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你听风在吹,我在等你归

时间:2018-07-03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傻的可以  阅读: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云漂泊九万里

不曾停歇 ”

你听风在吹,我在等你归_www.haiyawenxue.com
 

-1-

爱是含笑饮砒霜。

午后的月河街,偶尔有画舫三三两两的穿梭在河面,一顶顶草帽掩盖了船夫古铜色的面容,看不清表情,唯有浆声水声风摆杨柳声此起彼伏的回荡在青瓦灰墙的巷口。

见到叶子的时候,她正无精打采的依靠在一杯时光最靠里面的窗口,手里搅动着不加糖的美式咖啡,精致的妆容却没有掩盖住疲惫的神情,她告诉我说风叔离开她了,不确定会不会回来,话没有说完,她眼泪就大把大把的滑落,一滴滴的落在桌面上,啪嗒啪嗒~

名字控

泪落下的声音,像极了她遇见风叔的那个雨天雨滴打在月河河面的声音。

-2-

七月的天空下,雨是五颜六色的。

风叔不是大叔,也不油腻,实际上是个温文尔雅的带着黑边眼睛的大好青年,原名叫风凌,他很会照顾人,稳重的像个大叔,于是我们习惯称呼风凌为风叔。

2015年七月。

叶子和风叔相遇在月河街的小猪廊下,那天天气很沉闷,游人很少,叶子静静的廊桥下支起画架写生,夏日的江南,天气说变就变,忽然一阵大风,雨就瞬间落了下来,叶子匆匆忙忙的收拾画具躲进屋檐下,正当她拿着纸巾擦拭淋湿了的衣服的时候,想起了新买的颜料忘记拿,又急急忙忙的朝雨地里跑去,慌张中撞到了一个准备躲雨的行人,一整盒调色盘的颜料就这样五颜六色的撒在对方雪白的T恤上,惊慌失措的叶子连句抱歉都不敢说,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只能低着头等候发落,看着颜料顺着对方衣角落在地面的雨水里。

两个人,雨地里,脚下不是万丈深渊,而是踩着着七彩的漪涟。

“终有一天,你爱着的那个人,会架着七彩祥云来娶你,你看我这样可以吗,脚踩着七彩的漪涟~哈哈哈~”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调侃着说道,似乎是要刻意打破僵局。

叶子:“……”

紧接着一双宽大有力的手拽过叶子的胳膊把她拉到了屋檐下,两个狼狈的落汤鸡,一起逃跑的那条小路七彩的水花四溅。

屋檐下,叶子这才想起来还欠别人一个对不起,连忙说了句对不起,还说衣服她愿意赔。

对方说不用了,这么唯美的原创泼墨画T恤,不留着珍藏,可惜了,叶子抬起头,迎上了一双清澈的眼眸。

他就是风叔,上海某建筑设计研究院的,来月河也算是采风,说是为一个项目设计寻找灵感的,不巧刚刚到就遇见大雨,还被泼一身的颜料。

叶子为表歉意,就主动请风叔喝下午茶,当时去的好像就是一杯时光这家店,他们一直聊到很晚,聊美学,聊建筑,聊色彩,聊理想聊生活,聊你我她,风叔和叶子互换了联系方式,临走的时候风叔邀请下次请叶子去上海看画展。叶子送了一副题字为:“寻梦西塘”的写意画给风叔。

你听风在吹,我在等你归_www.haiyawenxue.com
 

 

名字控

-3-

靠在你的肩头,听风诉说你的温柔

在那之后,风叔对叶子展开了追求,他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往返于禾城和上海之间,他们几乎都数的清月河有几座古桥几家酒吧几家咖啡店,那年的雨水呀也是特别多,更多的时候,他俩就是静静地坐着看窗外的雨发呆,雨滴打在青石上,打在河面上,滴答滴答。

