃窜,一直顺着去脑畔山的路而去。母亲一声令下:“阿黄,快追!”正在柴垛上睡觉的阿黄一跃而起,跳下柴垛,箭一般地冲下硷畔,朝着脑畔追了上去。狼在逃跑的过程中,正好让锄地的父亲看见了。父亲拉起出头就往地上面的路上赶,待父亲刚赶到上面的路上,狼叼着小猪正好逃了过来。父亲挥舞着锄头,狼一害怕就折了回去,正好阿黄追了过来。阿黄身姿矫健,动作敏捷,一跃而起,一双前爪踏住了狼的屁股。此时,狼惊恐万状,欲掉头去咬阿黄,小猪从狼的嘴里脱落下来。小猪受惊,拔腿就跑。这狼刚准备与阿黄搏斗时,见父亲举起锄头向它砸来,一闪身便逃之夭夭了。然而,阿黄奋起直追,紧追不放。这时,父亲见狼已逃远,就把阿黄叫了回来。小猪逃出狼口,跑到安全地方。由于惊吓过度,小猪瘫卧在地,脖子一伸一缩地喘着粗气,站不起来,鲜红的血从脖子处的伤口一滴一滴落在地上。父亲抱起小猪,扛着锄头回家。阿黄紧紧地跟在身后,不时地回头看看后面,警惕着狼会再来。

 

这年秋季的一天下午太阳刚落,邻居家的一只鸡被狐狸叼走。我与邻居家的儿子挑水走到离家不远处的平路上歇息时,突然看到一只狐狸叼着一只鸡,从对面山峁的小路上准备逃走。我指了一下狐狸逃跑的方向,身边的阿黄一闪身就冲出去,跨沟越涧,瞬间就把狐狸追下沟里,然后又从沟里把狐狸追到我家对面的山梁上,直到狐狸最后把鸡放弃,仓皇逃窜而止。最后,阿黄见狐狸逃远,它只好嘴里轻含着鸡回来。虽然鸡受伤严重,但还是活下来了。邻家主人非常感激,吃饭的时候,专门给阿黄端了一碗饭,倒进阿黄的“饭盆”里。

 

每天夜里,阿黄都卧在院子硷畔的柴垛上面的糜草上守望着,警惕着小偷、豺狼、狐狸的侵扰。自阿黄长大,我家仓窑再没被小偷偷过,猪圈里的猪、鸡窝里的鸡再也没被狼、狐狸侵袭过。

 

上高中后,因离家远了,我基本是一个月回一次家。每次回家,当我还在离家老远的地方时,只要阿黄听到我的声音,它就急匆匆地从硷畔上跑下来迎接我。一见面,它就直立起来,将前爪搭在我的胳膊上,要我抚摸它的头,跟它握“手”,然后它就蹭蹭我的腿撒娇。再然后,它就先我回家。到了门口,它就冲着在家的母亲:“汪,汪”叫几声,告诉母亲我回来了。之后,它再转身向后面的我跑来,陪我一起进院子,回家。

 

名字控

每次回家,我在家只能住一晚。第二天下午要返校离家时,我骑着自行车前面走,阿黄一直跟在后面跑。阿黄一直要把我送到离家二三里路以外的沟口公路边。到了公路边,当我撵它回去时,它不会一撵就回,总是要看着我先走。这时,当我再骑上车走的时候,它也不再跟着,只是站在路口望着我渐渐远去,直到它看不见我时,它才转头一路小跑回家。

 

工作后的一年暑假,我回到家里。这次回去,没见阿黄来迎接我,我感到非常奇怪。回家后,院子里也不见阿黄。我问母亲,怎么不见啊黄了。母亲说:“阿黄死了!四月份死的。”说话时,母亲眼里充满了泪水。

 

据母亲讲,过完年,阿黄就病了。母亲请了兽医来给它做过检查,兽医说阿黄老了,没办法救治了。然后,母亲每天像伺候病人一样,按时给它喂东西吃,喂水喝。可是,到了四月的一天,当母亲去给它再次喂食时,阿黄艰难地睁开眼,无奈地眼巴巴地望着母亲,眼角流下了两行泪水,嗓子眼里发出微弱的“吱吱”的叫声。这叫声悲凉、凄惨。叫了几声后,阿黄就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了。

 

阿黄就这样死了。阿黄死后,有人高兴地叫喊:“能吃狗肉了。”母亲把那人狠狠地骂了一顿。那人再也不敢说吃狗肉了。然后,母亲叫了个人把阿黄扛出去找个地方埋掉。那人就扛起阿黄上了脑畔山。

 

过了一段时间,埋阿黄的人拿着一张狗皮送到家里来了。并告诉母亲,他把阿黄的皮给剥下来了。当时怕母亲看到伤心,没敢送回来。他告诉母亲用阿黄的皮做一块狗皮褥子,这可以让家人时刻记着阿黄。这人这样一说,母亲也就接受了。 那块狗皮褥子一直还在家里保存着。

 

阿黄在我家生活了差不多十五年。现在它虽然已死多年,但它还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出现在我的梦境中。在梦里,阿黄依旧那样生龙活虎,依然在追赶着豺狼,依然就追赶着偷鸡的狐狸,依然就卧在柴垛上面守望着,保护着我家的安全。

 

狗且知道忠诚侍主,忠于职守,与人友善,而当今有些人还不如我家的阿黄啊!

    • 上一篇:龙抬头
    •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