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夜露情殇

时间:2015-06-14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河豚  阅读:

  希望,如今已成遗骸,可伶我的心如何掩埋。惨变的创伤,冷落的孤独,还有那一大筐的红叶,就象从凋零的坟上,看到美丽的荒草,象在冷漠的爱里唱着一曲悲痛的歌。滴滴凉露里的爱,由谁可安插,就象自己在抱着冷艳的衣裳,在想着你凄怀的模样。你曾经是我情伤的公主,如今怎么这么的落魄,就象在荒草间,看到一只折了翅膀的蝴蝶,怎么想飞也飞不起来。

 

  梦境里的怅惘,就象一对对褴褛,象过马灯似的在你的梦境里旋转,几次想摸到你动人的模样,都是徒劳我象被爱的荒草和藤条缠绵,就象夹在爱的荒草之间,走不出那悲伤爱的墓地荒原。都说宇宙是无情的机器,而你更是无法提及,你的实体不需要我的触摸,连叫我窥探你的机会,你都不给我,就象我爱的潮水怎样喷薄而出但最终还是被你冷落的无情湮灭。

 

  你的婉约拒绝,叫我很难过,就象爱的头顶上积起爱的霜雪,从头到脚都是冷飕飕,真的叫我无法安寝。我怎能忘记你,我那美丽的珍珠,就象你的晶莹剔透在爱的梦里拉扯着我,是那么的叫我放不下。好像我昨夜梦入幽谷,听到子规在百合丛泣血的鸣叫,就象那墓园里生起了火,我象在火中扬鞭奋蹄,还象在青林边休憩,听到布谷鸟的鸣叫,比那相思还瘆人。

名字控

 

  我怎不记得那爱的黄昏,就象你那姹紫嫣红的红晕出没在我爱的头顶,一群那白兰鸽就象从海梦里飞起,又降落在美丽的暗礁上,象在礁石上泣血,把那一生一世的爱嗑血,留念。我注目着冷墙外的一穗穗枯草,心里升腾起怜悯之心,就象在邻庵里,看到风抱树梢的模样,心湖在动波为停。

 

  你真的走了,可是走得叫我肝肠寸断,我在歇斯底里的呼嚎,就象雷霆万钧,在炸裂的相思里铺排。就象你美丽的残红,在我震裂的雷前哆嗦,一瓣,两瓣,那么的落地有声。我象半死了的模样想你,那摇晃梦里的旗在与浆遥相呼应。我的那条孤零零的小船,停不了岸,也脱不了险,只有在远远的涛声里依旧。

 

  看那草瓣上蹲着的一只蚂蚱,象在松木林里箜箫。看那一双蝴蝶连翩的飞,就让我想到梁山伯与祝英台唯美的爱情故事,叫我是那么的深刻。多少致命的话想对你说,就是没有机会说出口,我面对着那无奈,真是无法抉择。

 

  这荒野有许多夜露的清鲜,就象我在那蔓草里看到你,在深裹的记忆里发芽结果。那颗不夜的明珠,是我爱的真情,我就象在云海的梦里,截取了你的影踪。你那清软的脚步和那晶莹剔透的觉醒,叫我绑定在夜里,是那么的思念如注。

 

  夜里的露珠是我的梦,也是我爱的缩影。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