他们一起走遍了周边的古镇,在西塘的时候,叶子终于接受了风叔的表白答应做他的女朋友,风叔说

“你走过的古镇,我踏过的长桥,无论那一处,都是我们幸福的起点”

寻梦西塘的写意画,冒着粉红色泡泡的梦,把叶子和风叔的起点与终点用丘比特神箭一起击穿。

不必询问缘深缘浅。

不必担忧缘起缘灭。

他们相爱的坦荡荡,她靠在他的肩上,听他讲述哪些过往。

风叔曾经有一个小女友,毕业的时候,女孩留在了北方城市陪伴父母,父母帮她安顿在了一家事业单位,而风叔孑然一身的来到了上海,一个人熬过了最难捱的那些灰色的时光,后来慢慢地也学会了遗忘,用他的话大概就是说:

“念旧的人活的像个拾荒者,

不动声色却满心彭湃,

茫茫人海或者咫尺或者天涯,

但有些事情只适合收藏。”

直到风叔遇见叶子那一天,世界仿佛就一下子变得七彩斑斓。

他想与叶子一起共度风雨儿女情长。

你听风在吹,我在等你归_www.haiyawenxue.com
 
-4-

提拉米兔的心语是:带走我

提拉米苏的心语是:记住我

因为贪吃“提拉米苏”所以自名“提拉米兔”,由爱,甜蜜,浓香,醇厚混合的“提拉米苏”润泽着“提拉米兔,”呢喃着爱的味道,就像叶子和风叔一样。风叔送给叶子很多很多版本的提拉米兔玩偶。

“记住我”

“带走我”

然而,有一天,风叔却不告而别了,那一年的中秋,叶子疯了一样的扒遍了风叔的圈子,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去了哪儿,所有人都意味深长的劝叶子放弃吧,虽然在此之前,叶子和风叔也会偶尔拌嘴怄气,但都是过几天就会好的,但这一次,叶子感觉到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东西似乎在一点点远去,抓不住痕迹。

风叔什么都没留下,只剩下满屋子的提拉米兔。

本来是想找一个人共度风雨,没想到后来大风大雨都是对方给的。

叶子给我讲到这儿的时候,表情却是很平静,我抬起头打量起这家一杯时光的咖啡店

几年过去了,店的装修风格变化了,老板的老板娘换人了,但美式咖啡还是以前的美式。不同的是,喝美式的对面的人,由风叔换成了我。

你听风在吹,我在等你归_www.haiyawenxue.com
 

-5-

叶子说,风叔曾经说南方有我,而他却往北方走了。

我们所有人后来都知道为什么风叔会不辞而别,唯独隐瞒了叶子。那是因为风叔不愿意让叶子一起背负的太多。风叔后来是真的去了北方,小女友的家庭发生了变故,那个姑娘也患上了抑郁症,时好时坏,风叔处于人道主义精神,答应帮照顾一段时间,他怕叶子误会就没打算告诉叶子,本想着就离开一小段时间,就会回来的,谁知道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风叔为了劝回患抑郁症想要自杀的前女友的时候,不慎坠楼了。

他坠楼的时候,叶子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见自己穿着雪白的婚纱和风叔追逐在云彩上,光着的脚丫子踩着棉花糖一样的云朵,风叔渐行渐远渐,任她怎么奔跑也抓不住留着余温的指尖,然后她蹲下了抱着头痛哭,醒来的时候,枕边满是泪痕。

名字控

我们看着叶子一天一天的憔悴,谁也不忍心让她的泡沫过早的破灭,只是都对他说,再等等吧,他会回来,一定会回来的,就像初次见面那样相遇的措手不及。

后来,她还是从别人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知道了我们对她隐瞒的不易,可是那些甜蜜的苦涩的,已经回不去,她对我说,她多想再回到那个七月,笑眯眯的对风叔说:

“你好,我是叶子,你看,你听风在吹,我在等你归。”

文|傻的可以

签约网站:海崖文学网

微信QQ:360193904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