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陌上花开,是谁冷落了谁的誓言

时间:2018-12-23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宝贝的太阳  阅读:

陌上红尘,浅笑无痕,灵魂荒蚀以后,谁能告诉我:终究是谁冷了谁的誓言?韶光易逝,流水难回,谁在等待谁的相濡以沫?岁月蹉跎,咫尺天涯,谁为谁而半世忧伤?坐拥红尘,风云缱卷,谁许了谁那地老天荒?走到最后,终究是一场繁华落幕,孤独泪染霜林醉!

一、只如初见,邂逅相遇

清风徐徐,水波潋滟,晓雾初歇,花香肆溢,不禁心醉于柔尘。晨光熹微之中,谁那悱恻而又飘忽的笛音,冲刷了我那久远的梦境。梳洗罢,独倚望江楼,你,负手立于湖边。我不禁吃惊,你的名字早有耳闻,眸子里水波潋滟,流转中充满柔情似水却无人知晓的真切情绪……初见,惊艳!我惊异世间有这样的男子,这样的你,在那多梦的豆蔻年华,你便这样闯入我的心扉……

微微闭目,且听风吟,不禁执笔而书:

昨日西湖轻飞雾,别梦依依君归处。

haiyawenxue

花香聘婷疑无路,却是乐在内心处。

笛音悠悠风满怀,朝朝暮暮扰芳菲。

二、风淡云轻,携手共游

诗人言:春花秋月看遍,人生不过屡沸之水,无滋无味。而我却道:否。我们曾经那么热爱于文字,你也拍手称道--只因我戏改陆游的词作。

曾几何时,于天之涯、海之角共听那惊涛拍浪的声音;曾几何时,于风淡云轻、月上柳梢之时,于蝉燥林逾,鸟鸣山幽之时与我携手共游。曾记否:我们武文弄乐,吟诗作对,我曾这样写道:

欲笺愁措雨凄凄,眉黛红装盼君来。

风轻云淡诉衷肠,梦里自对长空语。

湖边橹声惊好梦,冉知满地梧桐影。

阡陌间,你我于人去楼空的上院留下了一篇篇歌赋;转瞬间,你我于西湖泛舟之时共听那流水潺潺;回眸间,你我于流年尽处共赏那春花秋月……

风淡云轻,携手共游,幸福依旧!却徒留一丝寂寞,梦醒青烟散,相逢一场念成幻。

幸而得已遇见,幸而得已牵念,只因有你在我身边,不诉离殇!

三、水月镜花,君已成风

人生,说长:悠悠数万日,遥遥无期,

说短:弹指一挥间,匆匆几时秋,

而你却只在我这里短暂停驻便又离去。

haiyawenxue

世间风尘绰约,尘缘终究淡化一场空。或许,你是我前世的梦,朝夕思君念无休,无泪月来花影破,痴念偏是天涯远……到头来,只不过是红尘已梦,望断秋水,零落淡淡优。

那时,你说要离去;那时,我没有相留;那时,我不层起唇;那时,你不曾相守……离别渡口你劝我说:老大嫁作商人妇。念及此,我知道你的身不由己,此去经年:心事莫将和泪说。

离别渡口,我折柳相送,路漫长兮伊人待,西相忘尽空,自古多情儿女泪……

时光为我们洗去糟粕,可你却未履行那虚无的誓言。总是千般无奈,也总究是“醒也无聊,最也无聊”;纵使万般幽怨,也总究是“执子之手,却无发携老”。是谁?层言“生死契阔”般的誓言,本以为“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本以为“相洵以湿,相濡以沫”;本以为“山无棱,江水竭,冬雷阵阵,夏雨雪,乃敢与君絶”……怎见云烟不过眼?而今,你的离去--纯粹而又彻底,方知,君已成风。

相思,相思长

天上人间,余忆寄流年

任自飘零茶已凉

魂断蓝桥,梦却不尽意

蝴蝶飞,缓缓归

孤风愁雨,却是懒停留

自对长空语。

四、守望荒芜,誓言已冷

鹢首焉知君归处?守望荒芜,销魂独我倾情注。繁华如梦,何几忧愁,不是每个梦都能圆满,不是每份付出都有回报,恰雪山长江,轮回不改,天涯近处,流年之中守望荒芜。在寂寞中永生,亦或是在荒芜中守望。那么,我宁愿默守一份幸福,淡忘于江湖……如果你还惦念于我,便已足够。

谁的温柔抵得住谁的悲,终究誓言已冷,那我便于那深山冷寺之中守望。浅笑无痕,未曾忘记,那亘古不变的誓言。

只因你是苏轼,而我只是琴操,你是名满天下的太守,而我仅是西湖之畔的歌者……我们,终究是谁冷了谁的誓言?无论怎样,我都会一直写下去,写到地老天荒,写到海枯石烂,写到理屈词穷的那天。自你走后,笔便是我的友人长伴我左右,伶仃相依,忘却凡尘……

回忆总是无辜,但总就是过去,朦胧中,那飘忽的笛声又想起,朦胧了月,朦胧了灯。是谁的低吟浅唱?又是谁的笛声幽幽,但终不是你。醉过方知酒最烈,爱过始知情最真。

看晓破初暝,似雾非雾

霞光万顷,梦里魂清

天淡云闲好风景

对镜梳妆,双唇微启

怎道浮生如梦?

聚影清香,移舟去

陌上花开,终究是谁冷了谁的誓言?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