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只有你的印影,是属于我的灯火阑珊

时间:2014-05-04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corylin翌茹  阅读:

  天气渐凉。雨没完没了的欲拒还迎的下。最讨厌的天气,我宁可喜欢哗啦啦的倾盆大雨。

  一直以来的好心情,一直以来比较喜欢现在的自己。可在我颤抖的拨出那熟悉的号码听见那个声音时,建起的围墙轰然倒塌。

  我是有多久没在想起你,多久不在忆起你,却在这个静谧的雨夜里不可抑制的想写一些话给你。

  多年前的夏天你出现又不见。我这么好听的简单叙述着,像在讲一个别人的故事

  但其实我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我的确变的稳重并且懂得隐藏自己内心真实的情绪了。

名字控

  过去的我恨不得我向全天下的人宣布我是有多爱一个人,爱到死去活来爱到不能自以,用以寻求那宣称感同身受的慰藉与心灵交换。我以为是你毁了我的感情,让我目眩神迷的用一段又一段的感情来自我催眠,借以忘掉你。但其实过去这么久了我才懂得,真正毁灭我的人是我自己。

  两年前的今天我还像个疯子一样与不同的人眉来眼去乱搞暧昧,我只是以为无论我喜欢上谁都好,事实也是如此,爱上谁都好过爱你。可我骗过了别人骗不过自己,这些年一直在做同一件事,自我修复。我不甘心这世上就没有另外一个男生让我奋不顾身。我是多泛滥的去找对眼的人,去恋爱去谈情去扯淡。可是每当我喜欢上谁,在最开始都以为我找到我的明媚了,可当新鲜感过去,他便在我心里成了普通人。我仍然不经意的在心里拿每个人跟你做比较,只是成为了一个习惯。当别人问起你的深爱你的最爱,想都不想的,我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你的脸,我的心里就刻画出你的名字。可我并不知道阿,到底还是你吗。当抗原刺激抗体形成记忆细胞后,便存储在身体上了。

  看过了浩瀚的大海,便不会再留恋湖泊。看过了耀眼的月光,便不再留恋星星的微光。所以后来有多少人出现,都替代不了那个位置,那里是空荡荡的洞,无人能弥补。

  只是现在的我,终于变的沉稳。过去的很多人都在我身边劝我骂我说你有什么好的,不值得我去爱去折磨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人再这么说了,因为我终于不再把你提起不再拿出你来,我不敢再说任何关于你的话题。多年前的我不懂事,没有任何忌惮,现在有太多无奈。我已经不再随便谈情说爱疯狂的玩闹了,一年多的单人时间足以让我深刻认知与觉悟,我已经过了那个疯的爱折腾的年纪。现在的我很好,身边有我的贝贝有知心闺蜜有可以真心对待的蓝颜知己。以后我也会如此认真的过下去。

  也许我依然在等,只不过曾经的等待是为了你回头能发现我为你绽放不败的笑靥。你可知道我曾想被你牵扯到任何一个角落,无论这个过程有多苦多累,我都心甘情愿跟随你的脚步,只为了陪你看一出不败的烟花或一朝初升的太阳。你让我体会到最深的爱,卑微到尘埃里。我想你在我的对面,只是静静的一言不发,什么也不说,什么都不做。就可以抵过我这么多年的痴念。时间之久,思念至深,距离之远。你只是坐在我的对面让我好好的,仔细的端详你,就好。什么时候我可以有一种本领,在见到你时能够骄傲的笑,像从不认识一样。

  梦中你一改容颜,落魄的在我的身旁,我只是紧紧的抱住你,想给你安慰告诉你我一直在。你可知道,我多么希望你没有长相没有才情没有任何可以炫耀的资质。这样你的身边便不会有任何女人,我们可以名正言顺的相爱相守结婚生子,像普通人一样平凡的在一起生活。你在,我不怕吃苦不怕一起奋斗。可惜这只是我奢望并且我们做不了主的事。

  你在哪里阿,你在哪。我在这里,就在这里。只是你不在,你不在。

  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悲伤的歌声我还可以哭泣,可在我远远望着等你的时候,你,可以回来吗。

  此刻翻涌不息的,是海啸,是天裂,是地荒,是我对你无处释放的爱,是绝望。

  此刻静默无声的,是寒冷,是窒息,是下沉,是我对你最后残留的光,是幻想。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